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匿的检控官

隐匿的检控官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藤蔓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藤蔓

二审宣判的日子就在下周,而今天,庭恩依约驱车前往基金会所在地。

“下次出庭,还会很难吗?”桑荞的问题,总是很多。

“难倒不是很难,”庭恩永远耐心回答她各种各样的疑惑,“只是我想,不如就通过这个案子联名一些医学界以及政要界的名流,将柯林斯转化成为政府出资的专项基金,关注溶血症患者,为他们争取到一些社会福利或是优先的治疗权,我和老师谈过这个想法,他很支持,所以今天我是特意来和宋博士讨论运作细节的。”

“那艾玛呢,你不是说她也在这儿吗?”

“从确定她的宝宝也是溶血儿之后,她就开始在这里做义工了,她很有善心,也很聪明,这对法官的判决是很有利的,”庭恩将车子停好,熄灭引擎,“在这里等我吧,不要乱跑。”

“琳恩,”桑荞却唤住他,不无忧虑的问道,“艾玛是个好妈妈对吗?”

“为什么这么问?”庭恩不禁侧目。

“为什么,我总是觉得,她的一举一动,都带着这样强烈的目的性?”

庭恩忽然一愣,继而轻轻划过女孩的刘海儿,温柔一笑:“那些,又有谁知道呢?”


上午的艳阳浓烈得有些刺眼,桑荞从副驾驶爬到了后座去,顺手抄起一本书来看,那是详细讲解溶血症成因与治疗方案的专业书籍。穆庭恩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做到百分之百的胸有成竹,所以他总是成功,从不失败。

对于桑荞来说,他被赋予了太多的意义,信仰、爱情、自由、公理。

那是她曾坚信终其一生不停追逐的东西。

所以当他离开的时候,这些东西在桑荞的身上也随之一瞬间消失殆尽,使她终于走向了完全不同的道路。

然而十年之前的此刻,她只是认真的翻开这本书,认真的阅读每一行在她看来都颇为晦涩难懂的字句。

新生儿溶血症,亦称HDN,是指母亲与胎儿血型不合引起的新生儿免疫性溶血,在怀孕期或分娩时可能会有为数不等的胎儿红细胞进入母体,若彼此血型不合,母亲体内缺乏胎儿红细胞所具有的抗原,便会产生相应的抗体,而这种免疫抗体又通过胎盘进入胎儿体内,攻击胎儿的红血球,从而引发溶血。

至于胎儿的临床表现,则包括黄疸、肝脾肿大、贫血等。症状轻的进展缓慢,全身状况影响小;严重的病情进展快,出现嗜睡、厌食,甚至发生胆红素脑病或死亡。

发生的几率很小,却是确实存在的疾病,眼前这偌大的基金会之中,福利院里收养着患上溶血症而被父母抛弃的小孩,医院里居住着行动艰难的孕妇以及饱受病魔摧残却仍旧顽强与之抗争的患者。

上帝何其不公,人类根本无法做到生而平等。

就在这样想的时候,她忽然隐约听到了有人在用国语争吵的声音,因为此刻的她置身于已经熄火的车子里,所以无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透过车窗,她看到两个年轻人正在争执,那是两个完全陌生的亚洲面孔,一男、一女。

女人从医院大楼大步跑出来,而男人在身后拉住她,女人回身甩脱男人的手,大声吼道:“蓝慧生,你怎么就那么理所当然的要求我爱你?我为什么要爱你?”

男人一时间有些恍惚,愣愣的看着对方,仿佛从来都不认识她一样:“我的世界只有你,你的世界也只有我不是吗?你忘了这是我们曾经彼此承诺过的话吗?”

女人偏头一笑,显得无可奈何:“即使我们可以为了对方去生死,我们就一定要相爱吗?即使我们不厌倦与对方朝朝暮暮生活在一起,我们就一定要相爱吗?即使全世界都抛弃我们只有你和我靠在一起相互取暖,我们就一定要相爱吗?谁说的,谁要证明?”

“你是我唯一的亲人,失去你我就什么都没有了。”男人再一次抓住女人的手腕,那声音几乎已经是哽咽的,而这一次女人却并没有挣脱,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为什么,你就是不懂呢?威尔逊,你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失去你我可能也活不下去了,但,我还是要去爱别人的,活下来已经这么艰难,如果可以被一个人正常的去爱一次,而不是这种相濡以沫的同命相怜,这一生才算活过了,不然的话,我一定会后悔的。威尔逊,我曾经很想为你生一个孩子,可是我们不能,所以,你一定要去找一个健康的女孩,这样我们的人生才会有希望,你曾说过,我是你的世界,为了我,你什么都愿意。现在,这句话我还给你。”

说完这些,她只是轻轻的抽回了自己的手,然后退后一步,平静的看着对方。

身后另一个金发碧眼的女人匆匆走近,将无助的孩子一般的男人转到自己的怀里,轻声安慰:“还有我呢,威尔逊,还有我……”

是艾玛,桑荞忽然睁大眼睛,那金发的女人竟然是艾玛!

就在这时她忽然听到相机快门的声音,循声望去,却见第四个人不知何时已出现在这里,正拿出手机拍下艾玛与那亚洲男人相拥而泣的画面,手机放下,赫然竟是艾玛的丈夫亚历克斯得意的笑脸。

“艾玛,你真的太不小心了,如果我把这张照片作为证据递给法官,你觉得,你苦心营造的好母亲形象,会不会毁于一旦?”

“亚历克斯,你太卑鄙了,”艾玛的脸色忽然变得雪白,指着亚洲女人的脸质问道,“真正在我们还未离婚之前就另结新欢的人,到底是谁?”

“是我,那又怎样?至少我从未向公众隐瞒我的一切,我没有你那么伪善,”亚历克斯走上前来,揽住亚洲女人的肩膀,“你以为我是来寻找揭发你这个好演员的证据吗?不要太自以为是了,我只是来接蓝宝玲去吃晚饭的,只是我的运气足够好,连上帝也站在我这边。”

艾玛忽然有些眩晕,身后的蓝慧生急忙将她扶住,“别听他说的那些,我带你去见医生,没钱有什么要紧,孩子健康长大靠的从来不是那些!”

说罢,他冷眼瞥过对面的两个人,便扶着艾玛向医院大楼走去。

咦?桑荞不禁咂舌,这人怎么精神分裂一样的,刚才还像个小孩似的没用,才一转眼就变成男人了?

“那最好不过了,威尔逊,希望你能说到做到。”身后的亚历克斯不忘嘲讽,而蓝宝玲脸色复杂,一言不发,转身离开。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