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我要反映的是……”谢英鹏有些紧张,他平缓了下自己的情绪说,“一所重点在押人员,也就是黑恶势力的首犯柯东辉,检举了一些案件线索……”

谢英鹏身边的邓秀才劝慰着他。

谢英鹏没有想到,他出了隋鑫峰的办公室,被欲到隋鑫峰办公室的刘立国看见了。

隋鑫峰听到关于柯东辉的事,脸上显示出了关注。

谢英鹏坐下说:“隋副局长,我是来向你反映情况的。”

时春武对谢英鹏的不满,就差在早班会上开骂了:“咱们所的个别人人品相当不好,有什么事不逐级汇报,竟跑到局领导那儿打小报告去。我警告这种人,你要想在监管支队干下去,你就得夹尾巴做人,别整天的自以为是。你在分局混不好,被分局领导踢了出来;你若在监管支队干不好,再被踢出去的话,看哪个地方还能要你……”

听到隋鑫峰在里面说:“请进。”谢英鹏推门而进。

隋鑫峰办公桌上的电话打断了他的话,他拿起了电话……

“柯东辉检举案件线索的情况我是知道的,你们深挖犯罪科科长卢存明向我汇报过,我已经指示他一定要按程序办,要慎重。不过我对你们监所对在押人员的管理情况不太了解,正如你怀疑的,柯东辉的案件线索的来源是否有问题,我都不得而知;通过你反映的情况,我真得关注柯东辉检举的案件线索情况……”

隋鑫峰接完电话后,谢英鹏从椅子上起身说:“隋副局长,我向你反映的事情已经说完了,你也挺忙的,我该走了。”

谢英鹏难以忍受地指着时春武,打断他的话:“你说谁呢?你什么意思?我怎么自以为是了……”

隋鑫峰指了下办公桌前的椅子说:“你是监管支队的小谢吧?请坐。”

时春武的话,民警们都明白,那就是不要议论和不该说监室里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和福利待遇低的事。有人的神情不免显示出了不屑。

第一节

谢英鹏想说柯东辉检举的案件线索都是通过不正当的途径得来的,是个别民警非法帮助的结果,但一考虑有些事情毕竟是自己的推测,他只得委婉地说:“柯东辉检举的案件线索,是从在押人员陈尚实那儿得来的,陈尚实是一审判处死刑的重刑犯,按规定是不应当与柯东辉同押在一个监室的,为此我对案件线索的来源很有疑问……”

时春武说:“再有就是,开现场会的时候,我们不该议论的不要议论,不该说的话,决不能说。咱们支队被评为全国公安监管信息技术应用示范单位,和被评为全省勤务模式改革试点单位是很不容易的,我们不能把荣誉败坏在自己的嘴上。支队硬性规定,谁要说了不该说的话,将给予谁纪律处分……”

“那好,有时间过来坐。”隋鑫峰跟谢英鹏握了下手说。

自己该怎样阻止不让柯东辉的虚假立功成为事实呢?谢英鹏觉得很无奈,他为此找过祁军,找过时春武,寄希望不要发生柯东辉虚假立功的事情。可事与愿违,给柯东辉运作虚假立功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自己推心置腹的话,对祁军和时春武不仅没有起到作用,而且还引起了他们的反感。在柯东辉的虚假立功没有运作成功之前,谁又能够阻止事态向前发展呢?深挖犯罪科科长卢存明?不行,他对自己有很大成见。分管深挖犯罪工作的政委郭铮?他不见得能听进自己说的话。支队长刘立国,自己在他眼里是很不得意的一个人,他更不会相信自己。分管监管支队的副局长隋鑫峰呢?对,我何不去找他!

