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匿的检控官

隐匿的检控官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裂痕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裂痕

我可以给你什么呢?

每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呼之欲出的那句“我爱你”就会忽然失掉力气,像脱出水面的热带鱼一样,起初还会觉得有窒息般的痛苦,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鼓起的胸腔缓慢平息下去,渐渐不再有挣扎,张着嘴巴,却再也吐不出任何轻微的声音。

你不是水,只是将我重新送回鱼缸的那双手,你的偶尔出现可以缓解这种濒死的痛苦,然而如常的情况下,你从不在我左右。

你不在的时候,想念会像藤蔓一样疯狂滋长,我试图控制,但不得要领。到如今,我也只能操纵我的表情,至于行动或是意志,在你面前总是溃不成军地瓦解成灰。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一直都隐瞒得很好。

那一晚,爱丽丝离开之后,我们再没有说过一句话。

你喝完那杯酒,付了账,起身离开。你的动作礼貌而客气,从头至尾没有一句质问,而我知道,在那一刻,你终于推开了我。

那种感觉让我几乎连站立这种基本的动作都像是再也做不到。

你走到门口,将车钥匙塞进秦枳的手中,语气如常:“今晚天气很好,我想一个人走一走,你先回去吧。”

他沉默片刻,却理所当然地答了一句:“太晚睡的话,我会狂躁。”

那么自然,没有说“我等你”,却传递了完全相同的讯息。

那一刻我真的有些羡慕他,可以那么直接,那么诚恳,那么不加掩饰地,说出这句话。

然后你点了点头,在我的位置看不到你背对着我的表情,却能够看到在他的眼中,戾气仿佛一瞬间全部都消散了去,那么,你应该是笑了吧。

这些年,你一直很少笑,即便偶尔露出那样的表情,也会给人一种勉强的印象。你一直很坚强,可是我仍卑微地希望你在我面前不会设防,至少难过的时候,我能看见。

你知道吗,其实我多么贪心,我想要的,是你心底最柔软也最难抵达的那个角落。

我得到过,可现在,已经失去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