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匿的检控官

隐匿的检控官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同伴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同伴

宣判桑荞无罪开释的那天,欧阳绯与柯景伦都在听众席迎接她,只有季晴川一改往日必定与委托人合影见报的习惯,收拾东西转身离开。

桑荞逃开门口拥堵的记者,冲进地下车库拦住季晴川的车子,她知道,这一次他打算不辞而别。季晴川很冷淡,他端端正正坐在自己的银白色保时捷·卡雷拉GT中,却比任何一个时刻都距离桑荞更远。

“能听我说几句话吗?”两人对视许久,桑荞终于开口。

“我很忙。”他不耐烦地打断,作势离去。

“在这个案子里,”桑荞却不管不顾,横在车子的正前方,“有人要我死,有人要我做不成律师,唐华珊的目的是利用我报复大沼薰,大沼薰是为了陷害我使我失去律师执照,而月岛可怜,她坐视一切任其发展。至于莱拉和托马斯,那完全属于唐华珊的阴谋,是预料之外的突发状况。在她们三人之中,只有唐华珊是按照自己的意志行动,至于后面两位,背后都各有主谋。我相信与对付琳恩一样,组织的目的只是要我做不成律师,然后将我送人监狱,而某些人利用这一点,希望就势将我铲除。可是挽救我的势力一样庞大,假使爱丽丝中的FBI是真的,而他们也需要我来继续担任专案组的检控官一职,他们会保护我不被吊销律师执照。我选择与月岛可怜见面的地方并不偏僻,也留下了许多指向我的线索,可是投诉却最终没有成功,可见这部分势力是真的存在;但还有一个人,希望我活着,却同时力求我被吊销执照从而无法继续调查。大沼薰的投诉有两条,如果第二条成立,我就会入狱,只有保证第二条作废而第一条成立的情况下,我才会仅仅只是被吊销执照而已。而那个人,在已然猜透莱拉可能的行动之后,却还是用言语诱使她相信即便我做不成律师也还是可以得到幸福,唯有如此,作为我的好友,她才能最终下定决心背叛我。很可怕是不是,可是只有那个人,是真正保护我的人,他做着和琳恩完全相同的事,我说得对不对,杰特?”

“你兜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甚至不惜以身犯险,就是为了找到我?”男人略微叹了一口气,轻轻摇了摇头,“那么你也该知道,你是怎样把我暴露到了组织的眼皮底下,夏琳,我是怎样小心翼翼地走到今天,踩着所有同伴的鲜血……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我只是想和你并肩作战,”她毫不退让,“我会保护你。”

“不必了,”他终于调转车头,冷冷开口,“我和你,就到此为止。”

“我们在一起四年……”她的语调略有哽咽。

“那又怎样,我只是受故人之托,事实上我既不想成为什么人的替身,也早觉得你麻烦得要命,”他平静地看着她的眼睛,“我从来没有爱过你,一刻都没有。”

说完这句话,他驱车离开,而她站在原地,望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忽然想起那一晚,他吻她的眼角,握她写字的手,都是从未有过的温柔。可原来那些,都只是为了最终的告别。

那是曾经距离幸福最近的一刻,而现在,它消失得无知无觉。

桑荞忽然嘲笑起这令人捧腹的宿命,也许这句“我爱你”,这一生已没有机会,再对任何人说起。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