刘立国是向隋鑫峰汇报两天后省厅监管总队要在监管支队召开现场交流会情况的。隋鑫峰听过刘立国汇报后提起柯东辉检举案件线索的事,他说有人对柯东辉检举的案件线索的来源有疑问,你回去一定要核实清楚柯东辉检举案件线索的来源,不要出现差错。刘立国点头应付着一定按你说的办。

时春武接过邓秀才的话说:“即使换汤不换药,在开现场会的当天也要把场面圆下来,别再与会人员问在押人员,你们这儿有没有挑头的?在押人员再傻了吧唧地说有,那就麻烦了。”

其实在谢英鹏没向隋鑫峰反映情况前,隋鑫峰已经知道柯东辉检举案件线索一事。卢存明答应冯万里的要求,欲把案件线索转递到宁棱林业地区公安局后,他便向刘立国汇报了柯东辉检举案件线索的情况,刘立国说柯东辉是重点在押人员,虽说他在押一所以来,局领导过问的少,但他有什么动向,还是向局领导请示一下。于是,卢存明给隋鑫峰打电话简单地反映了柯东辉检举案件线索的事。隋鑫峰也没详细问,他只是指示卢存明要按程序办,要慎重。隋鑫峰的指示,卢存明当然没放在心上。

刘立国认定对柯东辉案件线索的来源有疑问的就是谢英鹏,他心里萌生出对谢英鹏的愤怒。以刘立国的人品,他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驾车从公安局回监管支队的路上,嘴里骂着谢英鹏:“你他妈的谢英鹏没当上深挖犯罪科科长,说明你不谙事理;没想到你为此还在背后整事,上次的举报信我就怀疑出自你手,今天你又借柯东辉检举案件线索的事整事,我回去一定想办法收拾你!”

时春武最后的话,给了谢英鹏很大的刺激,他屈辱、憋屈、愤懑,却又感到无奈。

一天下夜班,谢英鹏坐通勤车到了市公安局,直奔局机关四楼隋鑫峰的办公室。

时春武最后说:“根据支队安排,从今天起,谢英鹏暂时脱离主管民警的岗位,到支队大门口的门卫室看大门。”

时春武见谢英鹏不再说什么,便转个话题说:“省厅监管总队组织的全省监管场所现场交流会即将在咱们支队举行;根据上级打击牢头狱霸的规定,监室里的在押人员禁止有挑头的,也就是取消值班员;民警要对在押人员面对面地管理,各监室每天选出在押人员任值日员,值日员负责打饭、内务管理等……”

时春武歪着头看着谢英鹏冷笑着,没有回话。

谢英鹏已从梁志远那儿得知柯东辉检举陈尚实漏罪的事,事实已经证明他当初的推测是对的。让谢英鹏更为焦虑的是,支队和所领导的麻木及个别人在柯东辉家人的拉拢腐蚀下,使柯东辉检举的案件线索的程序运作似乎一帆风顺。谢英鹏清楚,一个黑恶势力的首犯,在公安监管场所民警提供的非法帮助下形成的虚假立功,法院不会轻易认定的。若是纪检部门和检察机关对柯东辉立功材料进行真假调查的话,那些非法帮助柯东辉的人,将难逃其咎……若是柯东辉的虚假立功被法院认定的话,那就是一个已判死刑的恶人将逃脱法律的严惩,那就是对法律的亵渎和对被柯东辉所伤害的人最大的不公!再则柯东辉倘若有活口的话,以他的个性,即使他被关在监狱里,对别人的生命安全也是个威胁,他极有可能对整治他的警察和相关的证人打击报复。

谢英鹏见隋鑫峰办公室的门虚掩着,他敲了两下门。

谢英鹏没想到自己到隋鑫峰那儿反映情况,会在支队引起变了味般的轩然大波,他早上一上班,就有人问他:“听说你到局领导那儿打小报告去了,说卢存明不懂业务,柯东辉检举的案件线索查不明白。”还有人明着开导,实则嘲讽他说:“不就是柯东辉上次在人大代表跟前告你一状吗?也不至于他上个案件线索,你就到局领导那搅和事去呀,你谢英鹏不是挺开明的一个人吗?怎么这事还想不开呢?”

晚间下班后,谢英鹏下了通勤车心事重重地往家走时,忽然发现一辆疾驰的轿车向自己撞来,他急忙往道边奔跑躲闪,但还是被撞倒在地……

梁志远接着时春武的话说:“各监室主管民警,一定要把事情安排好了,不能出现闪失。”

隋鑫峰平和地说:“你有什么情况反映?说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