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六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六节

单东方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很快就会终结,他生命的终结,与刘立国是有直接关联的。

庞爽听话没几天,老毛病又犯了。吴涛向单东方反映,庞爽不仅不干活,还对别人指手画脚的。单东方有些无奈地说,你们别搭理他,将就将就吧。

这天上午庞爽的家人来看他,他家人给他带了些熟食。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往矿泉水瓶子里灌了些白酒,啃着猪蹄喝了起来。酒后,他顺手拿起挂在墙上的一件棉大衣,铺在地上,躺在上面睡了起来。

吴涛在外边干完活走进室内,见庞爽铺在地上的棉大衣是自己的,他气愤地过去把庞爽拽了起来。迷瞪的庞爽挥手打了吴涛一拳:“你他妈的拽我干啥?”

吴涛没有还手,他拿起地上的棉大衣说:“我的棉大衣是穿的,不是铺在地上的。”

庞爽借着酒劲儿,又踢了吴涛一脚说:“就铺你个棉大衣,我睡得好好的,你就给我拽起来。”

吴涛难以忍受庞爽的张狂,他把棉大衣扔在地上,向庞爽扑去……

单东方得知吴涛和庞爽打起来的信儿后,走进酒坊时,庞爽已被打得满脸是血,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单东方劝开了吴涛,忙打电话让狱医白延斌过来。

不知怎么,到支队后院的不光是白延斌,还跟来了一帮人,其中就有刘立国。

刘立国见庞爽被打,终于抑制不住对单东方的愤怒,指着单东方破口大骂:“我操你妈单东方,你明知庞爽是我的亲戚,你他妈的对我不满也不能冲我亲戚出气呀,你看这孩子被打成这样!我刘立国哪点儿对不起你?你这么做,你他妈的是人吗?”

刘立国在大庭广众之下的失态举动,使单东方的自尊受到极大伤害。他抑制着波动的情绪对刘立国说:“刘支队,庞爽被打,我是有责任,但我可不像你所说的那样……”

“我不听你解释。”刘立国对身旁的时春武说,“你把打人的那小子弄回所里好好收拾收拾。”

时春武让两个民警把吴涛带走了。

白延斌对刘立国说得把庞爽送医院检查。时春武开过来一所的车,拉着白延斌和庞爽去了医院。

刘立国怒视了单东方一眼,转身走了。

单东方的眼前恢复了沉寂,但他的情绪却波涛汹涌。刘立国对他当众的怒骂,使他感到遭到奇耻大辱,他身体筛糠般地独自站在院内,继而觉得自己头昏脑涨,有要倒下的感觉。他强撑着回到了办公室,从抽屉里拿出两瓶药……

谢英鹏在监区见吴涛被戴上了手铐和脚镣,就问怎么回事,带吴涛回来的民警跟他说了后院发生的事情。他知道单东方有高血压和心脏病,很怕受刺激,便出了监区,向支队后院奔去。

谢英鹏走进单东方的办公室,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单东方躺在地上,紧闭双眼,喘着粗气,他的旁边散落着两个药瓶……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