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谢英鹏晚间值班的时候,他见支队机关赵祥宇办公室里的灯通宵达旦,他不禁寻思:作为办公室主任的赵祥宇是从来不加夜班的,更别说是工作一宿了,难道有什么情况?

在早晨到食堂就餐时,住所检察室的邱毅挨着谢英鹏吃饭,邱毅压低声音对谢英鹏说:“你知道吗?有人把你们刘支队告到了中纪委。”

刘立国身上的问题,虽然让监管支队民警或多或少地有目共睹,但邱毅的话仍使谢英鹏颇感意外,他手持筷子夹了口咸菜停在嘴边问:“是吗?告他什么?”

邱毅一知半解地说:“好像是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的事。”

“原来是这事。”谢英鹏把咸菜送入嘴中。

谢英鹏意识到,若是有人举报刘立国的话,绝非仅是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的事;因单纯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的事,难以激发举报者的愤怒;况且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的事已过去半年多了,若是有人想举报的话,早就举报了。谢英鹏回忆起赵祥宇办公室通宵达旦的灯光,心说:“举报刘立国很可能主要反映经济方面的问题,刘立国那边得平事,这边赵祥宇得把虚假的账目弄好以备审计。”

邱毅说:“你们刘支队到清江平事去了。”

“那这么说,举报信转到了省纪委。”

“可能是。”对于邱毅而言,虽然刘立国因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的事情做通了检察院领导的工作,使检察机关没有严格调查和追究;可因职责所在,若此事的影响大的话,对他也是不利的,于是他说:“要不我说,写举报信的人纯属窝里斗,若是问题弄大了,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监室的主管民警和当晚值班民警,不都得摊责任啊!弄不好,公职都保不住。”

邱毅话音刚落,有人端着饭盆走了过来;在别人面前,谢英鹏是不好再接着邱毅的话题唠的,他默然地吃完饭,走出了食堂。

谢英鹏从邱毅嘴中得知的刘立国被举报的消息,使他的心情很不平静,他扭头回望着监管支队的机关楼,心中肯定地说:“那封举报信犹如一枚重磅炸弹,会使这个楼里的个别人受到从没有过的冲击,或许个别人的仕途会就此了结!”他更忧虑一所因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所牵连到的那些人……

刘立国是两天后回来的,他下了丰田大吉普后没到办公室,直接到支队下属的几个所转了一圈。因他到省城清江平事前,跟郭铮、赵祥宇等人透漏过关于举报信的信息;自己走的这两天,举报信的信息也一定会传到一些人的耳朵里。他要让下属看看,特别是写举报信的人,那封举报信并没有把他怎么样,自己完好无损地从清江回来了。

当刘立国出现在一所的监区时,时春武欣喜地说:“刘支队出门回来了。”

“回来了。”刘立国问,“这几天你们所没什么事吧?”

“一切都正常。”

刘立国泰然自若的神情,让在不远处看着他的谢英鹏有些惊异。

时春武说:“对了,我有事要跟你说。”

时春武把刘立国领到自己办公室,把门关严,眨巴着小眼睛神秘地说:“最近我把监管支队每个民警都滤了个遍,我觉得写举报信的人很有可能是谢英鹏,他竞聘深挖犯罪科科长没有竞聘上,由此对你的记恨是必然的;他跟单东方关系还不错,单东方怎么死的,咱们都心知肚明,单东方出殡那天,我看他瞧你的眼睛都冒火……”

“刚才我进监区,我看他的神情有些不对劲儿。”刘立国思忖了会儿,恨恨地说,“既然咱们把目标锁定在谢英鹏身上,那你我都得注意点儿谢英鹏。再有的是要想办法踩着他,他若是在工作当中出现一点儿问题,就往狠里整他。”

时春武附和着:“那当然,在我这儿,他要是有问题,我肯定不会惯着他。”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