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匿的检控官

隐匿的检控官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天使之吻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天使之吻

十年前,某夜。

桑荞百无聊赖地站在阳台上,托住下巴耐心等待着庭恩。

今天有他最爱吃的白汁海鲜意面,她已经偷偷学了很久,为了看他满脸惊喜的样子,她不知练了多少回。如果这时候可以喝一点红酒,气氛就更好了,可是她若这么提议的话,他一定会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说,未成年禁止饮酒。多古板啊,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呢?

想到这里,桑荞“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每当这个时候,她就会幻想自己已经成为一个优雅可人的淑女,穿着漂亮的裙子与他在某个情调非常好的餐厅一起品评一支红酒,他不会像个大人一样教训她,她也不用在他面前总是忽然一下子就变成了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

如果有那么一天,该有多好啊……

桑荞正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时,忽然听到楼下传来车子的引擎声,然后她探出脑袋,看到一辆火红色的跑车驶过,而琳恩,却正坐在这辆车的副驾驶席。

黑暗中她看不到他的表情,只知道他到了家门口,却没有下车的打算。

那个金发的女人是谁?他们说了些什么?在那一刻,桑荞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惊慌失措。

“琳恩,他们已经准备对你下手了,一定要小心。”女人低声嘱咐。

“放心,我一直很小心。”他微笑着。

“这次艾玛·辛普森的案件,很有可能会被他们利用,假如诬告你的话,我不知道法官会不会偏向他们那一方。”女人将头靠在椅背上,望着庭恩,“有时候我会怀疑我们是否真能看到曙光,对方已经打通了所有的环节,司法、警务、医护、市场,就像一台运作完好的机器,牵一发而动全身,无论你碰到哪里,他们都不可能毫无知觉。”

“那就从淘汰掉的零部件开始。”他的语气异常温柔,总叫人听了无端心安,“在赖克斯岛监狱,一定有已经被抛弃的人,我可以去充当这个拾荒者的角色,别为我担心。”

“可是琳恩,我舍不得你。”她这样说,然后伸出手去紧紧拥抱他。

“爱丽丝,我最好的朋友,你要相信我一定做得到。”他回应着她的拥抱,在她的脸颊轻轻一吻,或许,仅仅只是作为告别。

然后,他抬起头,刹那之间却有一闪即逝的慌乱,那个孩子,就站在那里,眼泪正扑簌簌地掉下她巴掌大的小脸,在月光的映照下,竟然格外苍白。

心,像是忽然被什么东西尖锐地刺痛。

桑荞慌了神,她转身奔向屋里,翻出一瓶红酒,用尽全力撬了开来,然后没命地往喉咙里灌去。

好酸,好苦,大人们为什么会喜欢这种难喝的东西?

还要长大吗?长大了会怎样?会不会被抛弃?会不会再也见不到他?

耳畔传来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她急得眼泪都忍不住,他走上前来夺掉她的瓶子,质问她到底在做什么。

“我有话要对你说。”他冷静又冷漠,半点也没有对待那个人的温柔。

“等会儿,叫我喝完。”她眼前有点飘,只记得去抢回那个瓶子。

“你不能再喝了,再喝就不记得我说的话了。”

“没关系,忘了才好。”

“我叫你别喝了!”

已经是喝止的浯气,桑荞的眼泪一下子喷涌而出,她抓住庭恩的衣服,死命地摇晃着,“你就那么急着告诉我那个女人的存在?那么不想敷衍我?那么没耐性等我长大?那么讨厌我?”

这是在意识消失之前,她所记得的最后一句话。

他拍打着她的脸,却听到女孩渐渐沉稳的呼吸声,于是苦笑起来,真的是非常悲伤,几乎要哭出来的表情。然后,他就这样抱着她,一动也不动地抱着她。

“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气,你叫我怎么才能再说一遍?”很久之后,在这过于寂静的夜里,他捧起她的脸,凝望着她,一字一句地说,“查顿,我爱你,不管你将来会活在谁的身边,我都爱你。”

说完这句话,他吻上了她的嘴唇,小心翼翼地,充满怜爱地,温柔而又辗转地亲吻着她。

可是我害怕,查顿,即将到来的那么漫长的分离,你会等我吗?

这是我一生只此一次拼尽全力的告白,你听到吗?你,会听到吗?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