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季洪波自从调到监管支队任副支队长以来,心情一直很郁闷,原因在于与支队领导班子其他三人的隔阂。刘立国是认识问题肤浅,且为了个人的利益而拉帮结派搞小团体的人。郭铮之所以能当上政委,是刘立国一手运作的结果,因而他在刘立国跟前唯命是从。而另一副支队长辛顺义,据说是花五万元钱在刘立国手里买的这一职位。为此,一个政委和一个副支队长就紧密地团结在了支队长刘立国的周围,而唯有季洪波虽是支队领导班子的人,却被排斥在这三人之外。季洪波分管狱政工作,可谓是重任在身。可因他是外人,说起话来就明显地欠缺力度,特别是在一所所长时春武面前,他的话更是不好使;为了调整主管民警祁军,他跟时春武说过两次,后来又把情况反映给刘立国,祁军才过了两个月后脱离了管理柯东辉的主管民警位置,调往公安医院值班。季洪波明白,监管支队的狱政安全是存有很大隐患的,他的工作若长久地处于被动的局面,那无疑是处于火山口的位置而又难有作为。

季洪波之所以调任监管支队任副支队长和对柯东辉如此的关注,这里面有不为外人所知的原因。“10·12”涉黑案件团伙被成功地打掉,与季洪波是有直接关系的。柯东辉的户籍所在地在前进派出所管内,季洪波当管片民警时,柯东辉还是小混混,柯东辉若是招惹是非,干违法犯罪的事,季洪波绝不迁就,他对柯东辉打击处理多次。当柯东辉几进几出看守所后,前进派出所管内已不是他施展能力的地方了,他开始干自己认为的大事业,他以涉赌起家,很快有了自己的企业,并攀附上了一些官场的人物,因而在社会上也有了名声。虽已升任前进派出所所长的季洪波,却已不能像对付小混混那样对付柯东辉了,柯东辉的违法犯罪行为,他这个小派出所所长是难以处理的。季洪波是个面对罪恶而不甘妥协的人,他开始收集柯东辉的罪证,当他收集多年的柯东辉的罪证材料有两尺厚时,郑正义调往东林市任副市长、公安局长;当郑正义看到季洪波把厚厚的柯东辉罪证材料摆在自己的办公桌面上,他感到很震惊!加之有人举报,在东林市蔬菜批发市场,有人以承包市场空地为名,向经营者强行收取高额停车费,打骂并且持刀伤害合法经营者。经调查,背后黑手竟是柯东辉……于是,郑正义从外市县调来警力,成立“10·12”专案组,又经过两年多的缜密侦查,柯东辉的涉黑团伙土崩瓦解;充当柯东辉团伙保护伞的一些官员和警察也受到了查办。由此季洪波得到了郑正义的赏识,被调到监管支队任副支队长。

季洪波愁眉紧锁地坐在椅子上,一支接一支地抽着烟,直到他剧烈得咳嗽起来,才把手中的大半截烟捻灭在烟灰缸里。

第一节

更让季洪波蹊跷和吃惊的是,“10·12”涉黑案件团伙已判死刑的主犯柯东辉,竟能获得诸多的破案线索,而且案件一帆风顺地予以破获。柯东辉检举的案件线索里面有疑点,可驻所检察室的人会同相关部门对案件线索的来源也进行了核实。难道核实得不认真?别人或许敷衍?可作为执法监督的驻所检察室的人是不能敷衍的。在召开第一次联席会议决定对柯东辉线索的来源再进行核实时,季洪波曾想参与核实,可一考虑分管深挖犯罪工作的领导是政委郭铮,若自己参与核实显然是不合适的,所以他没有参与。

处于困惑、焦虑中的季洪波,忽然想到了谢英鹏,他意识到谢英鹏或许能给自己释疑解惑。他拿起办公桌上的通讯录,找出谢英鹏的手机号码,给谢英鹏打了电话,可电话里却传出了“您拨的电话已关机”的提示音。没有拨通谢英鹏手机的季洪波,接着又用内线电话拨通了一所,他从一所邓秀才的嘴中得知谢英鹏家住海浪小区,具体门牌号不清楚。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