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风云1·绝地惊涛

永乐风云1·绝地惊涛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金陵,紫禁城。

武英殿内,齐泰、黄子澄与方孝孺三位大臣眉头紧锁,脸上不约而同地挂满了忧虑。三人面前的殿内小丹墀上,建文也是一副愁眉不展之态,望着御案上的几道奏本沉吟不语。

“三位爱卿意下如何?”良久,建文终于发话了,“太祖小祥已过了十来日,燕藩三子的乞归奏本已上了两道;北平的四叔也上疏称病,乞子北归;再加上朝中勋戚现是舆情沸腾,物议汹汹,朕实无理由再扣三人不放了啊!”

“勋戚居心叵测,妄兴物议,可恶至极!”齐泰忿忿骂道。早在太祖小详之期届满之前,齐泰便为建文续扣高炽三人想好了办法——装聋作哑,对燕藩父子的乞求归奏本一律留中不发。如此,怎么着也能再拖一两个月。眼下针对燕藩的各项布置已将就绪。再过两个月,朝廷便可从容下旨削燕,到时候高炽等人再哭天喊地也是枉然了!可没曾想,就在这节骨眼儿上,刚老实了没几天的勋戚们又出来搅局!而更让齐泰感到愤怒的是,除了为燕藩三子陈情外,勋戚们这次还趁势向黄子澄和自己发起了猛烈攻击!

“勋戚们之所以闹事,实与改制不无关联!”相对与齐泰的忿忿,方孝孺倒甚为冷静,“改制对勋戚利益触及颇多,他们心中自是不满,先前虽强行压制,但终不能让其心服。有燕藩在外掣肘,朝廷想再推进改制便会有所顾忌,此间关联,勋戚们必已摸得一清二楚。何况前些日湘王自焚,陛下名誉也多少有损,勋戚们择此时机发难,陛下纵是不肯,恐也不好拒绝。”

方孝孺侃侃而谈,建文连连点头。这正是他眼下的难处所在!

建文当然不愿放三子北归。若在先前,他想也不用想,敷衍拖延一番,继续将三人扣下便是。只是前些日湘王自焚,朝中舆论大哗,弄得建文十分被动。他自己也没料到削藩竟会削出个亲王自焚来。尽管为削藩大局着想,他强行将此事压了下去,但毕竟也落了个“残害亲族”的嫌疑。就在昨天,建文给吕太后请安时,母后还提起此事,暗劝建文不要太过,免得既伤了亲情,又落得个坏名声。

母后那边,建文还可以糊弄,而勋戚们的诘问就不好应付了。前日早朝,王宁便又跳了出来,当庭弹劾齐泰、黄子澄心怀异志,残害亲王,请建文严治其罪。王宁本就是个二杆子性格,此次改制也让身为后军都督的他很不高兴。高炽等人乞归的本子刚一陈上,王宁便又当起了扫路先锋。

右班一些勋戚早就存了生事儿的心,待见王宁出手,便一哄而上,目标均直指主持削藩的齐泰、黄子澄,将什么“逼死皇叔”、“构陷宗藩”之类罪名一股脑儿全扣到二人头上。众人之所以选择向齐、黄发难,除了孝孺如所说逼建文放燕藩三子北归,使燕藩这个外力得以伸展自如外,更重要的是,此二人虽非改制主谋,但亦乃建文股肱,他二人要倒了,文官声势便会大减,建文也丧失一翼;到时候再想办法整垮方孝孺,改制一事就付诸东流了。

“奸贼可恶!”齐泰又忍不住痛骂。其实削湘一事,虽由齐泰与黄子澄一手经办,但他二人也从没打算把湘王往死里整。可天晓得这湘王到底是胆小还是刚烈,居然一闻风声便来了个阖宫自焚,这下便把齐、黄搞得措手不及、灰头土脸。如今勋戚拿湘王说事,齐泰、黄子澄纵知他们摆明了是来惹事的,可也只能哑口无言,欲辩无词。只能背地里骂两句出气。

“恐不止闹事这么简单!”方孝孺冷冷道,“湘王之死已有一段日子,当初死讯入京时,也没见勋戚闹出这么大的名堂。怎么待到燕藩三子乞归,便成了满朝沸腾,非议四起?这其间缘由,岂不耐人寻味?”

孝孺说罢,建文忽然惊觉:“依孝直之意,此乃燕藩暗中操纵?”

