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匿的检控官

隐匿的检控官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曲终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曲终

人生中总有那么几个模模糊糊的瞬间,我不知道,我是谁。

每一天,我都会在固定的时间站在吧台的这一端,穿上黑白两色的制服,面容安静地等待某些相识或者陌生的人。我的背后是几百种颜色与味道各异的酒水,我的手边有各种形状不同的工具,我的面前来来往往着各式各样的面孔。我每天下午五点开店,凌晨三点打烊,我会睡到正午,然后去市场采购,为自己做一顿一天之中唯一的正餐,这个时候,时间通常是下午两点。我是如此规律地过着自己波澜不惊的生活,然而仍然在某些瞬间,我不知道,我是谁。

很多时候,我都会觉得这个名叫欧阳绯的调酒师站在吧台中央,而他的对面,光线无法汇聚的地方,总有一个身穿黑衣、目光冰冷的联邦探员在默默跟随着他,他们像是躯体与影子的关系,仿佛从未分离,却始终都无法合而为一。

常常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我问自己,身为调酒师的欧阳绯和作为FBI的欧阳绯,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

我像是一个很好的演员那样,悄无声息地出演着这个不知何时已经存在的剧本,起初的时候不情愿,到后来却很难出戏。

直至十年过去,我甚至渐渐忘记了终有一天绯吧会结束营业。

对于特拉亨?伯格家族的调查,终于已经接近尾声。我们掌握了足够的证据进入司法流程,但在正式立案之前,我还有最后一件不得不做的准备,那就是,炸毁这间酒吧,这个十年来几乎已经可以称之为家的存在。

是的,在我领导的行动小组中,所有成员隐姓埋名到世界的各个角落,我们以这里为中心,所有人保持对我的单线联络,一旦发现任何情报,就作为一个普通的客人来到这里,将他们的调查结果亲手递交给我。而此时此刻,所有决定性的证据都必定对应着一个重要的证人,在作为呈堂证供之前,我必须确保他们及时撤出危险范围,所以就像十年之前约定的那样,每个成员都会订购一份纽约时报,而绯吧毁于一旦的消息即将刊登在明早的报纸上某个不起眼的角落,从刊登这条消息的那一刻开始计算,所有成员将在二十四小时内各自撤离,完美结束他们十年来漫长的调查。

我想他们或许会和我一样,在松掉一口气的同时感觉到莫名的不舍,就如此刻的我仍像往常一样,在收工之后整理那些陪伴我足有十年的老伙计们,虽然我十分清楚,我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带走。

所有我曾用过的物件,住过的地方,结交的朋友,爱过的人。

好像都是真的,好像都不是真的。

但是终于,那些也都没有什么意义了。

我坐在高脚凳上,环视着身边空无一人的酒吧,举杯,致意。

亲爱的琳恩,此时此刻,我想和你喝一杯。

为这出演了十年的大戏终将落幕,干杯……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