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匿的检控官

隐匿的检控官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连环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连环

桑荞手里握着一个指南针大小的测风仪站在凤凰城的广场。

“你是又注意到了什么?”柯景伦打着哈欠,严重缺乏睡眠的人一大早就被召唤出来的感觉,实在很难说好。

“八级。”桑荞只说了两个字,便收起了测风仪,然后向着3-206的方向走去。

“我重新整理了案发现场的照片,发现了非常有趣的内容,”桑荞首先将柯景伦带到了靠窗的桌子旁边,“这张桌子上面物品的摆放,你觉得怎么样?”

柯景伦顺着桑荞的手指看过去。桌子只是普通的木桌,上面摆了六个造型各异的小工艺品,每只大概都有巴掌大小,此刻都整齐地排列在桌子的右上角,除此之外,还有一只大号的夹子随意放在桌子接近中央的位置,应该是日常用来固定画板与纸张的东西没错。

“这有什么可疑的?”柯景伦不明就里。

“这么大一张桌子,这些装饰品却挤得这么紧,而且下边缘呈现出一条整齐的直线,很难让人不以为这里还曾经摆放过什么造型规则的东西吧?况且,地上有一个盒子专门收纳各种型号的夹子,单只桌子上出现了一只,不觉得很突兀吗?”

“夹子?”男人将它拿起来,反复按了几次确认没坏,“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记不记得2-206的刘太大曾经说过,那一天的风特别大?”桑荞从柯景伦的手里拿过夹子,然后挽起自己的长发卷了一个随意的发髻,用夹子固定了起来。

“啊,你是说,死者那天是因为风的缘故,所以用了平时固定画纸的夹子,夹住了头发?”

“如果只是风的话,关上窗户就好了,你不是女人,大概想不出什么时候长发会让人觉得麻烦吧。”桑荞笑了笑,“一般来说,如果是长时间需要低头做事情的时候,就会把头发束起来,比如早上洗脸,或是在地上捡东西……”

“死者死亡时脸上还带着妆,不会是洗脸,所以就只有……”柯景伦沉思起来。

“没错,当时她跪在地上,捡起了许多的东西,因为长发阻挡了视线,所以随手拿了一个夹子固定住头发,事情做好之后,她又取下夹子,随手把它放在了桌子上。在她死亡十二小时之后,夹子在头发上留下的痕迹自然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然后呢?”看起来桑荞的思路好像很清晰,柯景伦便也认真了起来。

“在死者夹起头发之前,桌子上曾经摆放了形状规则的东西,因为空间不够的缘故,就把装饰品挤到了桌子的右上角,而在死者放下头发之后,夹子却放在了桌上接近中心的位置,是不是可以说明,当时需要捡起来的那些东西,原木就放在桌子上呢?”

“你是说……画?”柯景伦迅速跟上桑荞的进度。

“没错。”桑荞赞许地点了点头,“因为那一天的风很大,死者被邻居家的男人搭汕,在毫无防备之下打开了窗,狂风将桌子上的一叠画吹了起来,于是死者不得不关上窗子,然后用夹子夹起头发,将所有纸张全部捡起来重新堆好,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再次发生,她不会重新将它们放回桌上,而一定是摆在了地上,这样,她重新站起来之后,把夹子取下,就可以随手放在空旷的桌子上的任意一个位置。”

“可是,这和死者中毒又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呢?”

“根据死者的习惯,她每一次来到工作室,都会首先选一只杯子,为自己倒一杯水,然后开始作画。可是这一天发生了什么与众不同的事情呢?”

“邻居?”

“是啊,2-206的刘先生看到了她,然后向她打了招呼。出于礼貌,死者推开窗子回应邻居的问候。”桑荞双手用力,推开了位于房间北面的窗,“这是老式的开合式窗型,不是现在常用的推拉式,两扇结构,必须双手同时向下用力解开锁扣,再向外推窗子才能打开,那么死者原本手上拿着的杯子,现在要放在哪里呢?”

“当然是就在窗子旁边的桌上。”

“对,可是当时桌上已经堆满了画稿,所以死者只能把杯子放在凶手提前为她准备好的位置。”桑荞转身,从手包里拿出两张白纸,一张沿着装饰品的下边缘摆好,另一张则摆在了方才那张纸的左边,上边缘与桌子对齐,“假设这两张纸就是两叠画稿,试想一下,凶手为什么一定要将装饰品留在桌上,而不是转移到别处呢?我想用意就是如此,人为将桌子分成了左右两部分,右边一半上方摆了装饰品,下方是整齐的稿子,而左边一半,稿子的上边缘紧贴着桌子,就自然在下方留出了空白,因为这空白只有巴掌大的宽度,所以死者的水杯,必然会因其心理作用而被摆放在两叠画稿的直角处,就像这样,你明白了吗?”

桑荞将准备好的杯子放在自己说明的位置。

“所以,当死者打开窗户的那一刻,水杯已经在凶手计划好的位置,而毒药……”柯景伦恍然大悟,“难不成就撒在了画纸上?”

