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谢英鹏向隋鑫峰反映对柯东辉检举案件线索的来源有疑问的事,刘立国跟卢存明说过。卢存明虽跟谢英鹏不对付,可卢存明知道,谢英鹏向领导反映情况,不会是无的放矢;至于刘立国没把谢英鹏反映的情况当回事,一方面是出于对谢英鹏反感,另一方面是对自己提拔的人的信任,并没有考虑其他因素。

通过祁军对柯东辉检举的案件线索的上心,以及柯东辉的家人通过各种关系找相关的人,以期能把柯东辉检举案件线索转递到指定的办案单位,这其中固有柯东辉的家人让柯东辉检举的案件线索能及时侦破的愿望,好用于柯东辉死刑的改判。但卢存明似乎感觉到,柯东辉检举的案件线索存在问题;至于存在什么问题,卢存明并不清楚,他想,若把事情深究清楚,问题就有可能暴露出来……

卢存明看着办公桌上柯东辉检举的线索材料正疑虑中,办公桌上的外线电话响起,他接起了电话,电话是冯万里打来的,他晚间要在林管局招待所请卢存明吃饭。卢存明猜测冯万里找自己吃饭,或许是因柯东辉的事,他虽然有为柯东辉办事揩油的心理,但他却不愿过于暴露地参与其中,他推托说晚间家里有事,就不过去了。冯万里有些不愿意地说啥意思呀卢哥,你老弟找你吃饭你都不来;晚间的饭局没有外人,就你我两人。听冯万里这么说,卢存明说那好吧,我过去。

卢存明下班坐通勤车到了林管局招待所。冯万里在餐厅门口迎他。

正如卢存明所猜测的那样,冯万里找他吃饭就是因为柯东辉的事,白天柯东南给冯万里打电话,问柯东辉检举的案件线索,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转递到宁棱林业地区公安局,是不是卢存明等人情呢?若不晚间找他吃顿饭唠唠,给他打点些。冯万里说这段时间监管支队召开全省公安监管场所现场交流会,卢存明这段时间挺忙的;晚间找他吃饭倒可以,但有柯东辉的家人在,他不一定来。柯东南说,那你就找他吧,把事跟他唠唠,让他尽快把案件线索转递出去;吃饭的地点就在林管局林业招待所吧,那儿的经理叫晓玉,她会安排好一切的。就这样,冯万里把卢存明约到了林管局招待所。

冯万里把卢存明带到了一个单间,他告诉服务员上菜。

也就十多分钟,服务员陆续把包括红烧甲鱼和葱烧海参等四菜一汤端了上来,并拿来一瓶五粮液酒和两盒软包中华烟。

“挺丰盛呀。”卢存明笑着说,“看样子你跟我有要事相商。”

冯万里给卢存明斟着酒说:“有啥要事,就是工作上的事。”

“你说是我工作上的事吗?”卢存明问完,端起酒杯说,“还是先谢谢你请我吃这么好的酒席吧。”

冯万里和卢存明喝了一口酒说:“转递案件线索不是你工作上的事吗?柯东辉那事,你抓紧办。”

“最近忙活开现场交流会的事了,别的工作也就暂停了。”卢存明说,“再则柯东辉案件线索的事,隋副局长指示要慎重办理。”

“还怎么慎重啊?案件线索是按程序报到你这儿的,在没报上来前,所里的人找你又对案件线索核实了一遍;而且驻所检察室的邱毅也知道此事,那你该转递就转递呗。”

“事是这么个事,不过……”

没等卢存明说完,冯万里跟卢存明碰了下酒杯,打断他的话说:“这杯酒咱俩干了。”

卢存明刚想推辞说干不了,却见冯万里杯中的酒见底了,他只好把杯中的酒喝了下去。

冯万里似乎把事情了解得挺透,他夹了口菜吃着,接着刚才打断的卢存明的话说:“不过什么呀?即使你把柯东辉检举的案件线索转递出去,案件线索破了,支队也得找驻所检察室的人开联席会议以确定柯东辉是否构成立功表现,确定下来后,才有可能往法院报立功材料。所以案件线索在你这儿,只是个过场。说句不好听的话,柯东辉检举的案件线索,无论是真是假,你转递出去就可以了,发生什么事,跟你是没有关系的。”

卢存明听了冯万里的话,觉得不是没道理,他打着哈哈说:“咱俩就是喝酒,不唠别的事可以吧?”

“好,就是喝酒。”冯万里拿起酒瓶,又给卢存明和自己斟着酒……

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晓玉端着啤酒杯走进单间说:“欢迎二位到我这儿就餐,我敬二位一杯。”

冯万里给卢存明介绍说:“这是招待所的经理晓玉,也是咱们东林市林管局副局长柯东南手下的员工,柯东南是柯东辉的哥哥。”他又给晓玉介绍了卢存明。

卢存明醉眼蒙眬地看着风姿绰约的晓玉说:“今天遇见晓玉是我的荣幸,来,干。”接着他把酒杯伸出,三个酒杯叮当作响地碰在了一起。

冯万里喝了一大口酒后说了句:“我得出去方便一下。”就出了单间。

晓玉从衣兜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卢存明说:“我们柯副局长的弟弟柯东辉在你们看守所里,没少麻烦卢科长,这是我代柯副局长表示的一点儿意思……”

卢存明当然知道信封里装的钱,他把信封推给晓玉说:“你的心意我领了,但这钱我不能要。”

晓玉拿着信封正尴尬时,冯万里返回了单间。

晓玉对冯万里说:“我寻思代柯副局长给卢科长表示点儿意思,卢科长还不要。”

冯万里说:“现在不要就不要吧。”

晓玉说:“那你俩慢慢喝吧。”她说罢出了单间。

冯万里拍了下卢存明的肩膀说:“你今天没要柯东辉家人的表示,那就等到柯东辉的事办完后,待他家人一块儿表示吧。”

“咱哥们儿啥也不用说,不就是案件线索转递的事吗,我给你办就是了。”卢存明觉得有些喝多了,他用手捋了下头发,“喝差不多了,咱俩走吧。”

冯万里说:“我送你回家。”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