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匿的检控官

隐匿的检控官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人质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人质

就在同一片微光之中,金发的女人正端端正正地站在足有一个小型足球场般规模的豪华办公室中央,在她的正前方,一位银白发色的老人坐在宽大的皮椅中央,一袭手绣的梨花白丝绸睡衣,外套墨青色睡袍,膝上铺着珍珠镶边的羊绒毯,手里托着一杯余香袅袅的中国茶。

他年纪很大了,岁月将他的脸庞雕刻出了清晰的纹路,也同时沉淀了所有情绪,唯有一双眼睛,锐利得仿佛能够轻易洞穿人心。那是一种无形的压迫感,使得女人不敢稍有动作,在对方没有开口发问之前,她似乎只能一直等待下去。

“杰特,最终还是保住了他的女人?”漫长的沉默之后,老人终于开口,而他面前的女人,神经显然绷得更紧了。

她思索片刻,仿佛也没有更加完美的托词,于是只得点了点头,回答道:“是的。”

出乎预料地,老人却笑了起来:“那也很好,既然是杰特在乎的,我没有道理偏要抹杀掉。”

然而这句话却让女人足足愣住了二秒钟,待她缓过神来,不可置信地盯住了对方:“您的意思是,就这么算了?对方可是要置我们于死地的人啊……”

“那女人,还有什么亲人吗?”老人抬头瞥了女人一眼,然后问出了一个看似并不相关的问题。

“父亲和妹妹,”仿佛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女人极快地收敛了情绪,简单回答,“不过她似乎近期已经在安排他们离开纽约了。”

“嗯,”他点点头,“留下她的妹妹。”

“那她的父亲呢?杀掉吗?”她不甘心地追问。

“亲爱的孩子,人活着总比死了有用,当一个人失去所有牵挂时,才是最可怕的。”老人微微地弯了眉目,整间房内肃杀得几乎有些慑人的气氛顿时缓和了大半,“杰特也是一样,那孩子太完美了,让人既舍不得放弃,又时刻不能放心,得知他有了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为之拼命的女人,就好了。”

女人的心里咯噔一声响,然后,她看着老人望向窗外正在缓慢升起的太阳,平静得几乎有些残酷的语调悠悠飘进她的耳膜:“就连我自己的儿子,都没有这么放纵过呢,我的小男孩,千万别让我失望……”


公园大街442号。第56次馥颂咖啡屋。

爱丽丝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推门而人的女人一路走近,一件裸色无袖的宽松款麻质长衬衫,黑色铅笔裤配黑色鱼嘴短靴,背一只水桶袋,头上一顶小礼帽,大号墨镜遮了半张脸,带着一股既冷漠又张扬的东方式气场。

坐定之后,她摘下墨镜,露出一双大而深邃的杏核眼,也只是礼貌性地扬了扬嘴角,全然并无喜悦或是类似的感情,甚至连开场白都省了去:“突然找我出来,不会真是为了喝杯全纽约最好的苹果茶吧?”

“作为老朋友,偶尔一起喝杯茶聊聊天很过分吗?”爱丽丝倒是笑得诚恳,转头吩咐店员拿过菜单。

“不用了,我是来带走菲奥娜的。”桑荞向后靠上软软的沙发垫,双臂交叠,跷起腿来,一脸交涉的表情。

“你知道她在我这儿?”爱丽丝却是右手托腮,饶有兴致地盯住了桑荞。

“在我来之前这张桌子已经摆了两只茶杯,说明你不是一个人赴约;只有一壶茶,说明你们二人口味相似;你旁边的这杯茶只剩半杯,颜色却比你手里的这杯还要深,说明这位朋友另外加了蜂蜜,所以对方是喜欢甜食的人,因此十有八九是女人;杯口没有口红印,说明对方没有化妆,可是身边坐着精雕细琢的你,又说明这女人年纪不大,且对自己的素颜颇有信心;你们两人坐在同一侧,说明你们把我当做了对立方,而她选择靠里的位置就更意味着她试图得到你的保护。除了没有跟我父亲一起离开纽约而是自己偷偷躲了起来的我妹妹,我想不到其他人了。”桑荞一仰头,有些挑衅的眼神盯牢了爱丽丝。

“布拉沃!”作为一个优秀的听众,爱丽丝十分夸张地拍了拍手,眼神里满满的都是赞赏,“还是一如既往地犀利啊,不过我就是喜欢你这一点。”

“为什么要留下她?人质?”桑荞却毫不领情,继续单刀直入地追问。

“这话说得太伤感情了,不过是在片场偶遇,觉得她有这个天分,仅此而已。”爱丽丝笑着,眉目流转之间,颇带了些风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如果没有你,她就可以留在美国同她的明星梦,凭什么她就一定要牺牲自己来成全你?”

