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匿的检控官

隐匿的检控官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冥冥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冥冥

我感觉到了心不在焉。即使今天我们并没有关门打烊。

距离庭恩的死已经整整过去四十八个小时,没有任何关于她的消息。我已经做好了一些准备,或许我应该习惯这种空白,这种她也许很久不会再出现的空白。

但今晚太安静了,天气明明很好,周围车水马龙,可是这里居然没有一个客人。

也许他们都感觉到了今晚的不同寻常,在为我寻找一些冠冕堂皇的借口。

是啊,或许休息一下真的会比较好,我感觉到有一些一直以来支撑着我的东西正在缓慢地破碎,这种细微的变化让我的动作变得几乎有些机械化,我隐约听见那些不断徘徊在耳际的轻微的破碎声,类似于玻璃忽然裂掉的那种很清脆却只能用闷响来形容的声音,可是我说不上来那些到底是什么。

只是想到或许此时此刻她正在承受着一些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和煎熬,我就会变得非常消沉,我想分分秒秒守在她的身边,虽然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并没有那种资格。

风铃声响起,我习惯性地望向门口。

那一瞬,我有些措手不及。

她就站在那里,对我耸了耸肩,然后歪着头,笑了。“看来今晚又是包场喽。”

太自然了,像是把才发生的所有事情全部都屏蔽了一般。我这样反倒显得不自然。

然后,在她的身后,一个陌生的男人探出头来,对我微微点了点头。

我有足够的理由感到诧异,因为她极少会带朋友来这里,不,或许应该说是从来没有。

“为了感谢这家伙搅黄了我的案子,害我没有抽佣,我决定请他喝一杯。”她坐上吧台,为我俩彼此引荐,“史蒂文,这是欧阳绯,欧阳绯没有英文名;欧阳绯,史蒂文。”

“很高兴认识你。”我与对方握手,他的手指修长、冰凉,湖水绿的眼珠令人很容易联想到离群索居的狼。我尽量不去想这些,因为眼神总会在不知不觉中出卖我们的内心,所以我只是轻描淡写地开口问道,“喝什么?”

“曼哈顿。”她照例如旧,然后把眼光瞥向同行的男人。

说男人,其实有些年轻,但说是男孩,又实在是有些太老成了。

“苏打水。”他没有翻开酒单,只是这样简单回应,礼貌,但过于疏远。

我点头应承,侧过身去小声对她说:“我不喜欢他。”

“为什么?”她好奇地追问。

“因为……苏打水是免费的。”或许是因为我难得开玩笑,果然,她又笑了起来,只要她还能够这样一如往常地笑,那么,是在谁的身边,我其实并不在乎。

不,不是这样的,欧阳绯,你又说谎了。在她的面前,你似乎永远也学不会坦白,如果刚才的问题她能够再问一遍,也许你就可以鼓足勇气说出心底真正的答案。

究竟为了什么不喜欢他,是因为就在那一刻,我有一种深切的预感,那个绿眼睛的男人,将会在某个不远的将来,把你彻底从我的身边带走。

即使你早已经离我,那么远。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