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风云1·绝地惊涛

永乐风云1·绝地惊涛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八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八节

妙锦一行抵达无极时,朱棣正在中军帐中和金忠商讨与南军决战事宜。

到进军无极为止,燕军的进展十分成功。但到无极,他们却遇到了一个大大的难题。

当初,耿炳文定下坚守待机之策后,为了防止燕军断其粮道,便将十三万大军一分为二。其中九万在真定城内,其余四万则由右副将李坚统率,驻扎在滹沱河南岸的李村渡。李村渡位于真定下游十八里处,正好连着北平到河南的官道。耿炳文屯重兵于此,是为了防止燕军从这里过河,进而沿官道南下直扑大名府。大名府是南军粮饷转运的根据之地,万不可有任何闪失。而之所以选择在南岸扎营,亦是为了一旦燕军从别的地方渡河南下,这部人马可以不经渡河便可迅速回援,确保后方无恙。

本来,耿炳文的这番布置也是用心良苦。诚然,大军分驻大河两岸,一旦燕军杀至,南军若要出城迎战便十分不利。但耿炳文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和燕军决战。毕竟朱棣只有三四万人,真定则有十三万南军,强弱之比太过悬殊。在耿炳文看来,莫说朱棣没道理来真定,就是他真的来了,只要自己闭门不出,那朱棣也只能灰溜溜地回去。不管是有九万大军镇守的真定城,还是隔河扎营的四万李坚部众,都不是燕军能够强攻得下的。

但就是耿炳文的这番用心良苦,却让燕藩君臣窥到了可乘之机。还在雄县时,朱棣与金忠便得知了真定南军分兵驻扎的消息。当时二人当机立断,修改了此前拟定的攻打河间的计划,转而要利用真定南军一分为二的良机,将他们逼到郊外的平川之地与己决战。十三万南军倾巢而出,燕军能否取胜还真不好说,但若南军分成两部,而燕军只选其一部交手的话,那胜算自然大大增加。

本来,按照二人事先设想,燕军先破雄县、莫州四万大军,继而策反保定,如今又兵临真定城下,事已至此,耿炳文无论如何也该出兵了。且朱棣已从京城得了消息,朝中要求速平燕藩的呼声高涨,这更让他暗自高兴,认定耿炳文会经受不住压力出战。为此,朱棣和金忠还费尽心机地准备好一个绝妙的办法,就等着两军交战时给南军一个好看。

可就在朱棣与金忠估摸耿炳文必将出战之时,妙锦来到了无极。这小姑娘噼里啪啦地把所得南军内情这么一说,朱棣二人顿被浇了个透心凉。没想到这耿炳文竟能这般沉得住气,被燕军欺负到家门口都能忍住。最让二人感到意外的是,就连前来催促进军的中使都被他说服!从眼下形势看,耿炳文是铁了心坚守不出。果真如此,形势便对燕藩十分不利了:尽管雄、莫兵败,但南军主力并无损伤,对燕藩的包围也仍是坚若磐石!若不能尽快击垮真定的南军主力,那几个月功夫过去,等到大宁、大同等地整顿完毕,那朝廷便占据了绝对优势。到时候耿炳文大旗一挥,四方雄兵呼啸而下,直扑北平,他朱棣就是有三头六臂,也难逃败亡之局!

姜还是老的辣啊!朱棣思索半天,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得长叹一声,把期望的目光瞄向金忠。

金忠也是眉头紧锁。过了好一阵,他方面色阴沉地道:“耿炳文老谋深算,竟然这般能扛,臣倒是低估他了!”

“难道就无方法补救?”见金忠话中也颇无奈,朱棣的心顿时一沉。

“办法倒也有一个!”金忠缓缓说道。

“是什么?”朱棣眼光一亮。

金忠一笑,却不答话,转而问一旁的妙锦道:“徐小姐,您方才说,中使一行明早将出西门,此言可是无差?”