“成全?如果不是为了牵制我,她会有这种好运气?”桑荞只是冷笑。

“我的郎啊,为什么你总是要以自己的险恶去揣测别人单纯的好意?在你知道欧阳绯的身份之后,已经有多久没去看过他了?你知道他都为你做过些什么?”爱丽丝的语调低沉下来,“十年之前,琳恩为了保护你,将你推出了他的世界,而欧阳绯为了保护你,甚至离开了他原有的世界。他是联邦调查员,精英中的精英。夏琳,你欠他的,不是一点点。”

“那如果我说我昨晚就睡在他那儿,你就满意了?”桑荞的表情没有丝毫动摇,就像听着周刊杂志上那些再普通不过的花边新闻一样,让爆料者异常失落,“我一向反对被胁迫的爱情,这个世界上最不公平的就是爱,他爱我,所以他做了那么多,这的确很感人,可是因为如此我就要放下一切去回报他等同的爱吗?”

她顿了一顿,然后冷哼一声:“你太喜欢攻击我脆弱的一面了,不过可惜,同样的招数一次就失效,就事论事,爱丽丝,别试图绑架我的意志。”

微笑在爱丽丝的唇边缓缓消失,与此同时,她的眼睛里罕见地升腾起了些许寒意,而桑荞只是与她四日相对,毫无退意,直到身后一个怯怯的声音打断了此刻的剑拔弩张。

“姐,你来了……”桑荷的样子颇为举棋不定,扭捏着出现在两人的视野中。

爱丽丝见了她,便适时地站了起来:“我出去抽颗烟,你们聊。”

桑荷有些慌张,她望着爱丽丝迅速消失的背影,回过头来却忽地迎上姐姐过于凌厉的眼神,立刻被吓得动也不敢动。

“我叫你跟爸爸一起走,为什么不走?”冷淡的语调,偏又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而桑荷显然毫无防备,眼圈一下子就红了:“爱丽丝那么有名,连她都说我一定能成为好的演员,我不想放弃这样的机会,我也想像你一样优秀……”

“你以为谁都能像我一样?”桑荞瞥了妹妹一眼,不耐烦地将她打断。

“我知道你很棒,我会努力追上你的。”妹妹的脸色很难看,却还是忍耐着继续表达自己的想法。

“这是两回事,你很快就会知道有我这样的姐姐,是一种危险。”桑荞并不想解释任何事,她只希望妹妹对于自己的情况自始至终都能保持着绝对的无知无觉,所以才用粗暴掩饰温柔,在这一点上,她大概比季晴川还要笨拙得多,“你了解我吗?你知道我看过多少人心险恶,经历过多少大起大落,才一路走到了今天?你什么都不懂,凭什么想要成为我这样的人?而像你这样从小躲在家人翅膀底下,一旦摔倒就只会大哭喊疼的小姑娘,又凭什么相信这一切你都撑得过来?”

“你又不是只靠自己……”桑荷低着头,不服气地嘟囔起来。

“你说什么?”桑荞挑眉。

“我说,如果你不是换了一个又一个有本事的男朋友,怎么会有今天?”也许是乞求无效,桑荷索性挺直了脊背大声说了出来,“我也不比你差很多,又年轻,为什么我不能留下来?为什么我不能拥有比你更好的一切?你是真心为我好还是在害怕?”

“……你以为我在嫉妒你?”桑荞忽然愣住片刻,然后怒极反笑,“你真是完全继承了那个女人的愚蠢。”

“她也是你妈妈!”桑荷紧紧握住自己的拳头,整张脸都因为愤怒而涨得通红。

“那就随便你,”桑荞冷笑着,最后打量了一遍桑荷的样子,“我真庆幸这十八年没有和你生活在一起。”

说完之后,她再不多作停留,戴上墨镜起身离开。

而桑荷内心后悔夹杂委屈和愤怒的情绪再也无法控制,她放声大哭起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