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刘立国没消停多长时间,又有人把举报信投寄到省市纪检部门,这次省纪检委没有把举报信转至省公安厅,省纪检委为了查明举报信所反映的刘立国的经济问题,特指派省审计厅出人从省城清江赶到东林,在东林市纪检委的陪同下,对东林市公安局监管支队的收支账目进行审计。

赵祥宇和办公室的人员,把所有的财会资料拿到了会议室。省审计厅的林处长问完财会账目是否齐全后,对赵祥宇说这没你们的事了,你们忙去吧。

赵祥宇出了会议室,走进了刘立国的办公室。

刘立国正仰在靠椅上忧心忡忡地抽着烟,他见赵祥宇进屋,把门关严了,就问:“财会账目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赵祥宇坐在沙发上说:“应当不会有问题。”

刘立国相信赵祥宇作的账目定会瞒过审计人员的,不过他仍有些担心地问:“你作的账目,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咋回事吧?”

赵祥宇自信地说:“那当然,若是别人知道了,岂不是个隐患;全支队整个的收支情况,也只有我自己心里有数。”

刘立国听了他的话,没再说什么,只是疑虑地看着他。

赵祥宇顿觉自己失言,他忙更正:“我作的账目我是清楚,不过支队的收支情况你刘支队也是有数的。”

刘立国心里说:“我让你赵祥宇既当办公室主任,又兼会计,目的就是你我得到的益处能多一些,你若是把财务情况对我隐瞒的话,暗中自己多搂,那对我就不够意思了。”他一语双关地说:“我清楚也没有你清楚呀。”

赵祥宇知道刘立国在想些什么,他郑重地说,“刘支队你放心,我不会对你隐瞒什么,你得不到的益处,我不会自己独占。”

刘立国想听的就是赵祥宇的这句话,他很清楚,自己和赵祥宇已成为一个利益共同体,两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因而他需要赵祥宇对自己的忠实。他坦诚地说:“我若不相信你,那监管支队就没有第二个人可以让我相信的了。”

刘立国的话,使赵祥宇欣慰地说:“那是。”

“你说该是谁写的举报信呢?”刘立国问这话前,虽然考虑到了谢英鹏,但他又觉得有些牵强,因为他从侧面了解到,这次举报信的内容,主要是反映他经济上的问题,与上次的大相径庭;因此他认为,除了谢英鹏以外,还有别人写举报信举报自己。

赵祥宇心里清楚,因扣发民警的奖金和福利,民警们大都有不满的情绪,他为此摇着头说:“不好说。”

“真他妈的小人多,好像我刘立国抱他家孩子下井似的,非得给我拢点儿事写举报信往上捅咕。”刘立国的个性使他不会从根本上反思自己的作为,他不禁愤然地抱怨说。

赵祥宇虽知道自己作的账目能蒙混过关,不过毕竟是有猫腻的,有猫腻的事情终归是有隐患的,他不想这样长久地胆战心惊。他开导刘立国说:“要不把福利待遇恢复了吧,依我看,若不恢复福利待遇,举报信是难以销声匿迹的。”

刘立国张狂地说:“去他妈的,不用考虑那么多。我是市委组织部任命的副处级领导干部,不受市局组织部门的考核和民警的民意测评,只要审计审不出我什么问题来,谁也不能把我刘立国怎么样。”

“话是这么说,不过若是举报信常有的话,对你肯定是有影响的……”赵祥宇试图说服刘立国。

赵祥宇的这句话,使刘立国思虑了会儿说:“待审计完再说吧。”

邓秀才和栾宇吃完午饭从食堂出来,栾宇指着省城清江牌照的面包车问:“这面包车是哪儿的,怎么在监管支队停了一上午。”

邓秀才说:“你真的不知道吗?”

栾宇看着邓秀才说:“我上哪儿知道去。”

“这面包车是省审计厅的,到监管支队查账来了。刘立国又让人给告了。”

“是吗?”栾宇脸上露着兴奋,“告对了!刘立国到监管支队几年,他干什么了?除了取消民警的福利待遇,把钱自己捞了以外,就是管理混乱,造成监室里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

“你小点儿声,让别人听见不好。”邓秀才劝了栾宇一句,而后揣测地说:“这举报信不是写了一封两封的了,就怕不了了之啊。”

栾宇低声问:“难道在账目上审计不出什么问题吗?”

邓秀才从自己理解的角度说:“监管支队额外收入比较多,这额外收入不像财政拨款必须入账,若不入账或是少入账,是难以审计出来的;别人的举报,正如你我似的大致的揣测,是没有真凭实据的。”

栾宇恍然地说:“啊,原来是这样。”

或许正如邓秀才推测的那样,省审计厅在监管支队审计三天后,没有审计出严重的违纪账目,返回了省城清江。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