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匿的检控官

隐匿的检控官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不速之客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不速之客

“你好,夏琳,请讲话!”电梯门打开,高挑的女人手持电话大步走出,涂鸦T恤配黑色修身西装,牛仔裤帆布鞋,袖口拉到小臂的位置,长发及肩。

没有任何的装饰,除了过于女性化的五官之外,装扮可谓中性十足。

“嘿,小甜心,你的声音好像比昨晚还沙哑了。”电话那头传来磁性十足的声音,连尾调都带着十足的笑意,是听了就会让人心生愉悦的问候,“没有听话按时吃药吗?”

“托你的福,感冒又加重了。”听到季晴川的声音,桑荞却意兴索然起来。

“呵呵,那可真是太抱歉了,我一定争取尽早飞回去。”与其说是道歉,不如说更像是例行公事的敷衍。

“你不来烦我,可能我还好得快些,”桑荞走到办公室门口,“我到了不跟你说了,昨晚的资料我看过了,等下把你要的传真给你。”

“非常可以,等你好消息。”他迅速收线,桑荞停住脚步,那忙音到底还是让她有瞬间的失落,生病嘛,以为他会有一点点的担心,但季晴川什么时候做过毫无目的的事情,他的电话,不过是对她不要忘记工作的提醒。

很委婉,也异常明确。

把手机扔进背包,桑荞正要推开大门,电话却再一次响了起来,令她嘴角忽然弯出一个得意的弧度,而手机屏幕却不解风情的显示着另一个完全陌生的号码,将她的心情再一次毫不留情地抛进谷底。

“你好,夏琳?宋。”

“你好,桑小姐,我是宋懋平。”中年女性的声音,平静中透着些许沧桑,然而只是这样的一句话,却叫桑荞的脸色瞬间大变,“如果不是太冒昧的话,我想和你见一面。”

“对不起,我很忙,”桑荞握住电话的手指已隐隐有些发抖,声音却又透着不可动摇的坚定,“我不想为了无聊的琐事而浪费时间。”

“十年前的那件事,你真的不想知道真相吗?”

就在那一刻,桑荞忽然觉得整个世界都在违背她的意志,天旋地转。


“你好,莱拉,”当欧阳绯走进桑荞的整层办公室时,左顾右盼却只有美丽的女助手一个人在,“夏琳,她出去了吗?”

“是啊,欧阳先生,”莱拉点点头,却略有不安的看着他,“桑小姐真的不要紧吗?离开的时候脸色好难看的。”

“她,去了哪里?”欧阳绯听了这话,忽然生出一种糟糕的预感。

女助手看了看老板的记事本,在便签纸上飞速写下一个地址,递给他道:“柯林斯溶血儿基金会……”

未等她说完,欧阳绯已光速般冲出了办公室。

基金会?这个时候,她去那里做什么?

来时还乌云密布的天空,此刻已不出所料般下起了雨,在这多雨的夏末时节,阴霾得令人火大。欧阳绯看着眼前规律摆动的雨刷,内心忽然觉得无比烦躁,就在十年之前的某一天,柯林斯基金会所在地,发生了一件事,几乎改变了所有相关人的一生。这些年过去,仍旧是桑荞内心无人可解的死结,不管是欧阳绯还是柯景伦,他们都小心翼翼的避讳着同一个话题,可是今天,就在这个毫无预兆的阴雨天,为了什么,她要再一次独身前往那里?

雨势越来越大,阻塞了城市的交通,当欧阳绯抵达翡冷翠路11号庭院的时候,他只能隐约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站在大雨滂沱之中一动也不动,他打开车门,撑起雨伞,一边确认一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直到很近了,才看清她手中握着一方格子手帕,脸上的表情是非常诡异的悲伤,似乎是感觉到了有人靠近,便非常艰难的抬起头,看到他,然后莫名一笑,便晕倒在了他的怀里。

恍惚之中,桑荞觉得,她好像终于又见到了穆庭恩,那是十年来即使做梦也拒绝再一次看到的人,他们好像隔了好远好远,不知是因为眼泪,还是雨水,眼前的视线模糊了又清晰,清晰了又模糊,最终还是陷于一片黑暗。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