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柯东南虽经祁军的提示,找到了打通卢存明的合适人选冯万里,但心里又不免忧虑地想:难道卢存明尽力,案件的侦破就能够顺利吗?他心里非常清楚,副市长、公安局长郑正义对以柯东辉为主犯的“10·12”的专案是很重视的,即使打通了卢存明的关节,卢存明按规定把案件线索转递给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并尽力催办的话,可刑警支队的人若是把情况反映给郑正义,再节外生枝……柯东南忽然想到了自身的优势:自己是东林市林管局的领导,林管局也有公安机关,祁军不是说案件线索有宁棱市的吗?何不想办法把案件线索转到自己的属下,宁棱林业地区公安局……

柯东南拿起手机拨通了宁棱林业地区公安局孟局长的电话,他把情况跟孟局长叙述了一遍。孟局长说只要东林市公安局监管支队能把案件线索转递给他们,无论线索牵扯到什么地方,他们都会尽力予以查清查实,并出具相关的证明材料。

跟孟局长通完话,柯东南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神情。柯东南又拨通了冯万里的手机,他自报了姓名,问冯万里忙什么呢?冯万里当然记得柯东南,他说自己今天休息,在家呢。柯东南说我有事要麻烦你,你把你家地址告诉我,我现在到你家去。冯万里便把家里的地址告诉了柯东南。

在去冯万里家的路上,柯东南买了两瓶茅台酒。

柯东南的车刚停在冯万里家住的汇丰小区门口,冯万里便热情地迎了过来,他把柯东南领进了二楼的家里。柯东南进屋放下纸兜说:“我头一次到你家来,不知该买些啥,就买了两瓶酒。”

冯万里看着茅台酒说:“来就来呗,还买这么贵重的东西干嘛!”

“是点儿心意嘛。”柯东南坐在沙发上问:“怎不见弟妹?”

冯万里端了一杯茶水放在茶几上:“她呀,住院呢。”

柯东南关切地问:“什么病?”

“她呀,没什么大病,就是血糖偏高,在医院打点滴降血糖呢。”

“上回咱俩见面时你说你家孩子是男孩吧?”柯东南问,“孩子上学了?”

“对,我家是男孩;孩子今年考的哈尔滨理工大学,念大学走了。”冯万里看了眼墙上的石英钟说,“这快5点了,晚饭在我家吃吧?”

“今天不方便,我晚间还有个挺重要的活动,咱俩改天再好好喝一杯。”

“那行,咱俩改天再聚,像你当领导的就是忙。”

“有时是身不由己呀!”柯东南说,“我今天到你这儿来,是来麻烦你的……”

冯万里插嘴说:“咱们之间谈什么麻烦,有事你就尽管说;我一个小民警也办不了什么大事,不过我能帮上忙的,一定会尽力。”

“是我弟弟柯东辉的事。”柯东南的神情显示出一种无奈说,“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弟呀,我是真不想管他;你说不管他又不是那码事,毕竟是亲兄弟,现在老人也没了,我这个当大哥的就得担当些责任来……”

冯万里附和着说:“家家都有难唱的曲儿,你的心情我理解。”

柯东南接着说:“最近我听说,我弟弟在监室里反映上来几起案件线索,如果这几起案件破了,或许能保他一条命,现在案件线索在你们支队深挖犯罪科那儿。我说啥意思呢,若是柯东辉没有案件线索,他待最高法院复核完,就拉赴刑场,那是他命运不济;可他现在有案件线索,最起码的是真是假应当认真查实。现在我顾虑的是,我怕案件线索长时间不给往办案单位转递,或是转递出去,办案单位的人不认真查……”

“我听明白你的意思了。”柯东南说的事,在冯万里眼里并不是件难事,他说,“你是想把你弟弟检举的案件线索从我们支队深挖犯罪科及时转出去,是吧?这事我给你办,我们支队深挖犯罪科科长卢存明,是我的好哥们儿。”

“这里面还有个问题,咱哥们儿之间,我对你也不隐瞒。”

“你说。”

“我弟弟是‘10·12’案件的主犯,这起案件是副市长、公安局长郑正义亲自主抓的,我怕郑正义对我弟弟检举案件线索的查证工作进行干涉;再一个就是,我弟弟检举的案件线索不在一个区域,分别涉及本市的景福区和北安区,还有宁棱市。所以我想把案件线索转递到宁棱林业地区公安局查,我们林业部门的警察,郑正义管不着,可以避开他。”

冯万里认为事情很简单,他说:“都是办案单位,况且案件线索也涉及宁棱市,转到宁棱林业地区公安局应当没问题。”

“那就好……”这时柯东南拎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柯东南接完电话说,“单位有事,我该走了。就这么个情况,你明天找卢存明唠唠,看他什么态度,若是把事情办好了,我也不能亏待人家。”

“好说,你等我电话吧。”

柯东南把手机放回拎包里时,从拎包里掏出一沓钱放在茶几上说:“弟妹有病,我就不去看她了,这是两千元钱,是我的一点儿心意。”

“你这是干什么?”冯万里拿起钱要返还给柯东南。

柯东南把着冯万里的手:“我没跟你说吗?弟妹有病,这是我的一点儿意思。”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