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柯东辉在检查身体时的嚣张劲头,产生了不好的影响,刘立国亲自过问了此事。祁军对刘立国解释说支队不让柯东辉外出检查,医院大夫拿的设备又不行,在这种情况下,柯东辉发泄些不满的情绪是可以理解的。医院的大夫也无奈地跟刘立国说出自己拿的设备的确有些老化。刘立国告诫祁军省公安厅和公安部的领导就要来验收一级所,所里刚出了死人的大事,所以对柯东辉这样的重点在押人员一定要做好管理工作,在狱政安全方面绝不可以再出现任何问题。祁军对刘立国保证得很好,他说刘支队你放心,在柯东辉身上若出现问题,我愿接受组织上的任何处理。

没过多久,景福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温英江过失致朱国文死亡的案件,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温英江有期徒刑3年。监管支队因对在押人员有监管不力的责任,附带民事责任,赔偿被害者家属五十万元。温英江对判决的结果没有上诉。朱国文的死亡事件,就在这种低调的处理过程中,似乎尘埃落定。

柯东辉对祁军要求外出就诊。祁军虽说你外出看病不太好办,但他仍给柯东辉出了个主意,他让柯东辉找时春武。柯东辉问找时春武行吗?祁军说没问题,你找他吧。柯东辉从祁军的神态中看出,时春武会帮自己,那么这帮的背后,也会存有利益成分的。柯东辉狞笑了一下,他为祁军能把时春武拖进帮自己的圈中而感到得意。

一天晚间,值班的时春武在走廊巡视经过10监室时,听到柯东辉喊报告。时春武贴近小窗口问:“柯东辉,你有什么事?”

柯东辉说:“时所长,我有事想找你唠。”

时春武犹豫了一下,叫过来冯万里:“你把柯东辉提出来,送值班室去。”

在值班室,时春武让柯东辉坐在床上。柯东辉一脸痛苦地挨着床边坐了下来。

时春武问:“你有什么事?”

柯东辉看了眼站在门口的冯万里,没有说话。

冯万里识趣地出了值班室。

柯东辉像是很守规矩地在没说事前要求说:“时所长,我蹲在地上行吧?”

时春武不解:“让你坐着,你偏要蹲下,啥意思?”

柯东辉捂着肝部说:“我肝疼得厉害,蹲下窝着能好受些。”

“那你就蹲下吧。”

柯东辉靠着墙蹲下说:“时所长,我早想找你,可我确实又不愿麻烦你,我这是没办法了才叫你。我肝疼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我跟祁管教反映了多次病情,要求外出诊治;祁管教过后告诉我外出检查支队不允许。前段时间公安医院大夫带着医疗仪器来给我检查,我寻思在哪儿检查都一样,只要能把病情确诊下来,给我对症治疗我也没啥说的。可那几个大夫拿着破仪器糊弄我,我当时挺冲动的,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弄得祁管教也挺被动。我现在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我不但肝疼,好像肝疼使得体内的其他脏器也很不得劲儿;我虽然是个死刑犯,但高法没对我复核之前,我还是有生存的权利吧?我有病所里应当给我诊治呀!不能对我弃之不管啊。”

“所里对你提出的诊治疾病的要求是重视的,也把你的要求及时上报给了支队。正因为如此,支队才跟公安医院进行了联系。至于公安医院的大夫拿着老化的仪器,你认为是对你的糊弄,那是另外的概念,不是我们的本意。”

“你说所里对我重视,可再重视,我看病的问题不是到现在仍没有解决吗?”

时春武知道,不领柯东辉外出到医院检查,他是不会罢休的。他思想的不稳定,也给狱政管理带来不安全的隐患。公安医院的大夫到所里给他检查,因医疗仪器的老化,已使他很不满,若不领他外出到医院检查,似乎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再则从自己在他身上得到益处的角度讲,自己也应当帮他。时春武唯独没有想到的是,柯东辉外出看病的险恶目的。他思忖着说:“因为下个星期监管支队要迎接领导检查,你外出看病现在支队领导肯定不会批准的;再一个前段时间11监室出的事,让支队领导很是谨慎。”

时春武说的下个星期支队要迎接领导检查,就是公安部和省公安厅来验收一所申报的国家一级看守所的事。11监室与10监室挨着,11监室出的朱国文非正常死亡一事,虽然时春武没对柯东辉点明,柯东辉也是知道的。柯东辉有所体谅地说:“那我看病的事,就得等支队迎接领导检查完再说了。”

“对。”时春武说,“柯东辉你放心,我会把你的事当成重要的事来办的。”

柯东辉露出感激的样子:“那太谢谢你了,时所长。”

时春武有些不放心地对柯东辉叮嘱说:“领导过段时间来检查时,可能还要进10监室,你可要表现好些。”

“我这人是讲义气的人。”柯东辉表着态,“你们对我不错,我岂能给你们添麻烦。”

“我相信你说的话。”时春武从椅子上起身说,“没别的事你就回去吧。”

柯东辉装作难受的样子,龇牙咧嘴地扶着墙站立起来,挪动着脚步向门外走着。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