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冯万里又把柯东辉等人被押解走的情况,告诉了在北京满是兴奋且充满希望地给柯东辉办事的柯东南。柯东南得知信儿,心里也不免七上八下的;他给接受他大把钱财,并说给他找最高法院人办事的柯东辉的辩护律师朱律师打了电话,问是怎么回事。朱律师在电话里沉吟了一下说,应当就是走个核实案件线索真伪的程序,不会有什么问题。柯东南听了朱律师的话,心虽放宽了点儿,但他仍是往东林市打了多个电话探听情况。

修洋刚跟柯东南通完话,又接到了祁军用寝室电话给他打来的电话,祁军由于极度的恐慌,说话的声音都变了,他磕磕巴巴地告诉修洋柯东辉被带走了,假立功的事弄不好要露;他让修洋转告柯东南不要给他打电话。修洋说我们心里有数,关键在于你。祁军只得硬挺着说这关系到砸我饭碗的事,我这边你们就放心吧。

这天正在上课的祁军听到走廊里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时,他心里不由得紧缩了下。上课的老师说谁叫祁军可以出去会客。祁军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出了教室。走廊里一个老师对他说门卫室有人找。

听说门卫室有人找自己,祁军的心放松了些,他想检察院的人若是找自己是不会在门卫室等的。

祁军到了门卫室,一看找自己的是妻子王晓燕,祁军一脸诧异:“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看你来了。”王晓燕说,“我最近在一家酒店找了份工作,酒店今天到警校这边来采购蔬菜,我就顺便搭车来看看你。”

祁军这才注意到警校门口停了辆写有昆仑酒店字样的面包车,而且他还发现王晓燕穿戴要比平常光鲜不少,他问:“你上班了孩子怎么办?”

“孩子在咱家附近的托儿所,孩子奶奶身体恢复挺好的,她每天接送孩子。”

“你在酒店干什么工作?”

“我学过财会,我只能干财会方面的活了。”

王晓燕虽然美貌,可多年的夫妻生活,使祁军平时对王晓燕感觉是平淡的;而此时,祁军心里忽地涌起对王晓燕从没有过的怜爱,他似乎有很多话要对王晓燕说,他说:“你跟我到寝室吧。”

王晓燕本想跟祁军说几句话,把自己手里装熟食的塑料袋留下就走,她没料到祁军让她到寝室,只得出门跟面包车里的人说了再等一会儿,而后跟祁军向寝室走去。

待祁军和王晓燕走进寝室,祁军猛地把王晓燕搂在怀里。

在王晓燕的记忆中,自己跟祁军在婚后的生活中,祁军不仅这一次因学习小别,可他却从没有表现过今天这么热情,王晓燕贴在祁军的耳边亲昵地问:“怎么,想我了?”

祁军没作声。

王晓燕又问:“怎么不说话?难道我找工作你不愿意吗?咱俩指你一个人的收入是不行的,况且还刚买了房子,欠了不少钱。”

祁军仍然沉默。王晓燕觉得祁军反常,她推开祁军问:“你怎么不说话?”

祁军神情悲戚,双眼含泪地说:“晓燕,我对不起你,我没能给你带来幸福!”

王晓燕关切地问:“你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发生什么事。”祁军虽这么说,可他眼中的泪水已溢出了眼眶,他背过身去,抬手擦拭着泪水。

祁军的状态已明白无误地告诉王晓燕,在祁军的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

王晓燕的双手在祁军的后背上摩挲着,轻缓地说:“祁军,你我生活多年,虽然生活贫困,但我感觉你还是有责任感的男人;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应当有所担当,担当所面临的一切,哪怕是灾难。我是你的妻子,也是你最亲近的人,若发生什么事,你得跟我说实话。”

祁军已无法承受内心的煎熬,再则他认为,自己在被检察机关带走之前应给家人作个交代。他对王晓燕说:“我很可能因徇私枉法被检察机关带走。在两年前,我开始管理一个叫柯东辉的在押人员,柯东辉是被判处死刑的黑恶势力的主犯,我关照他时,得到过他一些好处;后来我为了获得更多的钱财,就开始运作给他保命的事,咱家买房子其中的20万元钱,就是为柯东辉办事得到的。没想到的是,现在检察机关再次对柯东辉检举案件线索的来源进行复核,这次复核阵势很大,已把柯东辉等人异地羁押。我心里清楚,柯东辉虚假立功很快就会水落石出,检察机关找我是迟早的事。”

王晓燕没料到祁军会闯出这么大的祸,她听完祁军的话,无力地瘫坐在身后的床上,继而双手掩面,嘤嘤地哭泣起来。

祁军说完实情,情绪倒显得稳定了些,他望着窗外说:“我若是被检察机关带走,你要带好孩子,照顾好我妈……”

窗外的情景使祁军停下话来,他见警校的大门洞开,从外边开进来一辆写有“检察”字样的警车。祁军明显感觉警车就是冲自己来的……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