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匿的检控官

隐匿的检控官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来客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来客

早上的“意外”发生之后,两人只来得及吃上一顿早午餐,时钟便已指过了十一点。冰箱里的食材所剩无几,于是一起出门散步买东西。

桑荞穿了白色背心牛仔裤,外套一件不规则下摆的浅灰色粗针长毛衣,森绿色的透司豆豆鞋,背一只复古范儿十足的薄荷绿色PS1挎包。秦枳则是暗红色小V领薄衫,牛仔裤配黑色短靴,以及一件半长的深灰色拉尔夫·劳伦羊毛大衣。

路口拐角的便利店里,桑荞正在专心致志地挑萝卜,身后推车的秦枳走过来,一只手揽过她的腰,下巴搭在她的肩膀上,不解地问道:“长得都差不多啊,有什么区别?”

“买菜是这样的啦,凭眼缘挑一个吧,”桑荞笑起来,将手中的白萝卜放进车筐,“天气预报说晚上还要下雨,我们吃点暖和的东西吧。”

“听你的。”他的眉眼带笑,十足的宠溺。

路过冷柜的时候,她又伸手抄了一盒冰激凌放进去,果然,秦枳抗议起来:“不是说好晚上要吃暖和的吗?这是什么?”

“这可不是一般的冰激凌哦,”桑荞极力辩解着,指着盒子上的英文一字一顿地说,“桃子乳酪味,本地的当季特产,下个月就吃不到了。”

“好好,都听你的。”秦枳假装无奈地摇了摇头,心中却有些欢喜,老实说,他更喜欢现在这个做事毫无逻辑的女人,正是陷入爱情的人才会有的典型症状,而相对的,以往对这些琐事毫无兴趣如今却觉得四处都弥漫着粉红泡泡的自己也不够正常就对了。

像个傻瓜一样呢,他对自己说。

东逛西逛的结果就是买下的东西远远超出了桑荞的预想,她望着秦枳手上满满的三个大袋子,有些呆萌地脱口而出道:“伤口好不容易好了些,累到就糟糕了,我来提一半吧。”

秦枳的眉毛顿时不自然地挑了起来,一脸不悦地将袋子全部推给了桑荞,在后者冷不防抱住全部东西还没理解他什么意思的时候,秦枳已经将她连人带物一起公主抱了起来,桑荞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呀,你干吗,快放我下来!”

“这是对你挑战我男性尊严的惩罚。”他却是说得一脸心安理得。

“你快放我下来,别人都在看呢。”桑荞抗议着,不断在男人怀里挣扎,忽然秦枳的眉头皱起来,吃痛般“啊”了一声,桑荞立刻就不动了,一脸紧张地望着他。

“这就对了。”下一秒,他却安然无恙地大步走了起来,桑荞立刻明白他在假装,于是赌气般锤了他一拳,却没用上一分的力气。

“真是越来越讨厌你了……”她有些无奈地揽住秦枳的脖子以尽量减少他手上的重量,话说得很小声,脸却微微红了。

而秦枳的嘴角,扬起的弧度愈发深了。

快走到家门口的时候,秦枳的步子忽然慢了下来,桑荞在他的怀里探出头,就看到一个身穿黑色夹克的中年男子,手上拿着一只相当老旧的黑色公文包,正在四季阁的大门外踯躅不前,似乎有些什么欲言又止的不安一般,于是抬起头来和秦枳四目相对,却显然都是毫无头绪。正在这时,大叔忽然转过头来,三人碰了个照面,互相都是一惊,因为这面孔并不完全陌生,正是半月前协助FBI遣送浅野夫妇前往美国的当地刑警之一,幸村真一郎。

但显然三人只在交接当天见过一面,出于礼貌说了些“您辛苦了”之类的套话,连点到即止的交情都算不上,今天却特地登门拜访,必定是出于某些特别的理由。

果然,幸村看到两人,一边挠了挠头,一边鞠躬问好。而桑荞立刻揪了揪秦枳的衣服,男人只好不情不愿地把她放了下来,并接过了她手里的口袋。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