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其实祁军是担心陈尚实的情绪不稳,在柯东辉的重大立功表现还没有落实前,陈尚实无疑就是个隐患,自己应在柯东辉的重大立功表现落实后,再脱离自己现在主管的监室。祁军基于这个想法,他商量说:“你看这样行不行,待过半个月、一个月的,宁棱林业地区公安局把柯东辉检举的案件线索破获后,我就不再管理柯东辉了。”

祁军临出门时说:“你放心吧,我会安排好一切的。”

时春武在给自己点烟时说:“我想调整下你的工作。”

祁军愣怔了下,继而问:“啥意思呀?怎么想起调整我工作了?”

“现在我暂时脱离不开我主管的监室。”祁军当然意识到时春武跟他谈起调整工作的事必有缘故,他说:“时所长,咱哥们儿没啥说的,怎么个情况你就跟我直说吧。”

市委组织部对监管支队领导班子成员进行的考核,在刘立国和郭铮的事先舞弊下,两人勉强达到考核标准。

“咱哥们儿你不用解释,我也知道你的难处。”

虽然时春武把话说得很明白,但祁军仍旧说:“反正主管民警的调整也调整完了,能不能这次就不调整我了。”

“那好吧,我再给你一段时间。”时春武面露无奈地说,“我给你调整工作也是没办法。”

祁军也把半天没抽,而灭了的半支烟扔在烟灰缸里说:“柯东辉的家人和朋友对咱哥俩可不薄,柯东辉提供的案件线索在没有破获前,我是放心不下的。”

时春武和盘托出地说:“因你第二次接替谢英鹏主管柯东辉以来,已经管两年多了,在这期间多次调整监室主管民警,都没有调整你,个别人有想法,这你也是知道的。我曾跟有想法的人说过,柯东辉的死刑复核也快下来了,就让祁军一直管到他拉出去毙了得了。可最高法院对柯东辉的死刑判决复核两年多了也没音,所以说我再用原来的一套说辞对你开脱的话,显然太牵强了。最近主管民警又进行了调整,新任分管狱政的副支队长季洪波跟我提起过要调整你,我没有理他;我估计季副支队长把你没调整的事跟刘支队说了,刘支队也跟我说不能再让你当柯东辉的主管民警了。”

“这段时间监室里千万不要有什么事。另外你告诉柯东辉,对别的管教要尊重些,别除你以外,就不听别人管束了。”

第一节

时春武对调整祁军有些犯难,他把祁军叫到办公室,挨着祁军坐在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一盒云烟,掏出两支递给祁军一支,并拿打火机先替祁军点燃。

为了便于在一所羁押的“10·12”涉黑案件团伙成员的管理,在梁志远的建议下,时春武同意除柯东辉以外的11名团伙成员所在监室的主管民警再次进行调整。由于这次调整又没有动祁军,加之祁军这段时间为柯东辉弄案件线索的事,跟柯东辉越发亲近,与此同时在对柯东辉的管理上也越发失控;柯东辉在监室里我行我素,已成为典型的牢头狱霸,并且不理会其他民警的管束。时春武过于偏袒祁军的做法,引起了民警们的普遍不满,甚至刘立国也曾提示过他不能让祁军长久地管理柯东辉,时春武为此意识到,若不对祁军进行调整的话,将成为众矢之的。

“不行。”时春武说,“我要不调整你,对你对我都没什么好处。再则你运作柯东辉案件线索的事也已经运作得差不多了,就是给你调整了,你也不欠柯东辉家人的。过后你跟柯东辉的哥哥解释一下,我想他是能理解的。”

时春武把烟蒂捻灭在茶几上的烟灰缸里,他一时没言语,显然在考虑着祁军的话。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