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匿的检控官

隐匿的检控官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莉莉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莉莉

窗外警笛大作,年轻的FBI布瑞恩丘吉尔带着大批人马走了进来。

秦枳举起手枪,对准了陷入呆滞状态的桑荷,整个FBI如临大敌,十几把手枪几乎同时瞄准,双方剑拔弩张,陷入无声的对峙。正在这时,忽然有人风驰电掣般冲了进来,挡在了两群人马之间,是柯景伦。而紧随其后的人,居然是早已消失在公众视线之外的欧阳绯。

“让我和他谈一谈。”他说。

Brain有些不可思议的表情盯住欧阳绯,思考片刻,最终不情愿地点了点头,说了句尽快。

房间内只剩下三个人,秦枳没说话,欧阳绯却摇了摇头:“你不会杀菲奥娜你只是想死。”

“当然,”听到他的话,秦枳就有些无奈地笑了,“如果我自杀,他们只会打中我的手。”

“可是现在,你还不能死,”欧阳绯上前一步,右手轻轻按住秦枳的肩膀,“你见过莉莉了吗?”

秦枳闭上眼睛,毫无所谓地摇了摇头。

“那么我接下来要告诉你的事,不要太惊讶。”他的语气低沉,像是不忍回顾当日的惨状一般,“夏琳死后,杰特情绪崩溃退出后续调查,是我在第一时间主持了她的尸检工作,因为不舍,所以我全程都在。你知道,怀孕42天之后通过射线可以看到胎儿的原始心管波动,尽管异常微弱,但法医还是发现了那个尚未彻底死亡的孩子……不,或许那时,还是称它为受精卵比较合适。我知道这很疯狂,但夏琳对我来说太重要了,哪怕只有千万分之一的机会,我都一定会试。所以,我人生第一次背离了作为一个FBI的原则,说服法医将那颗受精卵取出,并试图用人工手段维持它的发育,但法医告诉我,因为母体已经死亡,试管最多只能坚持8个小时,我当时毫无办法,只能将它移植到同是送到重症监护却已经度过生命危险的菲奥娜体内,可是奇迹真的发生了。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秦枳的眼神从空洞到迷惘,最终现出奇异的色彩。

“是的,莉莉是夏琳留给你的,你们的女儿……”

“季晴川知道吗?”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出这句话,而欧阳绯只是非常艰难地摇了摇头。

“如果你见过她,就会知道,杰特不可能不知道……”

不等他说完,秦枳已然不顾一切地冲向地下室,那里护士正抱着熟睡的小女孩,一脸惶恐地等待着未知的命运。

打开房门的声音异常粗暴,女孩被惊醒,用自己软软的小手轻轻揉了揉眼睛,睁了开来,那双眼睛非常清澈,像极了她的母亲。然后,秦枳停住脚步,那个瞬间他忽然觉得呼吸困难,因为那双眼睛的颜色,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湖水绿……


之后的事情乏善可陈,秦枳手上有数条人命,但他同时也得到了最重要的调查结果,在欧阳绯的不断努力之下,法官最终采信了他的证词,从轻判处。特拉亨·伯格一案被正式重启,在FBI搜查季晴川的居所时,他们惊讶地发现,所有涉案人员的全部详细资料,被他整理得非常清楚,几乎无一遗漏。

而流向海外的巨额资金,全部被用于慈善事业,这一点也是所有人始料不及的。

案情大白之后,社会舆论集体哗然,数量相当可观的两党成员纷纷落马,空军一号引咎辞职。

半年之后,老头子在狱中死于脑淤血,晚景非常凄凉。


四年后。

一身红衣的小姑娘正在庭院采摘白色的花朵,忽然身后有声音响起,她回头,睁大自己湖水一样的绿色瞳孔,看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却又隐隐觉得非常熟悉。因为在那张脸上,有着和自己完全相同的绿色眼睛。

他走上前来,握住她柔软的小手,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他说:“嗨,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