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风云1·绝地惊涛

永乐风云1·绝地惊涛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七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七节

张信并没有等太久。

自打放燕藩三子北归后,建文君臣便翘首以盼,只希望燕藩即刻谋反!可等来等去,北平却仍毫无动静。待到倪琼投靠朝廷,抖落燕山护卫不法情事,建文认定燕王这次必不会再忍,忙急谕张、谢加强戒备。可哪知燕王不但不反,还一下成了疯子。这下建文就傻了眼。待到张昺的奏本一进紫禁城,建文便立召齐泰、黄子澄、方孝孺密议。三人均认为燕王装病,实是心中有鬼,其意无非是想借此机会向天下显示朝廷残忍无情,有意迫害宗藩,以使皇上惮于物议,不敢削燕。三臣的想法与建文不谋而合。而最近,朝中勋戚又不安分起来,建文已接到了好几份弹劾张昺、谢贵构陷燕藩的奏疏。事情发展到这个份上,建文终于也和张昺一样,对这种争夺道义的把戏失去了耐心。尤其是倪琼所奏燕山护卫异动一事,更让他产生警觉:老这么拖下去,燕王会不会借此时机,不断暗蓄实力?权衡利弊之下,为防夜长梦多,建文终于决定对燕藩动手。

削燕毕竟是大事,即使是强削,也同样是要理由的。正巧此时朱棣派其手下护卫百户邓庸进京奏事。在建文的授意下,齐泰将邓庸抓了起来好一番拷打,终于得到了张玉、丘福等人蛊惑护卫兵将,欲行不轨的罪证。此前倪琼之事,朱棣硬推说是属下末官所为,他本人并不知情;而如今张玉、丘福皆为燕王心腹,这罪证便可坐实。当邓庸口供摆在建文面前时,年轻的天子立即拍板,命内官携旨赶赴北平,会同张昺、谢贵逮捕燕府官属;同时,建文还在暗中下了一道密旨给张信,命他寻机将朱棣擒下。

两道谕旨一起进了北平。此时北平驻军尚在调动。张昺与谢贵一商量,觉得还是稳妥为好,遂将圣旨暂且扣下,赶紧整编城中兵马,并将城外屯田军加紧调进城内,准备跟燕藩摊牌。对于北平周围的宋忠等部,张昺虽未完全隐瞒他们,但也有意拖延,准备待除燕的前夕再发手书,使他们在自己动手之后方能赶到。如此既保证了削燕首功不落于旁人,又给张昺自己留下转圜余地。

张昺的小算盘打得噼啪响,可张信却早已是同床异梦。在得知张、谢决意抛开宋忠等部独自操刀后,张信心中的最后一丝犹豫也荡然无存。经过彻夜思考,到第二天天快亮时,张信终于下定了决心。这位建文派来的削燕干将穿上便服,趁人不注意偷偷溜出了府,又悄悄来到了燕王府西面的遵义门前。

张信求见的时候朱棣刚刚起床。当黄俨一阵小跑过来,将这位北平都指挥佥事求见的消息禀告他时,朱棣却未如张信所想般即刻召见,反而陷入深深的犹疑当中。

本来,张信承诺答应归附燕藩。但朱棣自己也明白,在当时那种受制于人的情况下,张信的承诺或多或少是有水分的。后来,随着时局的紧迫,燕藩也逐渐加紧了对北平镇守七卫的策反,这其间张信倒也配合默契,对燕藩的举动一直装聋作哑。可是,当牵涉到张信本人时,这家伙便又滑得像只泥鳅,明面儿里是热情洋溢,但从不主动出面帮燕藩做什么。当初为了让张信诚心归附,李让曾做出承诺,保证非有大事,绝不打扰张信,故朱棣也不好强逼。但由此,他对张信的真实态度,也终究不敢做出定论。眼下局势诡谲异常,朝廷的最终态度扑朔迷离,张信赶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秘密求见,其居心到底何在?他到底是因确有要事要禀告自己,还是另有所图?尤其张信在托内官传话时专门提到,非亲见燕王本人不可!这就更让朱棣心存疑虑——自己现在还是疯癫之人,如果此时接见,那这装疯一事必将被张信知晓!敌友未明之下,贸然接见,一旦张信仍心向朝廷,那后果将不堪设想!眼下李让已被朱棣暗中打发出城,去招附通州等地的昔日旧部,让他出面应付张信已不可能,而派其他人出见,张信恐也不会坦言。想来想去,朱棣觉得还是稳妥为好,遂跟黄俨道:“就说本王眼下重病在身,实在无法见他!”