“燕王推波助澜自是无疑。勋戚们甘愿为其张目也在情理之中。上次燕王进京,勋戚们便鼓噪而上,大肆攻讦陛下。臣事后想来,以当时勋戚声势之猛,若无事先预谋,仓促间恐难聚得如此之力,更难让众人如此齐心,能成此举必是蓄谋已久。此次勋戚选中燕藩诸子北归之时抬出湘王一事,并万众一心,将矛头对准尚礼与子澄,更显其早有预谋!只是臣有一事不解,就是此事由何人经手操办?”说到这里,孝孺一顿,再沉声道,“以二月燕王进京论,燕王纵然威望素著,与勋戚交结颇深,然其当时远在北平,正所谓鞭长莫及,进京前便亲自出面交结勋戚,更是绝无可能。而从其刚一进京,勋戚便闻风而动推想,这撺掇勾结,也不可能是其在进京以后才开始着手,必有人事先为其张罗。”

“不错!”黄子澄似也想明白什么,忙接着道,“此次之事,燕藩三子自留京以来,一直深居简出,少有与人接触。锦衣卫对他们日夜监视,也未曾发现什么异举!如此说来,此番勋戚躁动,也绝非由燕藩三子出面促成!”

“朝中有内奸!”一时间,君臣四人的脑海中不约而同地闪过这个念头。不错,没有事先的计划,勋戚们怎么可能如此齐心?其举动又怎么可能如此一致?而经分析,燕王父子不可能直接出面,那就是说,朝中必有人暗中为燕王张罗,帮燕王对付建文他们!

“此内奸必也是勋戚中人,否则不足以挑动成事!”方孝孺接着分析道。

“莫非是王宁?”建文君臣脑海中同时冒出王宁的名字。这两次勋戚生事,就数王宁闹得最欢,次次都充当出头鸟的角色。仅以表现看,王宁最有可能跟燕藩一条心。

不过很快,大家又觉得不太可能。王宁归心燕藩不假,可他这人是个标准的二杆子,逞能斗狠倒是在行,耍阴谋使手段并非他的长项。最重要的是,内奸通常都是躲在暗处煽风点火,有哪个会傻乎乎地把自己摆到台面上引人注目呢?

可若不是王宁,那是谁就更不好说了。燕王是太祖亲子,又当了十几年的亲王,朝中勋戚与其交好者数不胜数。亲近的如魏国公徐家,三兄弟都是燕王内弟;其他的像驸马都尉王宁、武定侯郭英都与其交情不错,甚至连建文认为最可靠的曹国公李景隆和驸马都尉梅殷,当年和燕王也都颇有交往。即便抛开勋戚不说,就是普通大臣,和燕王有过交结的也不在少数。如果仅凭与燕王有交情,便怀疑其是内奸的话,那朝堂上的右班大臣中有一大半都脱不开嫌疑。

“查!”齐泰呲着牙蹦出这么一句,“但凡为燕王张目的,一个一个往下查,直到找到那个为首者!”

“必须查!”黄子澄也恨恨地附和道,“若仅就是传个话透了消息倒也罢了。此人暗中挑拨离间,纠集勋戚向陛下逼宫,实是居心叵测,歹毒无比!不查个明白,朝廷难得安生!”

建文一阵苦笑。齐、黄之话倒是快意,但他明白,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为燕王张目的人有多少?勋戚一大半都或多或少的参预其间,果真一查那还了得?眼下勋戚们已成了一堆干柴,自己再去惹他们,顷刻间就能激起熊熊烈火。

明查不行,暗访呢?思忖再三,建文仍摇了摇头。齐泰对勋戚这个圈子内的事或许不太了解,而他建文却是一清二楚。像鼓动舆论这种事,虽免不了得有心设计,但其实不需要太多组织。勋戚们早有滋事之心,缺的只是一个由头而已。这种情况下,蓄谋者只需在勋戚间聚会时,于酒酣耳热之际发发牢骚,并“不经意”地将使皇帝难堪的诸般小伎俩以“听闻”、“据说”为名头加以提及,顷刻间便能得到一帮酒徒们的共鸣。其后,这股子坏水便能一传十、十传百地迅速在整个勋戚圈子里流淌开来,成为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并在有王宁这种“挑事儿人”出头后被其他人望风跟进。搞清楚勋戚间这套“造谣滋事”的流程后,外人就会发现,要想查访始作俑者实是难于登天,就连勋戚自己对谁先倡议也是不甚了了。贸然暗访,不但无可能查出结果,反而会打草惊蛇,更让众勋戚感到愤怒和恐慌,进而引发更大的祸患!