“恩!没错!辰时三刻!那个马骐亲口跟我说的!”妙锦肯定地点了点头。

“如此便好!”金忠冷冷一哼道,“耿炳文能说动王钺,能掩盖莫雄败绩、保定易主,可他掩盖得了中使被杀的事实么?”

“咿呀!”妙锦一声惊呼道,“莫非你要……”

“不错!”金忠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只要能在中使出城之时将其截杀,那耿炳文就是想忍也忍下去了!到时候他纵有千般不愿,也必须立即与我军一决雌雄!否则莫说皇上震怒,就是京中言官的唾沫星子也能淹死他!”

“不可!”金忠话音一落,妙锦却忽然大叫道,“王钺不是坏人,你怎能不明不白把他杀了呢?”

见妙锦如此反应,金忠不由一愣,随即哭笑不得地解释道:“小姐,如今我燕藩与朝廷已势不两立,王钺乃朝廷中使,他若不是坏人,难道王爷是坏人不成?杀他就是杀敌,这哪是不明不白了?”

“这……”妙锦一时语塞。其实她与建文本身倒没什么大矛盾,不过是看不惯他削燕罢了。尽管到北平之后,她对朝廷与燕藩恩恩怨怨也有了些了解,但也只是笼统的听听而已。直到昨日,她才从狗儿要杀马骐的态度中第一次感受到这种你死我活的态势。此时金忠又提出要杀王钺以逼耿炳文,妙锦虽然惊恐,但稍一思索,却也找不出理由反驳。

妙锦一阵沉默。若以想法和作为论,她徐妙锦绝对是燕藩这边的人。但正如金忠所说,王钺也确实是燕藩之敌。既然如此,两军对阵,杀他这个敌人实是理所当然,金忠之言无措?可是妙锦却又实在不能把他和敌人这两个字联系到一起。在妙锦的认识中,敌人都是穷凶极恶之辈!而这王钺,一直都是勤勉本份,对自己也是恭恭敬敬,从哪方面看,他也不像是自己的敌人啊?妙锦左思右想,却怎么也辨不清这其中纠葛,一时陷入深深迷茫中。

见妙锦满脸迷惘,朱棣微微一笑道:“小妹想什么呢?其实这王钺也未必就非杀不可!”

“咿呀!”妙锦眼光一亮道,“大姐夫说的是真的?”

“当然!”朱棣微笑着道,“只需吓吓他就行了。速平燕藩乃朝堂众臣的共识,皇上也持此意。然耿炳文却冒天下之大不韪,龟缩不出,已是让朝廷不满;且其连败两场,丧师辱国,其处境必然更加艰难。就算王钺愿帮他说话,可若我在城下施以偷袭,就算不成,王钺必也惊恐不已,进而对耿炳文大为光火。且中使被袭,此事耿炳文无论如何也瞒不住,到时候皇上得知,必然大发雷霆。种种情事汇集一起,耿炳文岂能不被降罪?他若不想身败名裂,唯有速与我军决战,力争求胜以将功补过。只要他出战,本王意图便已达到。至于区区一王钺,其生死又何足道哉?”

“大姐夫英明!”妙锦高兴得大叫。能不杀王钺,当然再好不过了。有了这么一个两全其美的结局,她先前的那些迷惘彷徨顿也飞到了九霄云外,对朱棣更是敬佩不已。

金忠思索一番,亦觉得朱棣之言有理,遂也不再坚持己见。不过接下来朱棣的话,却让金忠和妙锦都惊的目瞪口呆。

“本王决意,明日亲自带马和、狗儿、尹庆三人突袭中使!”朱棣稍作思忖,锵锵言道。

“什么……”妙锦和金忠吓了一跳,齐齐出声道,“万万不可!”

见二人异口同声,朱棣不由一乐:“但凡上阵,本王从来都是冲锋陷阵,此次偷袭怎就不可?”