桑荞没说话,而柯景伦看着现在已经打开的窗子前,只是随风颤抖的画纸,完全没有被风吹起来的意思,又摇了摇头道:“没可能的,虽然这一带的风力很强,但是这个建筑群在修建的初期就考虑到了这一点,用钢筋混凝土结构阻挡了部分的风力,只有靠海的一号楼才有八级风那么大,至于两边都被楼房挡住的三号楼的风力,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吹起这种厚度的布纹纸的。”

“那我们就再来回忆,当天还发生过什么其他的事,就从一号楼206室的宋太大开始。”桑荞取出一支笔,在纸上画出简要的线条,“白北向南,首先是海,然后是一号楼,1-206的宋太太那一天早上九点起床做早餐,然后和每一天都不同的是,她烧干了一锅粥,为什么会这样呢?什么事情让她忘记了粥的存在?她说,她是和2-206的刘太太隔窗聊天聊到忘记了时间,那么为什么会聊得那么起劲呢?因为刘太太刚刚怀孕不到两个月,已经是两个孩子母亲的宋太太自然就忘乎所以地传授起了育儿经,直到她忽然闻到了身后传来的糊味。可是,厨房在北面,宋太太又是为了什么才会放下灶上的粥跑去南边的窗前又刚好遇上了二号楼的刘太太呢?”

“我记得,她的口供里说,她接到了一个打错的电话。”

“是,一个打错的电话,”桑荞挑了挑眉,“偏偏信号似乎不太好,宋太太听不清对方说什么,就走到了窗前,因为一号楼临海,宋太大是从来不会打开北面的窗子的,所以她走到了南面,打开窗,就那么恰好,隔窗望见了刚刚怀孕的刘太太,挂断电话两人便聊了起来,直到一锅粥被烧干。这时候,为了快点散开房间里的糊味,宋太太必须做的一件事,就是打开北窗,形成对流。”

“打错的电话……”柯景伦喃喃地重复着这句话。

“那么,2-206的刘太太为什么又会在那个时间偏偏出现在了北面的窗前呢?”桑荞继续说着,“据她的口供说,她和先生双双失业,又刚好怀上了孩子,她先生压力很大,最近抽烟抽得很凶。她希望以自己怀孕这个契机来让丈夫能够彻底戒除烟瘾,要知道孕妇不能闻到烟味,所以这两个月来,她每天都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尤其是两扇窗的附近。房间本来就很小,那一天在她转到北窗的时候,刚好看见了正挂断电话的宋太太,两个人就聊了起来。事实上,只要宋太太接电话的时间超过一分钟,以房间的大小来说,无论刘太太的步速有多么慢,两个人也会在窗前相遇。而这个时候,如果你是刘先生,你会做什么呢?”

柯景伦托腮想了片刻,窃笑起来:“跑到南窗去抽烟!”

“没错,他打开了南面的窗子,偷偷抽了一根烟,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3-206房间里正在北面灶台前倒水的死者,已有两个月没碰过妻子的男人看到了美女,很自然地肾上腺素分泌过度,他兴奋地向死者打起了招呼。”

“的确如此,然后呢?”

“然后,我们再说6-206卖鱼干的陈太太,”桑荞在纸上画出六号楼,“因为陈太大的鱼摊就在楼下,并不需要担心失窃,所以为了保持通风,楼上的南北两扇窗在白天总是打开的状态,这是常态,没什么意外可言。但她的邻居,5-206的工太太,那一天却忽然收到了常年在外打工的儿子寄来的包裹。

“王太太家也是上下两层,5—106自己住,5-206则是儿子的房间,据王太大说,她因为反对儿子常年在外,母子两人已有多年没有联络,至于5-206更是早就上了锁贴了封条。那天她收到了非常大的包裹,因为仍然不能原谅儿子的行为,所以就叫快递员把包裹送到了楼上。打开门的那一刻,她闻到了常年紧闭门户而产生的强烈的霉味,在快递员面前感到很羞愧,于是马上打开了南北两扇窗通风。当然,那份包裹我不认为真的是那个儿子寄来的,只是凶手借用了王太太儿子的名义而已。”

“所以鱼腥味就穿过了5-206飘到了4-206徐太太的房间?”

“是,5-206和6-206是多年的街坊,对于鱼腥味早已习惯,而4-206的徐太大却不一样,因为5-206的窗户常年紧闭,阻隔了腥味,所以那一天她闻到了比往常都强烈很多的异味,平日里只开南窗的她自然地就打开了北窗。”桑荞仿佛大功告成一般将手里的画推到柯景伦的眼前,“至于3-206的死者,因为几天没去,自然到了工作室就会先打开一扇南窗通风,而现在,2-206的刘先生已经在向死者打招呼了,如果你是死者,你会怎样呢?”

“打开……北窗?”

