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风云1·绝地惊涛

永乐风云1·绝地惊涛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时近傍晚,张信拖着疲惫的身躯,从燕山左卫的军营中走了出来。这已是他近一个月来第三次巡营了,每巡视一次,他的心便沉重一分。

张信本是云南永宁卫指挥佥事,长年在滇征剿蛮夷,积功升为云南都司都指挥佥事。朝廷收北平军权,齐泰知张信有勇有谋,且其久在西南,与燕藩素无瓜葛,遂将他也调任北平,成了北平都司的都指挥佥事,协助谢贵掌兵。张信知事关重大,上任后也是小心翼翼,不敢有半点马虎。随着朝廷削燕日急,张信身上的担子也重了起来。作为朝廷安插在北平军中的第二号人物,他被谢贵授予整肃行伍,收服军心的重任。

张信在云南时就久闻燕王善于统兵,在军中威望甚高。来北平之前,他便知这活不好干,但直到真正接手开始整兵,他才发现情况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糕。每次巡查,军中将校表面对自己十分客气,但一旦自己稍加笼络,绝大部分便都顾左右而言他。将校还只是虚以尾蛇,至于到普通士卒那里,就连面子上的客气都没有了。北平诸卫久随燕王,兵士长年承其恩惠,谈起这位英勇善战的王爷更是一脸景仰之色。对朝廷罢燕王军权,兵士们很是不满,言语间对他张信乃至谢贵均是十分不屑,认为他们根本就没法和燕王相提并论。每次检阅士卒,看着一张张冷漠的脸,张信心中甚至有些发虚:就这种军队,一旦有事,真能指望他们向燕王动刀?眼瞅着朝廷与燕藩翻脸的日子一天一天逼近,张信心中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将军,是回都司衙门还是回府?”就在张信心神不宁时,前面牵马的老卒问道。

张信抬头一看,已到了分岔路口前。稍一思索,张信道:“天色已晚,明日再去衙门。今天就先回府歇息吧!”

“好嘞!”老卒中气十足的一声吆喝,随即领着张信和他的亲兵们折而向左,朝一条小巷中穿去。

望着老卒的背影,张信不由一阵感叹:偌大个北平府,自己真能信得过的本地土兵,也就只有这个一步三摇的老马夫了。而之所以能收服这个老军,也还是自己首次探访军户住所时,正巧撞见他刚死了儿子,当时自己善心一发,扔出三贯铜子,使其得以体体面面地将儿子入葬,才有了他的感恩戴德,忠心报效。想到这里,张信自己都觉得哭笑不得:当了近半年的都指挥佥事,能看见的收获竟就只有这一点点,他这个被朝廷寄予厚望的削燕将军可谓失败之极!

走了一会,张信忽然发现不对,遂对老军道:“老孙头,你带错路了吧?回府不是该走铁匠街么?”

老军听得,回头憨憨一笑道:“错不了!昨日不是下了场暴雨么?铁匠街那片地势低洼,一到下雨天就积水三尺,没几日功夫退不去。要从那边过,将军身上肯定得沾上一身泥。小的带您老走这平章胡同,全是青石路面,干爽得很,也只需多兜个小圈儿,耽误不了几多功夫!”

张信不说话了。北平是前元旧都,街巷密密麻麻,不计其数。张信到北平半年,也就是把大道摸了个差不离,具体到这背街小巷和胡同,实就是两眼一抹黑了。好在这老孙头是个老北平,他带的路自是错不了。

天色已经暗下来,张信张目一望,这条巷子十分幽邃,一眼望不到头。巷子两旁,都是近一丈高的院墙,其间有不少坍塌处,从外头向里面望去,一片漆黑,只听得树叶被风吹得嗖嗖直响,十分吓人。张信知道,院墙后面,都是昔日元朝权贵的府邸。元朝亡后,主人们或死或逃,宅院也就破败下来,成为乞丐或者前元内官和都人(元代对宫女的称呼,明宫沿用)们的栖身之所。因无人料理,数十年下来,昔日的王谢高堂如今已成北平百姓口中的闹鬼之所,且时常编排出女鬼僵尸之类的段子,作为吓唬小孩且互相逗乐的谈资。

张信当然不怕鬼。但这种幽暗深邃的环境,仍让他觉得很不自在。就在他准备催老孙头快些时,忽然几个魅影飘过,待张信一干人反应过来时,前后通道已各被几个蒙面黑衣人堵死。

“混账!尔等是何人?前来送死么?”被人截击,张信的第一反应不是迎敌,而是感到愤怒。这里不是野外,而是重兵镇守的北平城内!他张信更是堂堂的从二品将军!拦路打劫打到他头上,张信简直怀疑这些人是不是吃错药了。

“我家主人请将军过府一叙,我等奉命迎客,还请将军勿怪!”打头的一个蒙面人淡淡说道。话虽客气,但从语气中可知,他对张信是志在必得。

“将军”二字一出口,张信便知这些人是专门来对付自己的。他手按剑柄,前后一望,敌人总数是前六后四,一共十人。

搞清对方人数后,张信心下稍安。眼下他身边共有四名亲兵,加上自己和老孙头一共六人。这其中除了老孙头不中用外,四名亲兵都是自己从云南带来的贴身近卫,长年随己征战,功夫都是一流,至于他自己就更不用说了。想到这里,张信心中有了底,遂冷笑一声道:“无知鼠辈,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说着,他拔出佩剑便要前冲。

