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罪恶

隐形罪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刚起床的时春武接到了修洋发来的手机短信:我在你家小区大门口对面等你。

时春武觉得应当跟修洋见上一面,特别是祁军被抓,修洋或许还不知道,告诉修洋一些注意的事情,对自己也是有益的。于是,时春武在卫生间匆忙地洗漱完后,走出了家门。

时春武家所住小区大门的对面,是个街面公园,他出了小区,见修洋在公园边上徘徊。

时春武走近修洋说:“咱俩到里面说话。”

修洋点了下头,跟着时春武进了公园中间地带,坐在一把长椅上。

修洋带着埋怨说:“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

“别提了。”时春武说,“最近单位跟开锅似的,检察院的人在我们一所进进出出,我没法接你的电话。”

“祁军怎么样了?这几天他手机不仅关机,往警校的寝室打,警校的人说他不在。”

“祁军被检察院的人带走了。”

“啊!”修洋吃惊地叫了一声,有些不相信地问,“祁军真被检察院的人带走了?”

时春武黯然地说:“这事我能撒谎吗?”

修洋不由地说:“怪不得柯东南让我外出躲躲。”

时春武很想知道柯东南那边的情况,他问:“柯东南什么时候说的让你外出躲躲。”

“昨天他在北京打电话告诉我的。”

“柯东南给柯东辉把事办砸了吧?”时春武带着埋怨说,“柯东南不是说过,只要柯东辉的立功回执得以确认后报到最高法院,就可以完事大吉吗?可现在呢,为了再次查证柯东辉立功的真伪,检察机关已成立了专案组进行调查,祁军被抓,已说明现在情形非常不妙……”

“你不知道怎么回事。”修洋说,“经柯东南的了解,最高法院要求再次核实柯东辉检举案件的真伪,只是个程序上的事。没想到的是,与此同时,副市长郑正义接到了你们支队季洪波副支队长的情况反映,说监管支队狱政管理混乱,柯东辉的立功表现极可能是虚假的。基于此,郑正义指派宁棱市检察院成立专案组,对柯东辉立功表现是否虚假予以彻查。”

“原来是这样!”时春武愕然。

“你说我是否听从柯东南的话,外出躲躲?”修洋跟时春武商量着。

时春武觉得自己不宜给修洋出什么主意,免得日后对自己不利,他没言语。

修洋也沉默了起来,他考虑很多,自己之所以给柯东辉办事,主要是自己仰仗柯东南,若是自己听从了柯东南的话而外出躲藏,那么自己蒸蒸日上的企业很可能就此垮掉。日后再仰仗柯东南也是不可能的了,柯东辉虚假立功一事,肯定是牵扯到柯东南的,他林管局副局长的位置是保不住的。若不然的话,他不会躲的,也更不会让自己躲。想到这儿,修洋说:“我想外出躲躲,可我的企业离不开我呀!”他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自我安慰说:“我觉得我没多大事,我至多是帮朋友的忙……”

修洋不躲藏,那就意味着面临检察机关的传唤。修洋被传唤后该说些什么,不该说些什么,时春武认为有必要提示他。他打断修洋的话说:“修洋,咱们接触也两年了,我觉得你是非常不错的人,对朋友仗义、热心。你我现在被动的处境,包括祁军被抓,都是为柯东辉保命而招惹的麻烦。其实柯东辉立功的真假,祁军是最清楚的,而你我是不知道的。现在事情弄到这个地步是你我都不愿看到的,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但有一点,我若牵扯到这件事情当中,那我的情况跟你是一样的,就是帮朋友的忙。既然都是帮朋友的忙,就不能相互牵连,我到什么时候都不会说起你,若是说起,至多说我跟你只是认识而已,没有什么往来。”

“我知道你的意思。”修洋说,“你放心吧,我也知道该怎么做。”

时春武看了眼手表:“我该上班了,有事咱俩再联系。”

“那好,再联系。”修洋说着,先走出了公园。

时春武望着修洋的背影,觉得这次跟修洋见面是及时和必要的,自己为柯东辉所做的事,及从中获得的好处,目前只有祁军和修洋知道,如果修洋不说出自己,那么自己就安全一大半。至于祁军,他应当不会出卖自己。

时春武有些舒缓的心,到单位又紧张起来,他先是在监管支队院里看见了检察院的警车,进了支队办公楼又见检察院的两个人在食堂门口站立着似乎在等什么人。难道是在等自己吗?时春武的腿有些颤,他想折身不去食堂,但他的直觉又告诉他,即使自己折身不去食堂,也并不能阻碍检察院的人找自己,于是他佯装镇定地向食堂走去。

进了食堂的时春武,双手绞在一起,边缓解着绷紧的神经,边心里说:“多亏不是找我。”

可吃完饭的时春武,眼前还是出现了心悸的场面,检察院的两个人在食堂门口堵住了卢存明,其中一人把手里的传唤证亮给卢存明说:“我们找你了解一下情况。”

卢存明被带出了机关大楼。

下午,刘立国领着检察院的几个人走进时春武的办公室,时春武正在饮水机旁沏茶,他心里咯噔一下,险些把茶杯掉在地上。

不承想刘立国却问:“冯万里在单位吧?”

“啊,冯万里在单位。”时春武缓过神说。

刘立国说:“你把冯万里叫过来。”

“我马上去。”时春武放下茶杯出了办公室。

时春武在一所监区里找到冯万里说:“你跟我到办公室,有人找你。”

冯万里听说有人找他,似乎预感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变白地说:“我知道是怎么回事。”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