“漫天撒网,必将激起祸端!盲目查访万万不可。”方孝孺也不认同齐泰和黄子澄的办法,紧接着,他拿出了自己的建议,“陛下可密谕曹国公,让他多加留意,待有了线索,再行查证不迟!”

“慢慢查访,那得查到什么时候?”齐泰忿忿道,“现在朝中勋戚吵翻了天,若再不寻出这个吃里爬外的家伙,燕藩三子又哪留得住?”

“齐大人说的有道理!”齐泰一说完,黄子澄也想到什么,忙对建文道,“眼下此奸鼓动勋戚,所图无非是为燕藩三子而已!既如此,陛下何不反戈一击,索性大张旗鼓地搜寻内奸?只要缇骑大出,在京中造出声势,那勋戚们纵有不满,也是人人自危,奸贼本人必也会收敛起来。没了勋戚鼓噪,燕藩三子如何能回北平?只要能扣住燕藩三子,便叫勋戚们怨恨也是值得!”

“不错!绝不能让奸人得逞,扣住燕藩三子,朝廷便立于不败之地!”齐泰当即附和。他本就是个刚烈的人,黄子澄这种针锋相对的想法很符合他的性格。

方孝孺与齐、黄二卿各执一词,且各有道理,建文一下也没了主张。

“二位大人为何一定要扣燕藩三子?”就在建文犹豫间,方孝孺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

“方先生这是何意?”齐、黄万没料到方孝孺会有此问,一时惊讶不已,“燕藩三子在京,则燕王不敢谋反。这其间道理,难道方先生不知?”

“孝孺固知这些!”方孝孺目光炯炯道,“只是敢问二位,朝廷有何名目继续扣他们?”

“这……”齐泰和黄子澄一时哑了口。现在湘王自焚,他们两个负责削藩的大臣已饱受指责,若再强扣燕藩三子不放,那勋戚也必会借此机会大做文章。到时候物议汹汹之下,皇上恐也招架不住,只能将他们两个罢官免职,以平物议。

齐泰和黄子澄当然不想丢乌纱帽,何况值此关键时期,二人的去职简直就意味着削燕乃至整个削藩的失败。更有甚者,勋戚一旦得势,方孝孺的改制也是前景黯淡,连建文那本就不多的威势也会再遭重创,那结果很可能就是满盘皆输!想到这一层,齐泰和黄子澄的额头都冒出了冷汗。

见齐黄神色,方孝孺微微一笑,转而对建文道:“陛下。依臣看,再强扣燕藩三子,必使朝局大乱,对削藩大业也是不利。与其如此,皇上不如索性将计就计,放燕藩三子北返,使燕王放开手脚,早日举事!”

“什么!”建文惊得几乎要从椅子上跳起来。若只说放燕藩三子以平物议,那建文虽不情愿,但心中明白这其实也是没法子的事情。可这促燕藩谋反又从何谈起?一直以来,燕王谋反就是压在心头的一块大石,让他始终投鼠忌器,不敢强行削燕。而今方孝孺却说要促燕王谋反,这话建文听来简直就是石破天惊!一旁的齐泰、黄子澄心中直想:这方先生该不会是昏头了吧!

好半天,建文方回过神来。咽下口唾沫,建文干巴巴地道:“方先生所言何意?这将计就计又是什么意思?能否说明白些?”

方孝孺又一笑,从容不迫地道:“臣猜想,陛下一直不敢削燕,原因无非有二:其一、燕王一旦举事,朝廷措手不及;其二,燕王与周、齐诸王不同,其有大功于国,威望素著,平日又小心谨慎,少有过失,朝廷削之无名!”

“不错!”建文点头赞同,但又道,“这与迫燕藩谋反有何关系?”

“大有关联!”方孝孺锵锵道,“原先陛下登基未久,故对燕王自然是投鼠忌器。然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眼下北平城中七卫皆握张昺、谢贵之手,宋忠、马宣、余瑱、耿璿、徐凯等将皆拥大兵,屯于北平四周。朝廷与燕藩,可谓是强弱已分。故投鼠忌器一虑,已不复存在!”

