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当祁军把柯东辉检举案件的材料送到卢存明办公室时,不承想卢存明面露冷淡:“先放这儿吧。”

祁军把材料放在卢存明办公桌上问:“这线索什么时候转出去?”

“说不上。”卢存明说,“我得跟驻所检察室的邱毅沟通,我还得跟支队长汇报;没有异议后,我才能把线索转到市局刑警支队。”

因祁军已在案件线索转递函上填上了具体的办案单位,他没想到自己填写的案件线索转递函,到卢存明这儿得更正过来,就问:“怎么把案件线索转递给刑警支队呢?”

卢存明一本正经地说:“对监管场所上来的案件线索,市局有新的规定,一律转交市局刑警支队。”

祁军很担心因办案单位对案件线索的不重视,使案件线索的查证工作半途搁浅,或不了了之,这在以前在对案件线索的查证过程中都是发生过的。他说:“转到市局刑警支队,他们说不定还得往基层办案单位转,莫不如你直接把案件线索转到案发地管辖的分局。”

祁军关照柯东辉在监管支队已是不公开的秘密,卢存明虽没想到柯东辉检举的案件线索有什么问题,但他心里清楚,祁军关注案件线索的查证,是牵扯到切身利益的。卢存明说:“你把线索收集上来,并转到我这儿,你的任务就算完成了;至于我下步怎么办,都是有程序的,你就不用多操心了。”

卢存明的一番话,犹如一盆凉水,把祁军兴奋的心,浇了个透心凉。祁军从工作的角度,套着近乎说:“那就麻烦卢科长了,若是我上来的线索把案件破了,我能够立功授奖的话,我请你吃饭。”

“谈不上麻烦,这是我分内的事情。”卢存明脸上挤出虚假笑意,“案件破了,你不用请我吃饭,我也会为你高兴的。”

“那我回所里了,关于案件线索你有什么事的话,就给我打电话。”祁军说罢,离开了卢存明的办公室。

在祁军的印象中,卢存明原是个挺不错的人。祁军没想到卢存明当上了深挖犯罪科科长,便不同于以往了。他心里骂着:“你他妈的卢存明因谢英鹏没给刘立国送钱,捡了便宜当上了科长,现在竟装上大瓣蒜了,你有什么了不起的!”

祁军拿手机跟柯东南通了话,把相关的情况告诉了柯东南。柯东南说过一会儿到监管支队,他让祁军在支队大门口等他。

20分钟后,祁军上了柯东南开着的凌志大吉普。他让柯东南把车开到偏僻处,而后把柯东辉检举案件线索的事情详细地说给了柯东南。

“听你话的意思,你们支队深挖犯罪科长卢存明,似乎对我弟弟检举的案件线索在转递查办上不那么积极。”柯东南说,“不过他也不可能把案件线索压着不给转递吧,卢存明若是从中作梗的话,那将会是什么结果?”

“若是卢存明推迟转交案件线索,或是卢存明把案件线索转交办案单位后,不催促办案单位的话,那么这些案件线索什么时间破获,或是能否完全破获,都是个未知数。”

“这个卢存明倒是个关节,必须得打通他。”柯东南问,“你能做通卢存明的工作吗?”

“我恐怕不行。”祁军像想起什么事似的说,“对了,冯万里能做通卢存明的工作,因为他俩关系很不错。”

“冯万里是谁?”柯东南显然忘了跟冯万里接触过。

“冯万里是我们一所的民警,你们两家不是还有亲戚关系吗?”祁军说,“我有一次跟你弟弟聊号时,冯万里走过来,他问代莹跟你弟弟的关系,你弟弟说代莹是他的外甥女……”

“啊,想起来了。”柯东南打断祁军的话说,“那是几个月前的事了,我参加我外甥女的婚礼时遇见的冯万里,他说他是公安局监管支队的,我就跟他聊了起来;一聊才知道,我外甥女婿是他的侄子。”

祁军犹如了结了一桩心事似的,嘘了一口气说:“就你和冯万里这关系,你找他打通卢存明的关节,应当是没问题的。”

柯东南在拎包里掏出手机:“你把冯万里的手机号告诉我。”

祁军把冯万里的手机号告诉了柯东南。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