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匿的检控官

隐匿的检控官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情书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情书

你充满了我的心,在这个混乱而拥挤、膨胀而喧嚣的世界上,你成了我的冥想点。我想着你,很少去想其他,于是我意识到了我所做的大部分事情是多么地荒诞和徒劳。日常生活碎片般的状态最终变得连贯起来,不再飘散在时间和空间里,我被集中于一处,而那个地方便是你。

——珍妮特·文森特《欲望》

季晴川独自一人坐在巨大的书房里。

墙上时钟已经指过午夜,纽约的夜却依旧璀璨。他只是坐着,想着今晚明明没有任何不同,内心却仿佛置于一片空茫,连平静心跳都可听见苍冷回音。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否已经缺失了某些极度重要的东西。

此刻他的手里握着一本诗集,诗集中夹着一张隐约泛黄的纸片,上面有一首文森特的诗,仿佛带着不可想象的重量,强迫他回想起那些也曾很好的时光。

那是已被记忆埋葬的某一天,他在书房埋首工作,而她便在书架上随手抽了一本诗集,坐在窗边安静地阅读。他偶然抬头,看到她被阳光覆盖的身影,软软的头发变成很深的酒红,脸颊微醺,连表情似乎都柔和起来,那一刻他怦然心动,抽出手边一张A4纸,洋洋洒洒写下那么一段话,折成飞机扔给了她。

她看了,似笑非笑地瞪了他一眼,然后什么也没有说。第二天她离开之后,他又看到那本放在窗边的诗集,拿起来放在鼻子下嗅了嗅,仿佛还带着她身上若有似无的百合香。然后,他注意到了那张还夹在里面的情书,正抽出来准备扔掉,却发现在那段话的下方,自己署名的位置,不知何时已被她印下了唇印,于是犹豫片刻,将它重新夹了回去,放进书架。

透过玻璃柜子的反射,他看到自己的嘴角正高高扬起,怎么都掩饰不住。

那一刻才忽然明白,原来他爱她,已经那么深。

想起这些,他的嘴角仿佛毫无知觉地扯出了一个极苦的笑容,然后起身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窗外,灯火把这座不夜城渲染得宛若白昼,一些看不见的黑暗正在光明的掩映下悄悄蔓延,洪水一样不断摧毁着人类最初的信仰,而后一点一滴地毁灭殆尽。

是啊,哪怕再明亮的夜,也终究只是夜。

为了扯开这荒诞而又浓重的黑暗,穆庭恩,你放弃了人生的一切,事业、爱人、名誉,直至你的生命。

可是我看不到你换来的任何结果,我不想成为你。

我一直这样告诫自己,而我最终却不得不放弃她,因为她变成了你。

我真有些记恨你,这个几乎深入她全部骨骼血脉的、无处不在的你。

他苦笑一声,将那封尘封的情书缓缓引燃,然后用烧着的纸片点起一颗烟,火花在黑暗中幽幽明灭,一缕轻烟升起。

他靠在窗前,拖着疲惫的身体缓缓跌坐在地上,将头垂进了手臂间。

我真讨厌这结局,还是和你一样,仿佛什么都不曾拥有。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