“可师出无名奈何?”黄子澄紧接着问道。

“此正孝孺请放燕藩三子之目的所在!”方孝孺眼中寒光一闪,沉声道,“皇上抚治天下,一举一动皆为万民表率,自需端言正行,所作决议,必须与正道相符。既如此,凭着燕王的大功,只要燕藩反状一日不明,朝廷便一日不能削燕。此间因由,陛下与二位大人应都明白!”

建文默默点头。方孝孺的话正说中了他心中的隐忧。别看齐泰整天不断向北平派兵,但真到要建文强行下旨削燕的那一天,他还真不见得敢下这个手!天下悠悠之口,再加上史笔如铁,这两条铁血皇帝朱元璋可以不在乎,但根基浅薄、且又深受孔孟熏陶的建文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无视。

见建文点头,方孝孺信心大涨,继续大声言道:“其实不光陛下与二位大人,就是燕王,对此也是清楚得很。如今他表面上一副乞怜之状,以博取天下公论;暗中却鼓动京中勋戚,为其在朝堂上争鸣!而朝廷却碍于大义,对其无可奈何!若长此下去,天下民心必倾向燕王,就是朝堂之上,勋戚也会声势日隆,对陛下生胁迫之心!故而,臣请放归燕藩三子,便是要使燕藩尽快谋反!只要燕王反旗一举,其不轨之心便昭然若揭,大义名分便也落到朝廷这边。到时候再行削燕,便是上顺天意、下应民心,正所谓师出有名耳!”

“原来如此!”方孝孺说完,建文心中豁然开朗:放燕藩三子北返,促燕王谋反,以正朝廷削燕之名!这果然是难得的连环好计!正可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原先他一直以为放燕藩三子是绝对赔本的买卖,但现在听方孝孺一说,这其间其实也隐含着莫大的好处!

“只是北平军马尚未完全就绪,若燕王即刻造反,恐也会惹上麻烦!”齐泰突然插口道。经方孝孺一说,他也觉得放燕藩三子北归可行。但若果真如此,朝廷与燕藩兵戈相见就在所难免了。齐泰是兵部尚书,到时候要在用兵方面出了乱子,那他的罪过可就大了,故而不得不有所小心。

“齐本兵勿忧!”方孝孺笑道,“从皇上下诏到三子陛辞,再加上北返路上花的功夫,这么算下来,三子到北平怎么着也到六月了。就算燕王即刻举事,朝廷也还有近一个月的时间。齐大人尽可借此时间准备!”

一个月时间不算太充足,但抓紧一下也够用了,再说燕王一见到三个儿子就举事的可能性也不大。想了一想,齐泰点点头,不再说话。

“先生果是好计!”建文夸了一句,忽然又道,“可若放了三子,四叔仍就不反,那又奈何?果真如此,朕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燕藩不会不反!”孝孺坚定地道,“眼下四王被削,朝廷削藩之意已无所隐瞒。燕王乃枭雄之姿,岂会坐以待毙?仅以其二月进京的表现看,此人是铁了心抗拒削藩!既如此,一旦山穷水尽,他必会拼死一搏!”说到这里,方孝孺话锋一转,幽幽道,“当然,为防其继续隐忍,皇上还需用些别的法子,迫其尽快举事!”

“什么法子?”建文赶紧问道。

方孝孺却未直接回答,而是转而问建文道:“昨日西平侯沐晟送来的奏疏,陛下可有留意?”

“沐晟奏疏?”建文先是一愣,片刻后马上反应过来,“先生之言,莫不是要杀鸡儆猴?”

“不是杀鸡儆猴,是杀鸡逼猴!”方孝孺眼中精光一闪,沉着道,“逼得这只猴子心惊胆颤,不得不狗急跳墙!”

“好一个杀鸡逼猴!”建文大声一赞,心中也终于做出了决定。他隻然而起,对三臣朗朗道,“就依方先生之言!先放三子北归,继而杀鸡逼猴!”说到这里,建文冷冷一笑道:“这次定要逼得四叔不得不孤注一掷,一举鼎定削燕大局!”

“圣上英明!”这一次,三位大臣齐齐躬身。

“内奸一事,交由曹国公暗中摸查!”

“遵旨!”

“还有一点!”建文想了一想,又嘱咐道,“逼燕王谋反一事,可暗中告与张昺和谢贵,使其有所准备。至于其余人等,切勿泄露半分!”逼藩王谋反,这要传出去,恐又会掀起轩然大波,建文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臣等明白!”三臣赶紧应答。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