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朱国文死后,冯万里的情绪始终是低落的,即使事态得以平息,也难见他脸上有笑容。在对一些事情揣摩后,他觉得谢英鹏是个好人,他想起自己曾对谢英鹏冷漠过的态度,心中不免有些愧疚。一天他对谢英鹏说:“晚间没什么事吧?我找你吃饭。”

谢英鹏本不想跟冯万里吃饭,但此时正是冯万里境况不好的时候,自己若是回绝了似乎不太好,他只好说:“好吧。”

晚间冯万里和谢英鹏进了一家狗肉馆,找了个单间坐了下来。

菜上来后,冯万里端起满杯的白酒说:“谢老弟,你冯哥有对不住的地方,请多担待点儿。”说罢,他跟谢英鹏碰了下杯,一口就把杯中的酒干了。

谢英鹏没有干杯中的酒,他只是喝了一大口,他放下酒杯说:“冯哥,你没有对不住我的地方。”

冯万里用筷子夹了块狗肉放到嘴里说:“你说这话,只是不跟我计较而已。”

谢英鹏拿起白酒瓶给冯万里斟着酒,开导地说:“那是你有什么事,太过于放在心上了。”

冯万里忽然眼中噙着泪水说:“我当时要是不听祁军和时春武的架拢,不深抠朱国文身上命案的话;我若是在从你那串朱国文时,听从你的规劝;就不至于让朱国文死在我管的监室里。”

“事情不是已经平息了吗?什么事也不要太往心里去。”谢英鹏劝慰完,举起酒杯说:“来,喝酒。”

冯万里似乎有一肚子话要跟谢英鹏说,他喝了口酒放下酒杯说:“你说事情平息了,那若是以后再有人把这事捅起来呢?像看守所死人的事,不用有人特意往上捅,只要有人给新闻媒体打个电话,事情就很容易暴露出来。像半年前,在宁棱市林业看守所,因盗窃被押的24岁男子张玉松,被同监室的人殴打造成肾衰竭致死,经过媒体的炒作,处理的是多么严重,有辞职和开除的,还有被判刑的。”

“所以说现在警察不好干,特别是监管民警在工作中更要多上心些……”谢英鹏虽不是监管老警,但几年的监管工作经历,让他有所感触地说,“有人说监管工作是个累心的活,出事容易出彩难,受罚容易受奖难,整天提心吊胆,像是走钢丝,不知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就会出纰漏,酿成事端或事故。”

冯万里听了谢英鹏的话,有所悟地说:“你说的真是那码事,像我出的这把事,就是因为经验不足,又急功近利,对工作欠缺责任心造成的。”冯万里沉默了一下,又心里不平衡且愤愤地说:“我这把事出得太不值了,你说要是我在在押人员身上因勒卡钱财出了事也值,我就是单纯为了工作,弄得倾家荡产。”

“倾家荡产?”谢英鹏不解地盯着冯万里。

“难道你不知道?”冯万里说,“出事后,包括我在内,相关的责任人都掏出很多钱平事。那包赔死者家属的钱虽然是以支队的名义拿的,其实都是个人出的。”

“那你拿了多少钱?”

“我拿得最多,我把家里的二十万存款都拿出来了。当晚值班的邓秀才和栾宇,再加上时春武他们各拿了十万,但时春武拿的很可能是所里的公款。”

“那这笔钱给谁了?”

“当然都交给支队了。”

“这笔钱是你们主动拿的,还是谁动员你们拿的?”

“出了事后,我到刘立国办公室检讨去,他明确地告诉我得拿钱平事。他说支队拿疏通关系的钱,你们得拿包赔死者家属的钱,若不拿钱的话,你们的公职谁都保不住,特别是作为主管民警的你……”

谢英鹏听了冯万里的话,不由得暗自吃惊……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