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匿的检控官

隐匿的检控官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决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决裂

当季晴川回到公寓大堂的时候,桑荷已经捧着食盒等了很久。

看到他回来,她急忙一路奔跑过去,又十分不好意思地咬住了嘴唇:“本来是想跟姐姐道歉的,但是她还没回来,太晚了我要回去了,如果不介意的话,你收下这个吧?”

说完,她双手将食盒递出去,紧张得不敢看对方的眼睛。

而季晴川只是无所谓地笑了,并没伸手去接,而是按下了身后的电梯:“上来吧。”

桑荷一愣,便又抱住手里的东西,跟在男人身后回到了他的家里。

她很紧张,在电梯里闻到了男人身上的酒味,一句话也没说地将盒子提到了厨房,才开口问道:“你喝了酒吗?要不要喝点汤啊?我煮了一下午的……”

身后扯开领带的声音异常刺耳,桑荷猛地回头,而对方已然欺身过来,将她困在了料理台的前方,一双眼睛透着野兽般危险的光,然而她懂得分辨,那并不是欲望:“你真的是来找她的吗?不是为了见我?”

“我……”桑荷低下头去,整个身体都开始僵硬。

“你,喜欢我吧?”男人伸出手,捏住了女孩的下巴,强迫她望向自己,而女孩惊慌失措地企图逃开,却只是被环得更紧,“听到答案我就放手。”

那一刻她的心砰砰地像是要跳出胸腔,连自己也毫无意识地,就点了点头。

望着眼前女孩天真无邪的大眼睛,他在内心忽然生出一股从未有过的奇异的悲伤。

他对自己说,只要吻下去,那个人就再也不会回到你身边,一切就都可以毁掉了。

于是他就笑起来,覆上了女孩如樱花般芬芳的嘴唇。


次日清晨,桑荞等在电梯间。

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季晴川和桑荷已经站在里面。桑荞吃了一惊,而桑荷一张脸霎时惨白,出于本能般拉住了季晴川的手,向他的身后躲了躲。桑荞见了,已在一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她几乎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笑容正在发抖,却仍旧强制保持着该有的仪态。

分手这么久,从来刻意回避着自己的他,是故意要她看见的。

她看着他们,终于平静地开口:“杰特,再见。”

他没说话,只是神采飞扬地弯了嘴角,然后,他按下关门键,表情迅速凛冽到几近冰冻,握紧的拳头几乎切人手心。

“你在车里等我,我有东西忘了拿。”电梯运行到车库的时候,他忽然这样说,就向着回去的方向大步走去,而桑荷拼了命一般追上来,牢牢抓住他的衣角。他回头,看到那个年轻的女孩整张脸都透着巨大的惊恐,在那一刻犹如当头一棒,忽然将他打醒。

季晴川,你在做什么?明明是为了推开她,你不是已经做到了吗?

他静静拉开桑荷的手,用力沉下几乎溢出胸口的郁结,揽住她的肩走回车库。

“……没什么,不去拿也可以。”

桑荷破涕为笑,紧紧跟随着季晴川,坐上保时捷驶离了公寓。

而19层的电梯间,瘫倒在地上的桑荞,右手掩住大半张脸,眼泪正从指缝中汹涌地溢出,仿佛没有尽头。

她所珍重的,她在保护的,到如今终于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