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匿的检控官

隐匿的检控官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自由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自由

纽约中央艺术学院,美嘉坠落的那栋大楼顶层,尼古拉斯独自一人抬头眺望远方,用一种毫无表情的面孔,像是一张面具,或者不如说,其实在他所有面具之后的脸孔,原本就是另一张面具。

“怎么会约我来这里?”身后桑荞的声音传来,尼古拉斯便回过头来,轻轻一笑,带着精灵般的魅惑,倾国倾城的男子。

“纽约的星空下,连一只飞鸟都没有啊……”尼古拉斯没头没脑的说了这样一句,低头笑了,“什么时候开始的?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

“从……你说对我一见钟情开始,”桑荞走到尼古拉斯身边,靠上身后的扶栏,“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根本不是电梯里,也不是杰特引荐,6月23号你的艺术展,欧阳绯身边的女人就是我,我不信你可以在看到一个女人第一眼的时候毫无印象,第二眼却忽然对她一见钟情。”

“哦?那真是我的疏忽。”尼古拉斯开起玩笑,“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当时会没有注意呢?”

“还有那两张展览票,如果你真的有心,是不会在展览的前一个晚上邀请朋友前去捧场的,这么做的目的,恐怕是为了要欧阳绯来替你完成十一点之前的不在场证明。”桑荞偏过头去,望着尼古拉斯的侧脸,“为什么?什么都拥有的你,为什么要去杀人?我不明白。”

“是吗?”尼古拉斯忽然伸出手,指向不远处灯火通明的商业街,“看到没有?最亮的那一处,是一座电影院,电影院外面,有一张很大很大的海报,海报上有一个女人,她名叫金美英,是我的母亲。”

桑荞恍然大悟,那是韩国国宝级的美女影后,原来尼古拉斯一直在看的,并不是夜空上的飞鸟,而是他的母亲,以这样遥远的方式,所注视的也不过是一张随处可见的海报。

“为了能够主演一部电影,跟了我父亲,然后生下了我,抛弃了我,”尼古拉斯开始冷笑,“十岁那年,我跟着父亲和哥哥前往韩国,她来看我,不,我以为她是来看我。吃过晚饭,我兴冲冲的跑去她的房间,打开门,看到床上的两个人,是她和莱奥,为了另一部电影,不是为我……”

尼古拉斯缓缓坐在地上,右手盖住半张脸,声音开始哽咽:“从我记事起,我的生活就开始被控制,小学时因为叛逆不想拿到好成绩所以交了一张白卷,回家之后父亲什么也没有说,从此以后我拿到的考试卷,永远都是已经写满正确答案的废纸。我迷上现代艺术,开始努力做个艺术家,父亲不准,他觉得艺术全都是下三滥的东西,你知道放出我背后有一个幕后团队帮我做设计这个消息的人是谁吗?没错,就是他,为了逼我离开我所深爱的东西,变成一个像他一样冷血不堪的人,就是他所谓的教育。”

“到最后你所策划的,只是一场挣脱?”桑荞俯下身去,望着尼古拉斯年轻而苍白的脸,“所以选中我也是?”

“如果让季晴川来调查,最后的结果势必会首先传到老头子的耳朵里,那样的话,恐怕我还没能走进警局,就会遭遇一场毫无悬念的意外,”尼古拉斯抬头苦笑,“可是我知道你会带我走出这座牢笼,给我全新的生命,即便只是末路的生命,我也甘愿。”

说完这句话,他忽然捧住桑荞的脸,轻轻吻了上去,带着所有脆弱的、忧伤的、明媚的、黑暗的感情,温柔而冰凉的亲吻。

恩珠,是他所有爱慕者之中,毫无特别的一个。

也许,只是他不愿承认她的特别,在他需要合谋者的时候,他只想到了她一个人。

吉田美穗是美丽的,美丽却也充满野心。她要老头子为她出资主演一部电影,老头子不肯,她便献身于大少爷,大少爷翻脸不认人,她便又腻上了二少爷。与她欺软怕硬的母亲毫无不同之处,她死死的揪住尼古拉斯不肯松手,明明对她毫无兴趣的尼古拉斯烦不胜烦,终于在某个月色昏暗的晚上,她不知从何处打听到了他的身世,穿了一袭韩服溜进他的房间,挑逗道:“你不是最恨你的母亲吗?今晚可以把我当做她哦……”

尼古拉斯毫不犹豫的抄起床边的烟灰缸,敲碎了吉田美穗的头。之后他沉默了二十分钟,打了一个电话给恩珠,说:“帮我处理掉后备箱里的东西”,他将尸体卷进藏羚羊绒毛毯,一来是为了将血迹尽量控制在可以擦掉的范围之内,二来也是为了给尸体保温,然后他将尸体放进车子的后备箱,驱车开往酒吧。小坐半个小时,送出了自己第二天展览的票,然后离开,在停车场找到了恩珠的车子,打开后备箱把原本放在里面的棒球球具拿出来,并将尸体转移了进去。这件事隐约带着与做极限运动时格外不同的刺激,他大口喘气,感觉到手指发抖,扣上后备箱的那一刻,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快得几乎就要死掉了。

就在这时,一个与美穗根本分不出丝毫不同的声音在身后唤他:“尼古拉斯,你怎么了?”

他猛地回头,望见漆黑的夜色之下,一个女子,披着一头乌黑长发,一身白裙,伴有点点滴滴落下的血红色液体,在那一刻他没有任何思考,抄起手边的棒球棍,用尽全力抡了上去……

尸体,变成了两具。

好在她们姐妹的身形都很小巧,恩珠巨大的车厢足以装下她们两个人,尼古拉斯带走了那套旧的棒球球具,并将它们扔在了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之后回到别墅参加私人聚会,直到天亮。

恩珠那一天反常的心慌意乱,欧阳绯以为她身体不适,所以要她早点回去。她在三点离开酒吧,来到停车场打开后车盖,那一刻,她差一点吐出来。

她驱车行至酒吧街的最尽头,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将美穗的尸体拖出来扔到那一群秽物中间,转身想要再次搬运美嘉的尸体时,她犹豫了,也许这样,会给尼古拉斯带来麻烦,所以她只是胡乱盖了一些垃圾在尸体上,又将保温性能超好的毛毯紧紧包裹住美嘉的尸体,将车子开回了学校。回到宿舍时,她望见了尼古拉斯留下的对于她新课题的建议书,在那一刻,她得到了灵感,于是之后,她一手策划了复杂的美嘉坠楼案,并最终功亏一篑。

没有能够好好保护最爱的尼古拉斯,是她人生最大的遗憾。

“有那么多人爱你,可是这一生,你最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爱?温暖?”桑荞这样问尼古拉斯,而他都笑着摇摇头。

“是自由……”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