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监管支队原先就缺少一个副职,单东方辞掉副支队长职务后病逝,就缺少了两个副职。刘立国到市局开会时从分管局长隋鑫峰处听到局党委要调别的警种的人员到监管支队任副职,他冠冕堂皇地向隋鑫峰提出意见说现在监管支队正是蒸蒸日上的时候,我们自主研发的监管场所新型网络系统在全国公安监管场所是个创新,一所刚被公安部评为国家一级看守所,若是别的警种的人员到监管支队任副职的话,那对现在的监管民警队伍建设会带来消极的一面,怎么说也得在监管支队提一个副职呀。其实监管支队的一些情况包括监室里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的事,隋鑫峰是清楚的,因为也牵扯到他的责任,他是无法明说的。他斟酌了一会儿,只得说那我请示一下副市长郑正义,你们推荐的人选最近要报上来。刘立国满意地答应着好的好的。

刘立国很愿意维持他和郭铮两人在监管支队主政的地位,因为多一个人,就会多一份不同的意见。若是从别的警种调两个副职来,他就难以保持自己所期望的唯我独尊、别人附庸的局面了。自己争取过来一个副职在监管支队提,那么提起来的这个副职不但得听自己的,而且还能带来一笔收益,何乐而不为呢?

副支队长的人选开始在刘立国的眼里还真有一个,那就是监所管理科科长包嵩。虽然副支队长也是正科级领导,但当了七年科长的包嵩很想换个好听的职位,说不上日后有机会还能靠个副处级。包嵩在刘立国的面前流露出当副支队长的意愿已经很久了,包嵩在工作上是个不善言语,任劳任怨的人,在外人看来,包嵩是个不谙仕途玄机,不会给领导献谄媚的人。殊不知,他趁刘立国一次重感冒在家休息两天之机,登门看望了刘立国,并留下了装有一万元钱的信封。刘立国深明一万元钱的意思,由此包嵩在刘立国的心中算是挂上了号。

不过刘立国是唯利是图的人,他心中副支队长的人选,随着辛顺义的介入,包嵩便被抛出了局外。就在刘立国和隋鑫峰商议从监管支队提一个副职的当天下班时,刘立国开车在路上接了一个电话,电话是辛顺义打来的,他说有要事要跟刘立国说,让刘立国把车停在路边等一下。

辛顺义是第二看守所主任科员,家里有生意做,经常泡病号不上班,跟刘立国接触的也少。辛顺义的电话使刘立国感到有些突然,刘立国把丰田大吉普停在路边上琢磨,辛顺义神神秘秘地要跟自己说什么呢?

过了两分钟,辛顺义开的本田轿车停在了丰田大吉普的车后,他夹着包下了车,向丰田大吉普走来。

辛顺义从副驾驶座的位置上了车,满脸堆笑地对刘立国说:“刘支队,我的事本来想在支队跟你说,但见你很忙,你办公室人来人往的又不方便,所以只好在下班的路上找你谈了。”

刘立国诧异地问:“你找我什么事?还在单位不好说。”

辛顺义先是打开拎包,拿出个大信封放在刘立国跟前的仪表盘上说:“刘支队在监管支队已经3年了,对我也是很关照的,这么长时间我始终没有拜访过刘支队,很是不好意思……”

大信封里显然装着钱,刘立国心说:“即使你辛顺义有钱的话,拜访我也不可能给我拿这么多钱吧!”不过刘立国没有插话。

辛顺义顿了一下,开宗明义地说:“我今天到市局去了一趟,听说在咱们支队要提一个副职。我呢,当主任科员也有年头了,年龄也超过四十岁了,想在仕途上再进一步,还望刘支队多帮忙。”

“你说的倒是实情,本来局党委要把监管支队的两个副职都要外派的,我力争一个副职的名额在监管支队提。我跟隋副局长说,若两个副职都是外派的话,那就对监管民警队伍建设会带来消极的影响,由此隋副局长才答应在监管支队提一个副职。”刘立国沉稳而又本分地把大信封拿起递给辛顺义说,“至于副职的人选,支队的党总支会持公平和公正的角度综合考虑的。这个你拿着,你这么做不好。”

辛顺义接过大信封扔回原处,满是假意地说:“刘支队,如果你有更好的人选,我不争这个副职就是了,我没说吗,你对我很关照,这么长时间也没有拜访过你,很是不好意思……”

辛顺义说着,推开车门下了车。

刘立国眼睛放光地望着大信封,伸手摸了摸,感觉到了大信封里的五沓钱。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