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匿的检控官

隐匿的检控官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冰山一角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冰山一角

“特拉亨?伯格家族,就是那个从事器官贩卖的地下组织?”桑荞平静地开口,而莱奥却只是比她更加平静地点了点头。

“没错,我们的确是父子,但我已厌倦了他的专横、偏执,像个病人膏盲的暴君。”

而如今,她终于听到了。他说,我爱你,至死不渝。我做到了。

“老爷子对我早起了疑心,而南茜是我的人。你猜得没错,我们就是借由仿造名人作品进行义卖活动,从而帮助集团洗钱,但这只是诸多手段中的一种而已。所以,你知道,像是我们这样身份敏感的人物,老爷子不可能不防。只要我稍有动作,南茜就会被杀,我知道这是迟早的事,也根本无力保住她。她一死,警方势必会在第一时间介入,而我稍微动用了私人的关系请他们把案件交给那位中国人负责的小组,这样你就一定会参与其中。我想见你,因为我不知道为了什么,企图调查我们的人,到现在为止,只有你还活着。”

桑荞站在梵高的名作《星夜》之前,久久没有离去,直到闭馆前夕,一个男人忽然出现在了她的身边。

“就只告诉我这些吗?”桑荞专注的眼神里,闪过渴望的光芒。

“不,我的确交给了南茜那幅涂鸦,不过不是为了见她,而是为了见你。”

“老爷子?你是说,你的父亲?”

但请你一定记得,我爱你,至死不渝。

“我今天所说的一切,全部都是真相,就看你有没有勇气去相信。”

桑荞的大脑几乎一片空白,她匆匆打开牛皮纸袋,用颤抖的手指展开信件,熟悉的字迹已然猝不及防地落入眼帘,而眼泪,就那么毫无预兆地掉了下来。

给我的小女孩,夏琳:

你曾问我,我的愿望是什么,我答,让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得到自由,这是我的回答,是身为人权律师的穆庭恩,一生所追求的理想。可是作为一个单纯的男人,我却只希望你幸福。在生命的尽头,一生之中没有为自己做过任何事的我,只想任性这么一次。

案件发生的一周之后,桑荞前往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作为与大都会博物馆不分伯仲的艺术圣地,这里的营建和收藏品管理主要由全美最大的家族企业特拉亨?伯格集团所支持,甚至被媒体戏称为“特拉亨?伯格家的后花园”。这一天是新作进馆的剪彩仪式,宾客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说,还是由特拉亨?伯格家的大少爷莱奥纳多亲自主持。

听到庭恩的名字,桑荞忽然愣住了,而莱奥再度拍了拍她的肩膀,走向大门。


“好久不见,亲爱的夏琳。”中年男人温和地笑了起来,桑荞没有侧目,却分明知道来人就是莱奥没错。

“什么意思?”桑荞的眉,皱了起来。

还记得在你十七岁的那个夏天,我放下身边的所有事,带你一起去旅行。相机镜头下的你,笑得那么甜,忽然,我就有些难过起来。哪怕拍下再多的照片,我们之间也只是凝固,而并非永恒。我多么傻,就算给你再多灿烂的回忆,却给不了你一个平凡的未来。

看着你拼了命一般寻觅这么久,而我却这样对你,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呢?

“我凭什么相信这不是又一个陷阱?”


“你与尼克的兄弟关系不是一向不睦吗?”

所以她只是礼貌地回应了一个职业性的笑容:“的确是有很久了,特拉亨?伯格先生。”

“我们已经彻底决裂,在尼克入狱之后。”

既不能说一句“对不起”,也不能说一句“我原谅”,是她一生都无法释怀的遗憾。

插得呢,现在的你,一定已经在我曾经的道路上走了很远,但其实你的愿望很单纯,你只是想要更加了解我,了解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抛弃你,为什么这些你无法理解的事情对我来说是这么的重要。可是现在,那些对于我们已经毫无意义。

在桑荞的职业生涯中,唯一一次与特拉亨?伯格家族打上交道,就是三个月前的尼克事件,作为一个从小就被控制了所有行为的叛逆小少爷,他杀死了父亲的未婚妻,只为一场飞蛾扑火般的自我救赎。他成功触及了桑荞内心隐匿最深的某一处柔软的地方,在那之后,她开始审视自己作为一个律师的真正意义。而眼下的故人重逢,说不上有多怀念,毕竟莱奥只是一个在尼克的生命中,连过客都算不上的存在。

“是,真正有用的东西,我会尝试交给另外的人,如果我还有机会做到的话。我是一个父亲,我也想保护自己的儿子,当然可以理解你的监护人的心情,但为了让你相信我,又不得不说了上面那些话。”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