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陈尚实的漏罪侦结后,二审的起诉书接着就下来了,陈尚实在起诉书上只看到了追加的多起漏罪,却没看到自己因协助公安机关抓获两名同案而期盼的有立功表现的说明。在开庭的时候,他提出自己有交代漏罪,协助公安机关抓获两名同案的立功表现。法官说你的漏罪都被柯东辉检举了,况且公安机关已出具了柯东辉的立功材料,而你是没有任何立功表现的。

法官的话,让陈尚实愣怔了一下,而后就面露沮丧地没了下文。其实这种结果陈尚实是有预感的,他把漏罪犹豫间说给柯东辉,柯东辉开导他说漏罪可以两人一起用时,他虽然面上相信了柯东辉的话,可他心里却说:“一个人的漏罪哪有两个人一起用的。”他的这种自欺欺人的感觉,更多的是一种无奈,因为他尝试过,他要把漏罪反映给祁军,可祁军却没有理会他;所以他要说出漏罪的话,只能说给柯东辉,要不就保持沉默。然而,在此前已透漏出自己有漏罪的陈尚实,已经由不得他沉默了。陈尚实对自己交代漏罪的结果虽有预感,可他面对现实,仍旧有种被蒙蔽和被欺骗的感觉;他的心里除沮丧外,更萌生出强烈的不满。

开完庭,陈尚实回到看守所里,已过了吃晚饭的时间,同监室的在押人员跟他说碗架柜上有柯东辉给他订的饭菜。陈尚实说自己吃发糕,并告诉同监室的在押人员,往后不要柯东辉给自己订的饭菜。

陈尚实蹲在碗架柜边吃了一块发糕,喝了半塑料碗菜汤,他到水池处刷碗时,听到送衣物的“劳动号”喊:“陈尚实,你的衣服和被褥。”

陈尚实纳闷地寻思,自从父母离异后,自己离家已有两三年了,因自己认定没有人能够关心自己,这几年间始终没有跟家人和亲属联系过,谁能来给自己送衣物和买被褥呢?

陈尚实到了小窗口前,从“劳动号”手里接过了衣服和被褥,他在家属送财物凭据上看到了母亲的名字,他的心紧缩一下,手有些发抖地歪歪斜斜地签下自己的名字。在他把手伸进衣兜里时,发现了一张纸条;他意识到这张纸是母亲写给自己的信,他唯恐别人发现后被没收,把纸紧攥在手里。

陈尚实趁半夜大多数人熟睡之际,展开了那张纸条,他见纸条上写着:尚实,自从你离开家后,妈妈天天找你,就怕你出什么事;你到底出了事,被关进了看守所。妈妈天天盼着你早点儿回家,怎么也没想到你会走上犯罪的道路。前几天我听到你的信儿后,心都碎了,我哭着到处借钱,可你想想谁能借给我呢?我借遍了我认识的人,只借来三百元钱,我给你买了套行李,还给你在小卖店存了五十元钱,留着你买生活用品……

母亲的信唤起了陈尚实久违的感情,他眼睛不由得一热,泪水溢出了眼眶……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