张信兴冲冲地跑来燕府,却被朱棣一声“不见”给浇了个透心凉。他灰溜溜回家里,想了半天才明白:燕王对自己仍有疑虑!一时张信不免有些气沮。不过再想到眼下自己已危如累卵,他觉得已不是顾及面子的时候。第二天一大早,张信又来到了遵义门前。可朱棣仍是万分谨慎,对他连番求见愈发惊疑。因拿不定主意,朱棣便仍以染病为由,再次将张信撵了回去。

两次被拒,张信急像热锅上的蚂蚁:再过几日,张昺等人就要动手了!他昨日下午巡视军营,竟撞见一群将校聚在一起嘀咕什么,待自己过去,众人却立马嬉皮笑脸,顾左右而言他。张信老兵油子出身,立刻从其中嗅出了不对劲。经此事,他愈发害怕,心中也愈发坚定:为保身家性命,无论如何也要见到燕王!

第三日早上,张信钻进了一辆官眷用的乘舆,又来到王府门前。这一次王景弘正好在遵义门。张信以前见过他,知道他是世子亲信。听得燕王仍是避而不见,张信忙将景弘一把拉过,急道:“王公公,我实在是有十万火急之事,你千万进去说说,一定要让使长见我!”

前两次来门前传话的都是上不得台面的小火者,张信求也无用。今日这王景弘却是个能做些主的。他见张信一脸焦急之色,又坐个女眷车子隐秘而来,实在不像是假的。沉吟半晌,景弘欠身道:“王爷确实身体欠妥。张大人既然真有事,我便进去说说。至于成与不成,小人可就不晓得了!”

“可以,可以!”张信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道,“就劳烦公公了!”

此时高炽、高煦和道衍、金忠四人正聚在燕王寝宫。王景弘小心进去,将所见情况说了一遍,末了对朱棣道:“依奴婢所见,这张信似乎确有要事要禀告王爷。”

朱棣听了皱眉不语。他此时心中也是颇为犹疑:他担心张信是来试探自己;但张信接二连三的求见,且言辞诚恳,难道真有什么重要之事要跟自己说?若其真是有密言相告,自己却避而不见,会不会误了大事?想来想去,朱棣仍下不了决心,便将求助的眼光投向道衍。

道衍也不能判定张信心意。不过见他这个架势,道衍觉得其真有投效之意也未可知。想了一会,道衍奏道:“张信之意臣亦不能猜度。但他连番求见,王爷若执意不见也不好。依臣看,王爷不如先装病在床,让他进来,且看他说什么,再做决断。”

朱棣一想,这也确实是个办法,便点头道:“就照师傅意思办。”随即他又对众人道,“你们也别退下,都到屏风后面躲起来,一起听听他怎么说。”

张信在王景弘的带领下进了寝宫。张信到了床前,见朱棣眼睛半闭,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心中不由一阵好笑。他跪下行完礼,便直接说:“臣有急事禀告殿下!”

张信说得再诚恳,朱棣却又哪敢轻信?听张信说完,朱棣却是一阵哼哼唧唧,半天说不出个整字来。张信见状,忙说道:“殿下勿要再装病了。张信今日前来,是要投效殿下。您有什么心事,尽可告知在下。”

朱棣心中一惊,嘴上却哆哆嗦嗦道:“本、本王确实有病!”

张信见他如此,苦笑一声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使长还信不过我!前些日葛诚已将‘燕王无病’四字透给了谢贵。如今他二人已得圣旨,正调集兵马,不日就要对使长下手。使长便装得再像,恐也难逃此劫!”

朱棣内心惊骇至极。他早就对葛诚有所怀疑,今日张信毫不犹豫便将此人点出,朱棣两相印证,心中已信了几分。

张信见燕王不语,心想:“不把你逼到绝路,你终不会信我!”他一咬牙,竟将建文密旨掏出,递到朱棣床头,方朗声道:“这便是皇上命臣擒拿使长的密旨。使长要是还效忠朝廷的话,那不管您真病假病,现请起身跟张信回去;若使长已欲举兵,那继续装病又有何意义?还请使长起身说话!”

