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节

自从栾宇不干提审员,接替祁军主管的监室后,对柯东辉没有客气,除了每天规定的半个小时放风时间让柯东辉到放风场外,其余时间很少给他打开定位锁。在聊号时,栾宇也取消了柯东辉坐椅子的资格,至多给他个小塑料凳坐。柯东辉想用打点来使栾宇关照自己,一次他试探性地对栾宇说我给你个手机号,你给我朋友打个电话,让我朋友给你几条烟抽。栾宇冷笑下说不用。

栾宇对柯东辉的正常管理,柯东辉虽然认为是遭罪,但他还挺消停,看不出有抵触情绪,也没发生对抗的举动。柯东辉之所以消停,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处于关键时期,自己不能招摇地惹人注目,以免自己立功保命的事再出现什么闪失。为此时春武和祁军也曾嘱咐过他。

这天栾宇把柯东辉提出来聊号,柯东辉的眼神不由自主地往8监室瞟了几次。

栾宇问:“你老往8监室看什么?”

“我寻思……我寻思管他们借本书看。”柯东辉编着谎话说。其实柯东辉往8监室看,是想得知陈尚实的情况,他不知陈尚实串到8监室后情绪怎么样。

柯东辉在走廊里说的话,被曾伟听见了,他找了本《知音》杂志,拿油笔在其中一页写上了“你放心吧”几个字,而后他在小窗口喊:“报告栾管教。”

栾宇到了8监室的小窗口问:“曾伟,你有什么事?”

曾伟晃动着手里的杂志说:“我刚才听说柯东辉要借书看,我把这本杂志借给他。”

“你耳朵倒挺尖。”栾宇打开小窗口的铁窗,把杂志拿了出来。

栾宇翻动了几页杂志检查了下,没发现什么,就递给柯东辉说:“曾伟借你的杂志,你拿回去看吧。”

“谢谢栾管教。”柯东辉接过了杂志。

栾宇给柯东辉送回监室后,柯东辉坐在板铺上急切地翻看着《知音》杂志,当他看到了曾伟写的“你放心吧”字迹时,他深嘘了一口气。

几天来觉得自己上火而咽部疼痛的柯东辉,晚间吃饭时,忽觉得咽部不疼了,他吃完平时饭量的一个馒头后,又吃了两个馒头。饭后的柯东辉,站在板铺上拍着肚子自语:“心情好,吃嘛嘛香!”

同监室的在押人员看着平常阴沉着脸的柯东辉忽然有了笑容,有些莫名其妙。

暂且没有了后顾之忧的柯东辉晚间睡觉的时候望着监室天棚上的日光灯,不由得又畅想着自己死刑判决改判后的情景:只要自己能把命保下来,虽是死刑缓期执行,但到监狱后,舍得大把地花钱仍可以滋润地生存,家人也可以随时见。到监狱两年后,自己的死刑缓期执行的判决,又可以改判为无期徒刑,到那时就更有盼头了……

心中始终怀有仇恨的柯东辉,当然惦记打击和整治过自己的人,他心里想:出去后第一口要出的恶气就是要报复郑正义,若没有身为副市长、公安局长的郑正义的打黑除恶,自己也不能遭受如此大难;我若报复不了他本人,也要对他家人下手,让他终身生活在痛苦之中。再一个就是谢英鹏,自己不仅让他在看守所里整治得够呛,听说他还找到了公安局的领导,对自己获得的案件线索提出质疑,对这样一个往死里整自己的人,绝不能放过他,自己在监狱里就可以指使别人对付他。还有当初收集自己黑材料的季洪波……

思绪纷繁的柯东辉,几乎一夜没睡,他在白天别人码铺时躺了下来,他刚睡着,就被嘈杂声吵醒,他睁开眼睛见栾宇领着两名陌生的男子走进了监室,栾宇打开他的定位锁说:“你把东西收拾收拾,转监。”

“转监?”柯东辉蒙了。

柯东辉没缓过神来,就被另两人驾着走出了监室。

柯东辉出了监室,见陈尚实和曾伟也相继被人从8监室里提了出来,柯东辉猛然意识到情况不妙,他开口刚要跟曾伟说什么,一个黑色的头套套在了他的头上,他的眼前一片漆黑。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