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柯东南在北京为柯东辉保命而奔波,他虽为此花出去了大把的钱,但没有一个人能给他肯定的答复。他很清楚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将会越发不妙。柯东南就在这种焦灼的时刻,接到了修洋打来的电话,当他得知柯东辉的命运或许有转机的信儿,心里为之一振。他告诫着自己:“这是给自己的弟弟保命的唯一机会了,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把事情运作成。”

柯东南在东林一下飞机,就跟接机的修洋说:“晚间准备好酒菜,约祁军到你家。”

“好的。”修洋给祁军打电话,约了祁军,并告诉他自己家的准确位置。

祁军一进修洋的家门,柯东南从沙发上起身热情地握着祁军的手说:“哎呀,老弟,好久没见了。”

外表儒雅的柯东南,在祁军面前始终是矜持的,使祁军对他有种高不可攀的感觉;而此时柯东南的热情劲儿,让祁军套着近乎地主动表白说:“我跟你真的很长时间没见了,你弟弟在我那儿是很不错的。”

“那是,关于我弟弟的事修洋都跟我说了。”柯东南透着感喟说,“看来我弟弟的事,无论是小事还是大事,都得拜托你呀。”

“柯副局长言重了,我一个小民警,能力是有限的。”祁军说,“不管什么事,我会尽力的。”

柯东南拍了下祁军的肩膀说:“有你这句话就好。”

修洋指着餐桌边的椅子说:“咱们坐下来聊吧。”

三人坐下后,柯东南对祁军说:“我这是刚从北京出差回来,修洋在电话里跟我说了你说的事,我说那就找祁老弟唠唠吧。本来想找你到饭店,但一想到咱们唠的是私密话,我就告诉修洋说就到他家吧。”

“祁军还是头一次到我家,认认我家门也好。”修洋端起一瓶五粮液往杯里斟着酒说,“我也没怎么准备,就买几样熟食,拌个凉菜。”

祁军看着桌上丰盛的菜肴说:“这不挺不错吗?比在饭店强多了。”

“来,咱三先喝一口。”修洋端起了酒杯。

酒喝了一会儿后,修洋给祁军点燃一支烟说:“你把你说的那事,跟柯副局长说说。”

祁军深吸了两口烟,酝酿了一会儿说:“我自打管理柯东辉,认识你们以来,我感觉到咱们处的关系挺不错,特别是我前段时间买个房子,修洋也帮了很大的忙……”

修洋不想让祁军把话说得那么直白,以致影响气氛,他插嘴说:“祁军,咱们哥们儿相互帮助是应当的,你帮柯副局长,就等于帮我。你放心。什么事我心里有数。”

“说起柯副局长,我心里始终存有感激。”祁军端起酒杯伸向柯东南,面带感情地说,“没有你在小北沟林场从野猪獠牙下救我,我现在说不定不能跟你坐一起喝酒呢。来,我敬你一口感谢酒。”

柯东南跟祁军喝了酒,放下酒杯说:“你说的事我都忘了。”

祁军显然有些醉态,他把酒杯在桌上用力地蹾了一下说:“别的不说,各种因素加在一起吧,使我决定,我祁军无论如何得帮你们,也就是得想办法,让已判死刑的柯东辉改判……”

祁军把手中的烟蒂捻灭在烟灰缸里,迎着柯东南期待的目光接着说:“正常的话,要让你弟弟柯东辉有重大立功表现,那是很难的,就类似于买彩票中五百万大奖的概率,几乎是不可能的。好在我管理三个监室六十多人,也就是说这六十多人,任何人上来的案件线索,我都可以安在柯东辉的身上。这不在几天前,我得知8监室有个叫陈尚实的身上有漏罪,这小子被法院判处死刑,他想说出自己跟别人的漏罪,好有个立功表现保命;我一了解这情况,就马上想到,他的命就别保了,让柯东辉先保命吧。”

柯东南问:“那你说这事,应当怎么运作为好?”

祁军说:“首先要运作的是,得把陈尚实串到10监室,让柯东辉从陈尚实那儿全面了解到案情。这件事我得找我们所长时春武……”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