“对,就在这一刻,六间房的南北窗形成了一个全部打开的状态,这绝对是非常罕有的情况。又因为窗子向外展开,两扇窗就是接近两米的宽度,而楼与楼之间原本就只有不到四米的距离,那么六个房间基本上已经可以看作是一个几乎贯通的通道了,再加上凤凰城的房子全部都是开间,没有内墙阻挡风力,八级大风从海面吹过来连接内陆的暖风形成强对流,在死者打开窗的那一刻,狂风顿时将桌上的画稿卷起,将均匀撒在画纸上的毒药吹进了早已放在那里的水杯中!”

柯景伦惊讶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缓了半晌,忽然清醒地摇了摇头:“这成功的几率,未免太渺茫了吧,凶手怎么能确信氰化物就能够随他的意愿被风吹进杯子里?如果那天的风刚好更大或是更小……”

“看这张照片,”桑荞拿出手机,翻到警方拍摄案发现场的其中一张,指向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是不是觉得这堆画稿比起旁的那些来说,更凌乱些呢?我想,这就是当天死者自己重新捡好又堆起来的那叠稿子,因为事出突然,根本不可能摆放得过于整齐,而再将这个部分放大到足够清楚,就在这叠稿子的中间,你有没有看到其中一张,微微带着折痕?”

柯景伦拿过照片仔细端详片刻,又盯住了桑荞,不无赞叹地开口道:“你的眼睛是自带了显微镜吗?”

桑荞只是好笑地瞪了他一眼:“这就到了最为精细的部分。第一,凶手如你一样,知道死者会选择容量大的杯子,同样,这种杯子的口径也大,毒药的落点范围相对较广;第二,想要这个手法成立,画稿的高度必须高于杯子,而照片中的这堆可疑的稿子,看起来至少也有两个杯子的高度;第三,凶手为了以防万一,特意使用了氰化物,极小的剂量就可以置人于死地,只要有那么一点点进入杯子,林紫绡就死定了,至于有可能洒落在桌子上的部分,狂风会帮他清理掉不留痕迹;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凶手如同照片中所示,把原本桌上的两叠画稿中左边一侧最上面的一幅,沿着由左上到右下的对角线折出一道纸痕,那么风吹来的瞬间,首先是吹起右上方,将均匀涂在纸上的粉末吹进折痕中,然后再将整张纸吹走,这样大部分的毒药就会沿着这条线在既定的角度一起落人杯中。”

柯景伦的眼球开始飞速旋转:“如果按照你的推论,死者打开窗,风吹起了画纸,然后毒药落在杯子里,死者关上窗,拿了一只夹子挽住头发,低头开始捡画稿,那么她无论如何都会捡起有毒的那一张,手上又怎么会检查不出毒素?”

“问得好,”桑荞露出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来,“一个人捡起一叠纸的方式,通常有两种:一种是单手捡,一只手捡起一张就交到另一只手上,将每一张都放在之前一张的上面,而另一种,则是双手捡,先捡起一张,然后将它作为封面一般,去扣上下一张,再下一张。我去博物馆那天刚好经过名画修复室,在外面的墙上看到了一些记录小组成员部分日常工作状态的照片,正巧确认到林紫绡捡东西的方式,就是后一种。而且因为300度的近视,在不戴眼镜的情况下,白纸上少量的白色粉末她也不会注意到。以那叠稿子的厚度和林紫绡手掌的大小来判断,那些画她大概分成了二到三次全部捡回。所以,她最多有百分之三的概率接触到那张有毒的画稿,除此之外,她的手指不会发现任何的毒物残留——尽管做不到百分之百的完美,但如果我是凶手,我还是觉得值得冒险一试。更何况,就算真的检查出来了,除了确定死者本人接触过毒物,又能证明什么呢?之后,死者将整理好的画稿放到了地上,那么,警方找到那张画的概率,就从一百分之一,变成了三干分之一,用森林掩盖树木,多么完美的一招……”

“那么只要将全部画稿拿回博物馆,再收回有毒的那一张和与其相连的上一张,证据岂不就消弭于无形了?”

“当然,我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秘书那天将画稿放在了桌子上,而不是她所说的地上。”

“凶手就是妮娜?”

“是她,但她也许只是一个傀儡,更何况我们没有任何证据,在三千多张稿子中找到有毒的那一张自然很难,但找到有折痕的,就简单多了,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在第一时间回收并销毁的。”

“如果从打错的电话号码和快递邮寄地址查起呢?”柯景伦不死心地问道,桑荞却摇了摇头。

“可以试试看,但我不觉得乐观。”女人叹了口气,双手撑在打开的窗前,“用意外去操控杀死一个人,需要多么强大的窥探人心的能力啊?假使凶手不知道1-206的宋太太是个热心肠,不知道2-206的刘先生烟瘾大得离谱,不知道4-206的徐太太对味道异常敏感,不知道5-206的王太太性格极度固执,又怎么能做得到?这些事情无论怎么看,都几乎像是艺术品一般的完美啊……”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