朱棣看到密旨已是目瞪口呆!张信竟连擒拿自己的密旨都掏了出来,他又岂能再存怀疑!朱棣一骨碌坐了起来,对着张信肃容一揖道:“佥事救我一家,恩同再造,请受我一拜!”

张信见朱棣施礼,忙跪下磕了三个响头,方道:“使长信得过臣,实乃臣之福气。臣何德何能,岂敢受殿下大礼!”

此时众人也从屏风后绕出。道衍笑道:“张大人一片忠心,可鉴日月;使长有此等良将相助,实乃上天相佑!”

朱棣命高炽亲自搬来一张凳子,硬让张信坐了,方温言道:“天不亡燕,遣恩公前来救我。此番逃得大劫,他日必涌泉相报!”

张信终于得到朱棣信任,心中也是一阵轻松,见朱棣感谢,他忙连道“不敢”。略歇一会,张信便徐徐道来,将张昺、谢贵的各项举措详细说了,末了方慷慨道:“王爷功勋盖世,且素来忠义;可惜朝廷无道,竟视您如仇敌;齐泰、张昺等小人,妄图谋害王爷,以为晋身之阶。臣武人出身,素敬英豪,实不忍见殿下无过受难,故前来报效,愿随王爷歼灭丑类,重振纲纪!”

张信说的唾沫四溅,朱棣也是连连颔首。其实朱棣也猜到:这张信之所以最后选择燕藩,八成是看到了自己在军中的势力。不过在如此险恶环境下,他能毅然投靠,却也十分难得;何况他还带来了许多有价值的线报,这就更要好加抚慰了。

朱棣与张信说话间,高燧、袁容、袁忠彻以及张、朱、丘三将也相继受命赶来。众人见朱棣与张信谈笑风生,先都是一愣。待高炽解释完毕,大家均是又惊又喜:惊的是建文终于向燕藩举刀;喜的是张信确乃诚心投效,燕藩反击起来自是占尽优势。

见心腹均已到齐,朱棣一抬手,众人顿时鸦雀无声。此时的燕王一扫伪装多日的颓废之色。只见他神色冷峻,目光如炬,威严地扫视众人一眼道:“方才张佥事所言,尔等也都听见了。如今朝廷既要逮我官属,又要擒拿本王,不出数日,燕藩便要大祸临头。尔等都是本王最为亲信之人,处此危境,各位有何见解?”

张信见周围均是燕府要人,知朱棣已将自己视为心腹,心中不由一热。他当即跪下,大声奏道:“朝廷无道,奸佞横行。大王乃皇室长辈,岂能坐以待毙?只要大王下定决心,信甘为内应,钳制张、谢,以效犬马之劳!”

张信都已表态,其他人哪能落后?众臣子纷纷跪下,一个个义愤填膺道:

“朝廷昏庸无道,王爷当兴师问罪!”

“杀进京师,剐了齐泰、黄子澄!”

“狗皇帝残害亲族,使长岂能容忍?”

“反了他娘的,大王自己当皇帝!”

……

大殿之上吵吵嚷嚷,众人各表心志,齐心劝谏。道衍见众人越说越不像话,不由暗自皱眉。他向一旁仍未发言的金忠瞧去,正好金忠也一眼望来。四目相对,两人顿时心神交会。待众人闹完,道衍一揖奏道:“事已至此,王爷已是退无可退!齐泰、黄子澄蛊惑君王,谋害亲藩,殿下应奉天举义,兴靖难之师,清君侧,正朝纲,荡平朝中奸佞,辅佐圣上!”

听得道衍之言,朱棣当即暗赞一个“好”字!道衍虽也是劝说,但其意却高了许多:起兵的名义只能是靖难、而不是造反;目标也是朝中“奸臣”,而不是建文本人!他这种想法正与朱棣不谋而合:直接造反是不行的。以臣反君,有违纲常,必然会招致天下唾骂;只有打出清君侧旗号,方能占据道义,师出有名!

事已至此,朱棣终于不再遮遮掩掩,他走到剑架前,“嗖”的一声拔出宝剑,决绝说道:“齐泰、黄子澄心怀叵测,欺天子年幼,内挟君王,外陷宗藩。一年之内,四王被废,湘王遭害,本王亦将遇不测!眼下奸佞当道,弄权祸国,我大明江山几至不保!我身为太祖亲子,宗室长辈,岂能坐视祖宗基业沦丧?本王心意已决,今将效周公辅成王故事,传檄天下,大兴义师,讨伐奸臣,奉天靖难!”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