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时春武到支队机关找到郭铮,到公安医院参加对朱国文的解剖去了。

这份文件提示着刘立国,若把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的事故上报,第一看守所不但晋升不成国家一级看守所,国家二级看守所的牌子也会被摘下,变成等外所。若是真的这样,自己不仅没有了政绩,还面临着被免职的危险……不行,我一定要把这起事故隐瞒下去,不为别的,就为自己现在炙手可热的位置。

时春武和郭铮赞许地点了点头。

时春武说:“没有伤痕,就双腕处因戴过手铐有点儿勒痕。”

刘立国问:“朱国文违反监规,吵监闹狱的情况冯万里都有记载吗?”

“不是被打死的就好办多了。”刘立国脸上有了些亮色。

“那如果这样的话,就属于过失致人死亡,过失致人死亡的罪责是较轻的。现在的问题是,绝不能把11监室发生的事情定性为因为咱们管理失控,致使牢头狱霸横行而造成的事故。倘若那样的话后果很严重,监管支队多年来,特别是近两年来所付出的辛苦和做出的成绩,将会付诸东流……”

中午的时候,时春武和郭铮进了刘立国的办公室,刘立国问:“解剖情况怎么样?”

朱国文的死,使监管支队与之有责任关联的人从上至下一片恐慌。

在郭铮眼里,刘立国平时自私、贪婪,做事很少去顾及别人的感受,致使监管支队的民警怨声四起。而现在刘立国却把事情考虑得如此大胆和周全,却让他没有料到。从自身利益的角度,他心中不由得对刘立国涌起钦佩之意。其实郭铮对刘立国的了解是有偏颇的,刘立国不是那种自私起来不顾及别人感受的人,只不过他考虑顾及的对象是谁,普通民警决定不了他的官运,顾及了他们自己便会减少所得,所以就不顾及。而对领导的态度和类似于这种监室里死人的事情,如果处理不好的话,是直接影响他的仕途和利益的,所以他必须顾及。此时的刘立国已把自私和贪婪的个性发挥到了极致,正因为他不想放弃眼前及日后的利益,所以他必须采取大胆和周全的计划隐瞒实情和打通相关部门的关节,从而才能保全自己。

刘立国仰在办公室的靠椅上一支接一支地吸着烟,朱国文的死对他冲击很大,上级传达的文件时常提到外地看守所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的事件,他觉得出现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的看守所,管理是极其混乱的。自己所领导的监管支队直属看守所的管理还是到位的,是不可能出现类似情况的。他心中的这种不可能如今却演变成了现实,并且这种现实的发生地,就是过段时间公安部和省公安厅领导要来验收是否符合国家一级看守所标准的东林市第一看守所……

郭铮说:“不知朱国文家都有什么人?”

刘立国仰头思忖一下,对时春武说:“你现在马上回所里安排一下,要把戒具审批等相关的手续弄齐全;再一个要告诫民警,不该说的话不要说,不该打听的事也别打听,还有在押人员那儿……”

冯万里当然明白时春武的意图,他匆忙地向11监室方向走去……

时春武说:“检察院的法医说是用毛巾堵嘴,因毛巾在口腔里深入较长,直接抵到了气管,造成窒息死亡。”

当晚带班的所领导梁志远给单东方打了电话,单东方接着电话听到信儿后,险些跌倒。老伴忙把他搀扶在沙发上,找出血压计一量他的血压,惊呼着:“哎呀!高压都达二百了,快打电话叫孩子送你到医院……”

刘立国想到这儿,又把目光移向了办公桌上的公安部下发的“严格落实监管民警责任追究制度”的文件上:……因监管场所管理松懈,看守所民警没履行职责,致使看守所发生牢头狱霸打死其他在押人员,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从监区集体脱逃的,对直接责任民警予以辞退或者开除;对本级公安机关分管领导予以记大过处分并免职,主要领导予以记大过处分……对上述发生重大责任事故和民警严重违法违纪行为,隐瞒不报、包庇袒护的,将从严追究有关领导的责任。

“直接上报是很不明智的,公安部下发的严格落实监管民警责任追究制度上的规定,对发生类似事情的追究是很严厉的,若是上报的话,你我现在的位置都不保。”刘立国说,“省厅监管总队那边我没有上报,我只是跟分管的副局长隋鑫峰汇报了此事,隋鑫峰当然也不希望把事情弄大,他让咱们先处理着,检察院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了……下一步咱们要做的,就是要做好死者家属的安抚工作。下午办案单位的人领着家属来,你和赵祥宇接待,无论死者的家属提什么要求,即使提出咱们难以接受的要求,你们也得应承下来,日后待家属情绪稳定后,咱们再做他们的工作。”

刘立国问:“朱国文的身上没有伤痕吗?”

“这……”时春武支吾着说,“应当有记载,因为加戴戒具得需要审批的。”

冯万里早晨上班时,得知朱国文已被拉到公安医院准备解剖,接着时春武阴沉着脸说支队已停止了他的工作,他管的监室由祁军代管。不过时春武让他到11监室安排一下,好使在押人员知道在检察院调查情况时该怎么说。

郭铮说:“还好,不是被打死的。”

刘立国把桌上的一张名片递给郭铮说:“这是景福分局刑警大队长迟刚的电话,朱国文家里的情况他能知道些,你打电话了解一下。别忘了把深挖犯罪科的于霞叫上,死者家属肯定有女人,好让她帮着做好安抚工作。”

第一节

郭铮问:“这起事故咱们上报吗?”

刘立国问时春武,“你还没把详细情况跟我说呢?”

“我明白。”郭铮接过了名片。

其实监管支队除了冯万里外,第二个惶恐的就是时春武了,若没有对谢英鹏的妒忌,就不可能出现朱国文的非正常死亡事故。时春武点支烟平抑下忐忑不安的心情,有所隐瞒,又有些夸张地说:“1997年10月8日,景福区聚宝盆饭店发生了一起抢劫杀人案……因为朱国文酒后跟人说杀人案是他做的,景福分局的刑警就以寻衅滋事罪把朱国文押了进来,其实把他押进来的目的是为了搞清他身上的杀人案。半个月前,景福分局刑警大队长迟刚到看守所,让咱们配合他们把朱国文身上的杀人案抠出来。基于此,冯万里便对自己所管的朱国文用上了心。朱国文是个很操蛋的人,他不仅不交代罪行,而且还屡犯监规,冯万里给他定位管理,他便吵监闹狱。在这种情况下,同监室的温英江才给他堵上了嘴,没想到会致他死亡。”

刘立国想到这儿,翻开记录电话号码的笔记本,拿起了电话,开始协调关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