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祁军打电话问柯东南是否对周静租赁的门市房在房租上给予照顾。柯东南把周静欠房租的事跟他讲了,柯东南说我已委托律师向法院起诉清欠房租,这样我就变被动为主动,我不用找时春武,时春武得找我;时春武若答应我的条件,我可以免除他一部分房租。祁军兴奋地说周静欠的房租不是小数,时春武肯定会找你,他也定会帮你弟弟保命。

事情向柯东南和祁军所希望的方向发展。

当时春武得知林管局把周静拖欠的30万元门市房租赁费一事告上法庭时,他忙给吴院长打电话问咋回事?得过时春武不少好处的吴院长说事情的起因是柯东南指示的结果,自己爱莫能助。时春武知道这起官司难以打赢,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争取庭外调解。时春武虽在修洋送的8万元钱面前没有动心,但他却很是心疼即将拿出的30万元钱,所以他必须得找柯东南。

时春武把祁军叫进办公室问:“你和柯东辉的哥哥柯东南关系到底咋样?”

祁军即摆出愿效犬马之劳的架势,又打着保票说:“关系绝对可以。时所长,你有什么事尽管吱声。”

时春武指了下办公桌上的外线电话说:“你给柯东南打电话,说我有事找他。”

祁军拿起电话拨通了柯东南的手机,他对柯东南说我们时所长有事找你,时所长是很好的人,你若能帮上忙一定得帮。祁军说了几句话把话筒递给了时春武。

“柯副局长你好,我麻烦你的是自己家的事……”时春武说到这儿看了眼祁军,祁军识趣地出了办公室。

当时春武表明租林业师范学院门市房的周静是自己妻子时,柯东南先是客气地说这事闹的,你也不事先打个招呼,我若知道是你家人就不会起诉了。时春武说现在你知道了,看能不能网开一面,什么事都好商量。柯东南说正好我有个事要找你……柯东南直言不讳地说出让时春武帮柯东辉弄重大立功表现好保命的事。时春武犹豫下说好吧,并问我若帮你忙的话,房租的事咋办?柯东南很爽快地说我先撤诉,我弟弟的命若能保住,30万的房租我给你免除……

时春武撂下电话,祁军走进来问:“你找柯东南办事,他态度怎么样?”

“他说帮忙。”时春武清楚柯东南因房租的事起诉周静,意图就是让自己帮柯东辉保命;他意识到这背后帮柯东南整事的人就是祁军,否则柯东南不会知道自己的家人租赁林业师范学院的门市房做生意。因而此时时春武对祁军不由得怨恨起来,他疑虑地看着祁军问:“你跟柯东南说过我家里的事?”

“没有,我怎么会跟他说你家的事。”祁军装糊涂反问,“柯东南说起你家里的事了?”

时春武转念一想,在对待柯东辉的态度上,自己跟祁军应保持一致,有些事已没法跟他计较。他抑制着怨愤情绪打着哈哈说:“就是刚才在电话里聊了几句我媳妇做生意的事。”

“啊,那他说不上通过什么渠道知道的呢。”祁军要做的事心里有了谱,就有些喜形于色地说,“时所长,晚间没什么事吧,咱俩喝点儿去。”

“我晚间还真有事,改天吧。”时春武不愿主动提柯东辉的事,他点拨祁军说,“最近你管的监室没什么事吧?”

“别的倒没什么事。”祁军靠近时春武,商量着说,“我上回跟你说的把陈尚实串到10监室的事,你看……”

时春武没有即刻答复祁军,他在办公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说:“你忙去吧,我想静一会儿。”

祁军忙拿打火机给时春武嘴上的烟点燃说:“时所长,那我就先过去了。”他临出门,从衣兜里掏出一盒软包中华烟扔到了时春武的办公桌上。

时春武深吸几口烟,望着眼前飘浮着烟雾想:自己是不是太谨慎了?不就是祁军往柯东辉所在的监室串个重刑犯吗?我若装作不知情的样子,从工作的角度顺水推舟答应祁军把陈尚实串到柯东辉所在监室的话,应当不会有什么问题……时春武被利益的诱惑蒙蔽了应有的是非判断,他把烟蒂捻灭在烟灰缸里时,心里作出了决定,同意祁军把陈尚实串到柯东辉所在的监室。

时春武出了办公室进了监区,他找到祁军说:“把陈尚实串到10监室,你要找个借口,不要让陈尚实,包括别人看出你把他串到10监室的目的。”

祁军欣喜地说:“我知道该怎么办,这点你放心。”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