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陈尚实曾经在谢英鹏所管的监室里待过,谢英鹏自打在10监室的放风场见到胸前挂有值班员牌的陈尚实后,心里犯了嘀咕:陈尚实是一审已判死刑的死刑犯,虽然是二审上诉期间,但也不能跟柯东辉在一起呀,因为柯东辉两年前被押进来时,上级便规定柯东辉所在的监室不能羁押其他重刑犯;再则陈尚实在没有改判之前,他的戒具是不能摘除的,他更不能当管事的值班员呀?

谢英鹏带着疑问,走进了梁志远的办公室,他直接地问:“梁副所长,怎么陈尚实跟柯东辉在一个监室呢?”

“祁军串陈尚实到10监室时,没有跟我请示;他是找的时春武,时春武答应的他。”

“我看陈尚实戒具被摘掉,还在10监室当上值班员了。”

在谢英鹏的眼里陈尚实被摘掉戒具和当值班员是严重的违规事情,而梁志远则平淡地说:“戒具被摘掉也是时春武审批的;陈尚实刚串到10监室时,就当了值班员。”

听了梁志远的话,谢英鹏明显地意识到,祁军把陈尚实串到10监室当值班员只是个牵强的借口,用这个借口掩饰真实的目的;莫非陈尚实身上有漏罪,柯东辉需要陈尚实身上的漏罪保命,祁军为此……谢英鹏想到这儿,他倒吸口凉气,若是那样的话问题可就太大了……

谢英鹏的脸色变得严峻起来。

梁志远难以理解谢英鹏的心思,他以为谢英鹏跟祁军的关系不融洽,从而看不惯祁军的做派而向自己反映情况的。梁志远从椅子上站起,走到谢英鹏的跟前,劝慰地说:“老谢,有些事你也别看不惯,不关你的事,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在工作上,我这个主管狱政的副所长要比你有更多的感触。”

谢英鹏略显沉重地说:“有些事不像你说的睁只眼闭只眼就能过去的;我有种很不好的揣测,只是这种揣测现在不便说而已,我的揣测如果应验的话,或许你会首先看到。”

梁志远饶有兴趣地问:“什么揣测?”

“不好说。”谢英鹏扔下这句话,出了梁志远的办公室。

祁军和柯东辉分别坐在聊号桌两边的椅子上,柯东辉在兜里掏出几页纸递给祁军说:“这是陈尚实说给我的几起案件。”

祁军把几页纸看完,还给柯东辉做着交代说:“这6起抢劫案都属于重特大案件,若是都核实上了,我估计你改判没什么问题。你回监室里把这份检举材料捋顺一遍,前面加上你在跟陈尚实聊天的时候得知他有漏罪,而后你做陈尚实的思想工作,最终使陈尚实说出了他伙同他人6起抢劫的漏罪;这个你不但自己写明白,而且还得让陈尚实知道,日后外人怎么问,你写的和陈尚实说的必须一致。再有就是你不能跟别人透露出你给陈尚实好处后,陈尚实变相把案件卖给你的嫌疑。对于你检举的案件线索,支队的领导和检察院驻所检察室的人说不定会来了解情况。我说的这些,你必须记住。”

“祁管教你放心,我会安排好一切的。”柯东辉说,“我不知道陈尚实交代的这几起案件,是否都属实。”

“陈尚实先期说过的那两起盗窃案件,我跟办案单位核实了,那两起盗窃案件的确发生过,现在都没破。我估计陈尚实说的这6起案件,不可能有假。”

待祁军把柯东辉送回监室后,他急需跟柯东辉的家人沟通,他拿着手机向监区外走去。

祁军拨通了柯东南的手机,他跟柯东南说给柯东辉弄案件线索的事情运作的差不多了,下一步就是把案件转给办案单位怎么侦破的事了。柯东南在电话里说那真是太好了……

祁军跟柯东南通过电话,掂量着手里的手机,脸上露出得意的笑意。

此时,在监区二楼民警办公室的窗前,谢英鹏正满脸忧虑地注视着监区楼外的祁军。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