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陈尚实情绪不稳的消息被柯东辉得知后,他焦虑起来,虽说自己的立功表现予以确定,并按照相关的程序呈报到了最高法院,但他不想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现什么岔头,他为此想急切地见到祁军。

祁军虽调往公安医院值班,但他每两天就要回单位一趟开早班会;他回单位吃完饭办的第一件事是先到10监室小窗口处,让别的在押人员转交自己给柯东辉买的报纸,有时报纸里夹着柯东辉的家人写给他的纸条。这天早上他一如往常地走到10监室小窗口前,他还没把报纸递进小窗口,被定位在板铺上的柯东辉高声地说:“祁管教,你提我出去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祁军打开监室门和柯东辉的定位锁,把他提了出来。

柯东辉搬了把椅子过来坐下,拿起祁军放在聊号桌上的烟和打火机,点燃一支烟说:“陈尚实前天开完庭情绪不稳,我给他订的饭菜他都没吃;还让人传过来话,让我别再给他订什么东西了。”

担心的事情出现了端倪,祁军忐忑不安地也点燃了一支烟,站在窗台前沉默了会儿,说:“陈尚实肯定是他开庭时得知他的立功没被确认,从而情绪不稳。他如果当初不串走的话,跟你一个监室,你还能安抚他……”

柯东辉插嘴说:“陈尚实虽不能再串过来跟我一个监室,但能不能把他串到8监室,曾伟可以安抚他。”

“这倒不是不可以。”祁军说,“开完早班会我跟时所长商量下。”

“现在可是关键的时候,给陈尚实串监室的事必须办妥。”

“你放心吧。”说话间祁军打开了监室门。

柯东辉把烟蒂捻灭在烟灰缸里,拿起祁军放在聊号桌上的报纸,哈腰进了监室。

早班会散了后,祁军在会议室里跟时春武提出给陈尚实串监室的事。时春武说我没什么意见,不过陈尚实在18监室驻所检察室的邱毅是知道的,要给他串监室得有个理由,最好让主管18监室的邓秀才提出来。祁军说那我找邓秀才商量去。时春武说你这么直接找邓秀才给陈尚实串监室,会让邓秀才感觉这其中明显有事,我们应当考虑一个别的途径。

两人正在商议间,邓秀才拿着戒具审批表走进了会议室。他说:“今天早上开饭的时候,陈尚实嫌别人递给他的发糕块小,把发糕撇在了别人的脸上,险些跟别人打起来。我请示给他加戴戒具长久定位,从他的案情看,一审被判处死刑,二审肯定也改判不了,对他长久定位也是应当的。”

时春武明知故问:“陈尚实原先还挺稳当的,怎么开完庭就情绪不稳了?”

邓秀才说:“没有改判的希望,他情绪能稳吗?我找他聊号,他还什么也不说。”

时春武借机说:“要不给他串个监室吧。”

邓秀才笑着说:“那好啊,给他串监室给我减轻负担了。”

“串哪个监室呢……”时春武佯装考虑下说,“把陈尚实串到8监室吧,你直接串过去就行了。”

邓秀才拿着的戒具审批表也不让时春武签字了,转身出了会议室。

祁军和时春武看着邓秀才的背影,会意地笑了笑。

时春武忽然想起了什么,说:“对了,办公室通知我,让你下个星期一到市警校参加实战轮训班;轮训为期一个月;封闭式学习、训练。”

“能不能让我过段时间轮训?”祁军明显有些心烦意乱,“这个时候好像有点儿不太合适。”

“这是市局政治部定的名单,想改不太容易。”时春武知道祁军牵挂着柯东辉的事,他说:“你去吧,单位这边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有什么事的话,我会给你打电话。”

祁军无奈地说:“那只有这样了。”

祁军临离开单位时,又到了8监室的小窗口前,告诉曾伟一定要安抚好陈尚实。曾伟说陈尚实最听我的,祁管教你就放心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