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节

包嵩在电脑前看完公安局局域网显示的拟提拔干部公示名单后,极其沮丧和愤懑地仰在椅子上。

公示名单上有两人拟任监管支队副支队长,一个是第二看守所主任科员辛顺义,另一个是前进派出所所长季洪波。

包嵩揣摩,辛顺义和季洪波这两个副支队长的人选都是通过关系上去的。他很明白,这年头当官走关系是正常的,若没有关系谁会平白无故地用你呢?自己不也借由给刘立国送去一万元钱吗?可让包嵩难以承受的是,即使走关系也不能太过于走样啊!那个季洪波咱不了解,可以不提;单说这个辛顺义,一个常泡病号,一年上不了几天班的人,监管支队任何有条件提副支队长的人,都要比他强得多,他怎么就能提副支队长呢?自己在二所当了三年所长,又在监所科干了多年,自己的勤勉工作和对业务的娴熟,外加对刘立国那一万元钱的答对,怎么就不能赶上辛顺义呢?

包嵩想打探下辛顺义是怎么被提职的,他拿起电话,打通了辛顺义的手机,他对辛顺义表示了一番祝贺后,并说你老弟挺有门路呀。辛顺义跟包嵩的关系不错,他也不知道包嵩给他打电话的目的,就口无遮拦地说这年头什么门路不门路的,什么职位什么价码,咱刘支队的个性你还不了解,我也就花个五六万的买了这个职位。

包嵩放下电话心里越发憋气,他同时又心疼那送给刘立国的一万元钱来。他脸色铁青地生了半小时闷气后,终于忍耐不住地出了办公室,找刘立国去了。

刘立国见到包嵩,异常热情地从靠椅上起身把包嵩让坐在沙发上,而后把办公室的门关严。

刘立国显然知道包嵩来的目的,他坐回靠椅上问:“网上的拟提拔干部公示名单你看了吧?”

包嵩直视着刘立国说:“我看了。”

“我也是刚看到。”刘立国满脸惋惜地摇了下头,“你说这事弄的,这次没把你弄上,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呀!”

“提监管支队的副职有辛顺义一个,你事先也不知道吗?”包嵩冷笑着。

“不知道。”刘立国脸上露出僵硬的微笑说,“我若是知道了,我首先得告诉你呀,让你有个思想准备,或是找局领导做做工作……唉,也怪这阵子事多,还出现了写告状信的。”

包嵩心不在焉地听着刘立国的谎话,他心里嘀咕:“就你这样的为人,我要是抓住你的把柄,也会告你。”

包嵩没有任上副职,刘立国当然会想到包嵩送给自己的那一万元钱,他说:“老包,你家生活也不宽裕,你上回送我那一万元钱,哪天我给你拿来。”

刘立国带着歉意这么一说,使包嵩内心的愤懑消融了些,他不好顺着刘立国的话说要那一万元钱,他转了个话题说:“我那儿还有点儿事,我先回去了。”

刘立国巴不得包嵩早离开自己的办公室,他说:“那你忙去吧,你改天过来。”

“好吧。”包嵩应了声,出了刘立国的办公室。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