“啊……”

“哎呀……”

就在张信准备冲关时,后方忽然传来几声惨叫。张信回头一望,惊骇的发现四名亲兵俱都倒地,正捂着膝盖满地打滚。

“砰!”只听得一声闷响,张信顿觉右手钻心的疼,本来紧握着的剑也恍然落地。正在这时,两旁的院墙处嗖嗖作响,六名手持弹弓的蒙面男子跳落于地,拔出马刀指向自己。

“老孙头,快冲出去,找谢都司来救我!”张信忍住痛大声叫道。

老孙头一愣,急往前跑,先前说话的领头男子哼的一声,上前便是一掌,老孙头颈部受击,当即昏倒在地。

“张佥事,走吧!”领头男子嘿嘿一笑,随即拿出个小壶向张信脸上一泼,张信顿觉一阵清香扑鼻,接下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张信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独身一人躺在一张卧榻上。一动手脚,发现并未有绳索束缚,张信心下稍宽,忙爬起身来看个究竟。

这是一间密室,四周都是密不透风的石墙,墙角处是一扇铁门。铁门紧锁,屋内除自己外再无旁人——不用问也知道,自己被人关起来了。

“吱……”就在张信满腹疑惑之时,铁门终于打开。紧接着,一个年约二十出头、衣着华贵的青年公子在两名黑衣人的簇拥下走了进来。透过昏暗的烛光,张信发现眼前公子似有几分面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是谁。

“世伯安好!下人们没惊扰到您吧?”青年公子笑嘻嘻地道。

“世伯?”张信先是一愣,待走近两步一瞅,方大悟道,“原来是李申的小崽子!”

“让儿参见世伯!”李让微笑着作了个齐眉揖道,“世伯来北平半年,让儿一直未有拜访,实是罪过。今日便向世伯赔礼了!”

搞清楚眼前人身份后,张信已隐约猜到今日为何被擒,心中顿时一阵紧张,不过面上仍是冷哼道:“你现在出息了,成了燕府仪宾,哪还把我这个世伯放在眼里!”

“世伯这可错怪侄儿了!”李让又一笑道,“世伯现有重任在肩,侄儿若登门拜访,让张、谢二位大人知道,恐与世伯脸上不好看!无奈之下,只得想出这么个法子!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说吧,抓我来所为何事?”张信不想再跟他磨嘴皮子,便直问道。

“世伯真是个爽快人!”李让抚掌一赞道,“今日请世伯过来,其实是父王欲结纳世伯,侄儿不过穿针引线罢了!”

“燕王?”张信心中一惊,“他来了么?”

“父王现在身染微疾,下不了床,只得由我代为招待!”

听到朱棣不在,张信心下稍安,口气又硬了起来:“使长若要见我,直接相召便是,何必使这下三滥手段?”

“哈哈哈哈!”李让一阵大笑道,“世伯身负朝廷削燕重任,要灭我燕藩,又岂会独自进府见驾?”

张信浑身一震。他调任北平的真实目的,燕王不可能不清楚,这一点张信也是心中有数。但削燕毕竟还未实施,眼下双方都只是在暗中角力而已,现李让竟当着他的面毫无忌讳地直接说出,这意思就大大不同了。

见张信目瞪口呆,李让从容一笑道:“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父王是仰慕世伯英武,希望您能弃暗投明,入我燕藩帐下。事成之日,父王自不吝封爵之赏!”

“燕王要谋反了!”张信顷刻间便意识到这一点。对燕藩谋反,张信早有心理准备,他来北平就是防朱棣这一手的。可真当这一消息得到确认时,张信仍是震动不已,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世伯!”正当张信忐忑不安时,李让又说话了,“如今朝廷无道,齐、黄奸党横行,视藩王如仇寇,已弄得天怒人怨。父王乃众王之首,有大功于朝廷,仍免不了被猜忌,被削只在弹指之间。世伯为大明官员,食国家俸禄,岂能坐视奸党横行而置之不理?若能襄助父王,共扶朝纲,青史之上,世伯必万世留名!”

“藩王冤不冤干我屁事!”李让慷说得慨激昂,张信心中却冷笑不止。他又不是三岁小孩儿,岂会被一番空洞大道理唬倒?

不过李让接下来的话,却让张信心有所动:“如今皇上大兴文治,一意贬抑武人。方孝孺厉行改制,大提文官品级。朝堂之上,文官气焰大涨;各省三司衙门中,布政、按察二司也威势日隆,渐压都司,我大明武人之气运,已有重蹈旧宋覆辙之势。世伯亦是武将,岂能容忍我武人受此欺凌乎?望世伯三思!”

