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节

一天,单东方到一所提人时,时春武把他叫进办公室说:“老单,有件事还得麻烦你。”

单东方说:“对于我还说什么麻烦,有事就说。”

“怎么回事呢。”时春武说,“前几天你送回来的庞爽,是刘支队家的亲戚。他刚被押进来时,刘支队跟我打过招呼,后来我就给忘了。你看能不能再让庞爽上你那儿去,因为他喜欢在后院待着。”

单东方没有马上表态,显出为难的样子。

“庞爽还有不到一年的刑期,刘支队已疏通好了关系,他能减半年刑,他也就在你那儿待上几个月。”

单东方听到时春武话说到这份上,不好生硬地拒绝:“好吧,那就让庞爽接着在后院吧。不过你得跟他谈谈,让他听点儿话,我看这小子有点儿不懂事。”

“那好,我现在就找庞爽谈谈。”

时春武跟庞爽谈完话,单东方领几个“劳动号”往后院走时,庞爽对单东方说了些道歉和保证的话。单东方告诉他虽然他这次重返后院干活有他当支队长的姨夫的因素,但不能过于迁就他,他若是再不守规矩的话,那自己说什么也不能要他了。

单东方刚把“劳动号”领到后院,高为民开着轿货车又过来了,他把刘立国的条子递给单东方:“老单,再给我打二百斤白酒。”

“你那酒店的生意不错呀?”单东方没有接高为民手里的条子,他说,“这监管支队的白酒也卖得不错,你早来几天好了,现在没了。”

高为民心里很清楚,单东方是不愿意给他白酒。他有些生气,不无开导地对单东方说:“老单,我没有得罪你的地方吧?你说我来拉酒,拉的是监管支队的酒,也没有拉你家的酒,你这么认真干什么呀?在你没到后院管理酒坊和猪舍之前,我到这儿拉什么都很顺当。我这人也不是不会办事的人,我那酒店还是可以的,往后你有机会到我那儿……”

听高为民说在自己没到后院之前,他拉什么都很顺当,这更引起单东方对刘立国的不满和对高为民的厌恶,他向高为民挥了挥手说:“没有就没有,说那么多干什么。”

高为民脸变了色,气哼哼地上了轿货车,开车走了。

高为民一进刘立国的办公室,就发着怒气:“刘立国,你怎么找个单东方那鸡巴玩意儿在后院养猪和酿酒。他可是有点儿权了,连你的面子都不给,我上回拉点儿东西,他就跟我装蛋,这回蛋装得更圆了,我拉点儿白酒,他竟直接说没有。”

“不会吧。”刘立国说着拿起了内线电话。

刘立国在电话里问单东方为什么没给高为民白酒。单东方只说了一句“没有”,就放下了电话。

单东方的耿直,让刘立国也很恼怒,不过他在高为民面前还是掩饰着说:“白酒真的没有了,你过段时间再过来。”

“白酒有没有,从单东方的表情上就能看出来。”高为民煽动着说,“他这人,对你这个支队长是抵制的,你趁早给他换掉吧,你不换他,他会影响你威信的……”

刘立国打着哈哈:“你犯不上跟单东方这样的人生气,他说话直,就跟半拉精神病似的,他如果跟正常人一样,他能辞去副支队长的职务吗?别人想买这个职务都买不着呢,他却把这个职务辞了。”

听了刘立国对单东方的评价,高为民的气消了些。他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支烟说:“照你这么说,他确实跟别人不一样……”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