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谢英鹏进了梁志远的办公室。梁志远指着办公桌上的一把带有枪套的“六四”式手枪说:“你把这枪带着。”

谢英鹏把手枪别到腰间,和梁志远出了办公室。两人见邓秀才和白延斌已把柯东辉从监室里提了出来。柯东辉一见谢英鹏,他阴沉、冷漠的脸上掠过一丝慌乱。

柯东辉脸上的表情没有逃过谢英鹏的眼睛,他拿着手铐钥匙走近柯东辉,把柯东辉在前面铐着双手的手铐打开,把他的双手背到身后戴上手铐。

随着手铐“咔嚓”的响声,柯东辉不由得咧了下嘴:“至于这样吗?我也跑不了。”

谢英鹏弯腰检查着柯东辉的脚镣,他见柯东辉脚镣的两头各缠着条毛巾,便费力地解着毛巾。

柯东辉说:“谢管教,毛巾你别解开行不行,没有毛巾会磨脚脖子的。”

谢英鹏没有理会柯东辉,当他解开右腿脚镣子上的毛巾时,发现脚镣子上的铆钉已松动,近乎脱落。

梁志远见状,招呼着旁边打扫卫生的“劳动号”:“去取砸脚镣子的工具,把柯东辉的脚镣子砸紧。”

谢英鹏起身又搜着柯东辉的身上,并对柯东辉说:“脚镣子形同虚设,啥意思,想借出所就医之机跑路啊?”

“我不知道脚镣子松动。”柯东辉贴着谢英鹏的耳朵低声恶狠狠地说:“我真想杀了你!”

“是吗?”谢英鹏虽感意外柯东辉能说出如此猖狂的话,但他不动声色地淡笑了下:“可惜你没有机会。”

待“劳动号”拿过工具把柯东辉脚镣子上的铆钉砸实后,谢英鹏让“劳动号”拿了件号服过来,他把号服严实地蒙在柯东辉的头上,白延斌和梁志远驾着柯东辉出了监区。

桑塔纳驶出监管支队不远,一个醉酒样的男子晃荡着向谢英鹏的车前靠。谢英鹏一个急刹车,那个男子没碰着车,自己却倒在了车的前面。

梁志远说:“停车,下去看看。”

“不用下去看,车没碰着他。”谢英鹏警觉地说,“大清早的,哪来的喝醉酒的人。”

谢英鹏往后退了下车,绕开躺在地上的男子,向前驶去。

接着又发生了蹊跷的事,突然从桑塔纳车前面的一个岔道里蹿出来一辆没牌照的银灰色本田商务车,谢英鹏若不是反应灵敏,就会撞在本田商务车上。

谢英鹏心里担心出事,他提示着坐在后边的梁志远:“前面的本田车对咱们像是有企图。”

在梁志远和白延斌中间坐着的柯东辉不安分起来,他虽然头被蒙着看不清什么,但他低头向谢英鹏的方向顶去,想给谢英鹏的驾驶制造障碍。

由于柯东辉的双手被背铐着,身体用不上力,梁志远和白延斌很快就把他控制住了,继而白延斌用右肘夹住了柯东辉的脑袋。

梁志远从衣兜里掏出“六四”式手枪,把子弹上了膛。

本田商务车在前面左右摇摆地欲把桑塔纳车逼停。

“砰!砰!”梁志远把枪伸出车外鸣了两枪示警,并大声喊:“警察,前面的车马上让开。”

可别克商务车不仅像没听见似的,仍旧在前面左右摇摆,而且从车窗里伸出一把猎枪。

谢英鹏见到猎枪,忙来了个急刹车,使桑塔纳车与本田商务车拉开了距离。探出头来持猎枪的戴墨镜男子见桑塔纳车不在有效射程之内,便没有开枪。

梁志远所鸣的枪声和两车的角逐,惊动了在路上行驶的其他汽车上的人,他们向两车张望着,但他人的关注无助于危机的解决。

梁志远拿出手机拨110报警……

谢英鹏很清楚,已指望不上支援的民警了,目前只有尽快摆脱本田商务车,才有可能安全,否则的话,后果或许不堪设想……

前方出现了岔道,谢英鹏趁着对面驶过一辆大货车的嫌隙,打着方向盘,油门踩到底,向逆行道驶去。本田商务车急打方向盘追赶时,因操作不当,拐下了公路……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