张信一阵默然。改制已经波及天下,且有逐渐深入之势,这些张信都看在眼里。作为武将,他当然不愿意文官崛起。何况张信不比谢贵,他算不上齐泰的心腹,这次调任北平,除了他能打仗外,不过是因为他与燕王没什么关系而已。所以即便削燕成功,他也不过是受次不大不小的奖赏罢了,不可能成为文官新贵的宠儿。既然改制对他有弊无利,那他内心当然不可能赞同。

可话虽如此,若要他仅此就去追随燕王也不可能。天下武官多得是,其中比他位高的少说也有一两百,那些五府都督和都指挥使们不去争闹,他一个从二品的都指挥佥事折腾个啥劲?何况谋反可不是好玩的,张信对改制再不满,也不敢随随便便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去开玩笑。

见张信不语,李让心想:终要给你来点厉害的才行!计议已定,李让冷笑一声道:“世伯,莫要怪侄儿贫嘴。您来北平也几个月了,北平诸卫想必也摸了个清楚。侄儿问您,这北平诸卫,您驾驭得了吗?您和谢贵想靠他们削燕,可他们靠得住么?”

张信心中一抖。李让这话说到点子上去了。燕王在北平经营十余载,军中将士早就被他笼络得服服帖帖。就他这几个月的经历来看,北平诸卫明为谢贵和自己所掌,但暗地里仍是心向燕藩。命这帮丘八去擒燕王,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突然炸锅,对自己反戈一击?果真如此,那自己岂还有命在?

若一心剿燕,即便朝廷最后取胜,自己十有八九会在这伊始之战中被燕王抓去祭旗;而归附燕藩,与朝廷对抗,那虽说朝廷势大,但也总还有一线生机。稍加辨析,张信便不难想透这一层。

随燕王谋反!为朝廷殉节!摆在张信面前有两条路。在张信眼里,这两条路都是绝路,哪一条他都不想走。但问题是,他已没有别的选择。相比较下,随燕王谋反,生还的希望反而还大一些。终于,张信有些心动了。

“王爷要我做什么?”终于,张信咬着牙,艰难的憋出这么一句。

“蛰伏待机。时机一到,听从燕王号令举义!”眼下燕藩谋反尚在筹备中,李让也不可能给他什么明确要求,此下只能含糊应对。反正只要张信肯上船就行,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张信的心猛得一揪。就在片刻前,他还是朝廷派来削燕的将军,而在现在,他却要不得不踏上贼船,与自己原先的敌人同流合污!谋反,这是多大的罪名!若是失败,自己将面临何其严重的后果!想到这里,张信觉得心里被针刺了般难受,同时又生出无限恐慌,刚刚强定下的些许决心,又有些犹豫起来。

张信抬起头看着李让,正巧李让也放眼望来。四目相对之下,张信心中骤然一凛。他忽然想到:李让今天讲了这么多,连燕藩谋反的老底都揭给了自己。此等情形下,自己若仍不归附,那还能顺顺当当的走出这扇铁门吗?想到这里,张信浑身一激灵,背后冷汗倏时冒了出来。

不管怎么样也得答应下来,先保住小命再说。片刻功夫,张信拿定了主意。他又故作犹豫一番,方一咬牙道:“也罢!我这条命就交给燕王了!上刀山下油锅,任凭王爷吩咐!”

“好!”李让大喜,“世伯果真豪杰,父王没看错人!”说完,他一拍手,对身后黑衣人道,“拿出来!”

黑衣人上前,将一个用黑布包裹的长条状盒子拿出。李让打开盒子,里面露出一把利剑。

“世伯!”李让托起剑,郑重道,“此乃宋初名将曹彬所佩之白虹剑,靖康时落入金人之手,后又收入元宫,元亡时由顺帝带入漠北。昔年父王讨伐乃尔不花,缴获此剑,一直视为重宝。今侄儿受父王之托,将它赠与世伯。以为‘宝剑配英雄’之意!”

张信降燕,本颇有些不情不愿。此时见燕王将如此重宝赠与己,他顿时大为激动,忙接下肃容道:“请世侄转告使长,信愿肝脑涂地,誓死报效……”

张信既降,李让自要将其释放。两人出得密室,展现在眼前的是一间破败的大厅。李让指着前方一座老旧大门笑道:“从这里出去,便是方才的平章胡同!侄儿身份敏感,便不至大门口相送了!”说着,李让一声招呼,张信的四名亲兵便被带了过来。

“无须世侄挪步!”张信客气一声,便拱手告辞。方走两步,他忽又想到什么,忙回首问李让道,“世侄,我那个老马夫呢?他不也被你们抓了么?”

李让闻言,放声大笑道:“不劳世伯挂念了。此人乃我燕府家奴。当日世伯来北平,父王虑着您身边缺人照料,便特派他前来。因怕世伯不受,故命他伪作老卒投效。若有欺瞒之处,还请世伯勿怪!”说完,李让又是深深一揖。

张信脸上一片惨白,直过了好一阵方怔怔道:“燕王果然名不虚传!可笑我等米粒之珠,竟妄想与日月争辉,却不知一举一动,早在人掌握之中!实是惭愧无地!”说完,他又干笑一声,方踉踉跄跄去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