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祁军在线索转递函领导审批栏里写上了“梁志远”三个字。

时春武对梁志远说:“你把邓秀才叫着,让他在核实时做笔录。”他又对祁军说:“到你的办公室。”

柯东辉说:“是陈尚实的漏罪。”

梁志远随同时春武等人往外走时,他想到谢英鹏问起的为什么违规把陈尚实串到10监室当值班员,耳边并响起自己开导谢英鹏时,谢英鹏所说的那句“有些事不像你说的睁只眼闭只眼就能过去,我有种很不好的揣测,只是这种揣测现在不便说而已,我的揣测如果应验的话,你将会首先看到”。梁志远感到柯东辉提供的案件线索就是谢英鹏揣测的答案,那么案件线索应当是在陈尚实那儿得到的。谢英鹏说这种揣测不好的原因,是这里面极有可能有猫腻。

“卢科长净抬举我。”时春武从椅子上起身,对卢存明说,“祁军这儿有份检举材料,是柯东辉揭发别人漏罪的,柯东辉毕竟不同于其他在押人员,关于他的事很敏感,我想咱们几个部门一同核实下。刚才我给驻所检察室的邱毅打了电话,邱毅说他在检察院开会,过不来。”

祁军填完线索转递函,对返回办公室的梁志远说:“线索转递函的内容我填完了,就差你在领导审批栏里签字了。”

时春武拿起电话分别给深挖犯罪科卢存明和检察院驻所检察室邱毅打了电话,把柯东辉检举案件线索的事简要地说了一遍,让他们到一所共同核实一下。卢存明答应说过来。邱毅说自己在检察院开会,脱不开身,他说你们先核实着,过后把情况说给我就可以了。

时春武觉得主动邀请相关部门来核实柯东辉检举的案件线索,这样做会更好些。他说:“你按照我的安排办,你先把梁副所长叫来。”

卢存明玩笑地说:“你这么大的一个所长叫我,我能不赶快过来吗?”

卢存明问陈尚实柯东辉给没给你好处?你是怎么把案件线索说给柯东辉的?陈尚实按照柯东辉事先告诉他的话说,柯东辉没有给过他好处,因柯东辉经常看法律方面的书,是他向柯东辉询问法律知识时跟柯东辉说起自己有漏罪的事,后来柯东辉又做自己的思想工作,才跟柯东辉说了自己的全部漏罪。接着,卢存明又问漏罪的详细内容,抢劫的时间、地点、同案是谁等。陈尚实照实说了,他并把在此之前跟祁军和法院人员交代的两起盗窃的漏罪也都说了出来。这样柯东辉检举陈尚实的6起案件就变成了8起。

梁志远显出很不在意的样子:“你替我把字签上得了。”

祁军先是把柯东辉提了过来,他让柯东辉坐在椅子上说:“所领导和深挖犯罪科的领导问你什么,你要如实回答。”

柯东辉的回答,似乎应验了谢英鹏的揣测,梁志远的心不由得紧缩了一下,但他的神情没有表现出来。梁志远不可能如谢英鹏性格似的,对柯东辉案件线索的来源暴露出强烈的质疑,并由此作深究案件来源的举动。他只是在内心中明哲保身地提示着自己:自己至多随帮唱影地对待这些案件线索就可以了。

祁军接过笔录,透着迫切对梁志远说:“到你办公室填案件线索转递函吧。”

时春武看过祁军递给他的柯东辉的检举材料说:“这些重特大案件若侦破了,柯东辉保命应当没问题。”

待祁军把陈尚实送回监室返回办公室时,梁志远把邓秀才做的笔录递给祁军说:“这个你先拿着。”

几分钟后,祁军和梁志远,以及卢存明先后走进了时春武的办公室。

梁志远点下头。

第一节

时春武说:“卢科长来得挺快。”

祁军哪里能猜到梁志远的心思,他乐呵呵地说:“那好,我填。”

柯东辉说得很圆满。问完柯东辉,祁军把他送回,提过来了陈尚实。

没等卢存明发问,梁志远先问了一句:“你检举的漏罪是谁的漏罪?”

祁军接过时春武还给他的检举材料说:“那我把这检举材料交给梁副所长,让梁副所长转交深挖犯罪科。”

梁志远在监区叫上邓秀才,到了祁军的办公室。祁军在办公桌的抽屉里把询问笔录和红色印泥找了出来,而后说:“你们在这儿先坐着,我提人去。”

柯东辉点下头:“知道。”

祁军接过时春武还给他的检举材料说:“那我把这检举材料交给梁副所长,让梁副所长转交深挖犯罪科。”

柯东辉说:“在陈尚实向我询问法律知识时他跟我说的漏罪,当我得知他有漏罪后,我便有意靠近他,后来我俩处的关系比较好……”

邓秀才拿着碳素笔,摊开询问笔录纸准备作笔录。

祁军先是把柯东辉的检举材料和邓秀才作的询问笔录用订书器订在一起,而后照着这些材料上的内容填着线索转递函。柯东辉检举的案件线索分别涉及本市的景福区和北安区,还有宁棱市;祁军认识景福分局的刑警大队长迟刚,他给迟刚打电话,说给他几件案件线索。迟刚说那你就转给我们吧。祁军撂下电话,在转递函转递单位一栏里写下了“景福分局刑警大队”几个字。

“好的。”祁军转身出门。

时春武刚进祁军的办公室,就因为有人找他,被栾宇叫走了。

对卢存明来讲,围绕检举人反映情况的真实目的、内容是否矛盾、细节与情节是否能成为一个链条,由此判明案件线索的真伪,是他分内的事。于是他说:“那我就跟你们先核实吧,过后我再跟邱毅沟通。”

到了梁志远的办公室,他打开文件柜,把线索转递函拿了出来。线索转递函应是梁志远填,可他却对祁军说:“我肚子不好,上趟厕所,线索转递函你填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