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修洋关切地问:“你母亲什么病,我找林业医院的大夫给好好看看。”

“怎么嫌钱少?”修洋再次欲把钱递给时春武。

时春武打开车门:“修洋,你若这样,那我就下车了。”

“我最近真的挺忙。”时春武编了个理由,“我母亲身体不好,我每天下班得到我父母那儿帮着做饭。”

时春武说:“目前没什么好办法。”

时春武把大信封扔回修洋的怀里:“这钱我不能要。我跟你说修洋,咱哥们儿不用这个;关于柯东辉的事,我能做到的我肯定会帮你,但我做不到的,也没办法。”

“你说的话我明白。”时春武毕竟得过修洋给的益处,他不好生硬拒绝,只得把话说明,“有些事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你像祁军说要给柯东辉所在的监室串个重刑犯,因上级有规定柯东辉所在的监室不能羁押其他重刑犯,我是没权答应串的;况且串过去重刑犯的目的是为了给柯东辉保命,这事要露了,那麻烦就大了。”

时春武关上了车门。

第一节

修洋说:“最近时所长挺忙啊,晚间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时所长,咱俩通过祁军认识这段时间以来,我觉得咱们处的关系还是可以的。”修洋仍旧说着柯东辉的话题,“你说关于东辉的事,你能做到的你肯定会帮,有你这句话就好;我还是那句老话,你若是能帮东辉保下命的话,我修洋肯定不会忘了你的;柯副局长更不会忘记你……”

“不用。”时春武说,“我母亲没什么大病,这段时间就是感冒。”

柯东南知道祁军欲把陈尚实串到柯东辉所在的监室在时春武那遇到阻碍后,就让修洋出面找时春武。修洋打了两遍电话约时春武吃饭,都被时春武婉拒;这天他开车到监管支队找时春武。时春武在办公室接了修洋的电话不得已到了监管支队大门外,上了修洋开的车。

“没什么大病就好。”修洋谈到了正题:“我说时所长,东辉的死刑判决现正在最高法院复核,他如果能有个重大立功什么的,或许就能保条命;你若是能帮东辉保下命的话,我修洋肯定不会忘你的……”说话间,他伸手从后座拿起一个大信封放在时春武的腿上:“这八万元钱是我的一点儿意思。”

修洋听了时春武的话,思忖了一下说:“我知道你有难处,但这个忙你还得想办法帮;或许这是东辉保命的最后机会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