“王爷乃三军统帅,岂能弃大军而逞一夫之勇?且偷袭中使,一偏将既可为之,又何劳王爷亲自出马?”金忠当即反驳。

“岂是一夫之勇?”朱棣摇头道,“偷袭中使,事关此役成败。本王亲自出马,更能让那王钺怒不可遏,从而迫使耿炳文不得不战。若仅遣偏将为之,唯虑耿炳文又巧言令色,糊弄过去。果真如此,则功亏一篑,决战亦将遥遥无期,对我燕军大为不利!”

“即便如此,王爷也不能冒这般大险!”金忠诚恳言道,“中使一行,仅扈从官军便不下百人,再加上耿炳文之护卫亲兵,其力岂可小觑?王爷仅率三骑出马,万一有个闪失可如何是好?”

“世忠信不过本王武艺么?”朱棣呵呵一笑,解释道,“既为偷袭,其要领便在于出其不意,又哪是倚多为胜?且我军现在城东,要绕至西门,其间路程亦需十几里,若所携兵马过多,则很难避过南军哨骑。一旦南军得知我部移动,中使又岂敢出城?故携三骑便可。且如此更能激得中使恼羞成怒,促其出战的胜算也大了几分!”

“这……”见朱棣这般坚决,金忠顿时大急。他瞄了眼妙锦,一咬牙道,“王爷,四小姐所报固然要紧,然其当时放走那个马骐,便已留下隐患。万一马骐利欲熏心,将被擒之事告于王钺可怎么办?若王钺他们将计就计,在西门设下伏兵,来个守株待兔,那王爷此去岂非自投罗网?马骐心性,我等不能尽知,此类情况,不可不虑啊?”金忠本不想当着妙锦的面讲这些,但此刻朱棣执意要往,他迫于无奈,也只得说了。

妙锦却丝毫不以金忠之言为忤,她眼下关心的全是朱棣的安危。金忠话音方落,她便连连点头道:“是哩!大姐夫不要去,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

朱棣一阵沉默。妙锦放走马骐,确实是一大败笔。不过他知道这位妹子的性情,故而也不能怪她。不过想了一想,朱棣仍道:“即便那个马骐报信也无妨。真定四周皆是平川之地,要想伏兵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且王钺他们就是有天大的能耐,也想不到我会亲自前往。而若以中使为饵,仅为捕我燕军一偏将,想来耿炳文也不会去担这个风险。如此,事情最坏也不过是王钺改变行程,本王扑个空罢了,万不至于有去无回!”

“王爷……”

“世忠勿要再劝!”朱棣打断金忠的话,不容置喙地道,“真定一役,关乎燕藩气运;而迫南军主力出战,更是我军得胜的关键!如今耿炳文龟缩不出,我军要想取胜,也只有截杀中使一途了!事关全局,本王就是担些风险也值得!”

金忠一阵默然。他明白朱棣的脾气,一旦他下定决心,旁人就是磨破嘴皮也是白搭。半晌,金忠叹了口气道:“既如此,臣便去调度兵马,待明日王爷马到功成后,即刻进逼真定城下!”

“世忠思虑周全!”朱棣衷心一赞。这便是他最欣赏金忠的地方,即便他不赞同自己意见,但一旦无可更改,他也能将后续事宜安排得妥妥当当,绝不会怄气撂挑子。

金忠走后,朱棣埋起头考虑明日偷袭之事。忽然,一个女声响起:“大姐夫,明日之战,我也要上阵,和你一起杀敌!”

“唔……”朱棣一愣,这才发现妙锦这小妮子原来还在这里。他呵呵一笑道:“你一个女孩子家,管这些做什么?战场上刀枪无眼,万一有个闪失可怎么办?”

“不嘛!”妙锦大为不满,当即嚷道,“你都可以打仗,我怎就不行?我就是要上阵!再说了,我帮了你这大的忙,你凭什么不让我上阵?”

朱棣一拍脑袋:这妹子在金陵时就嚷着要驰骋疆场,自己怎么把这茬给忘了!不过话虽如此,真让妙锦上阵,那肯定是万万不可的。然而直接拒绝肯定不行,依她的脾气,肯定会和自己闹得天翻地覆。想了一想,朱棣开口道:“不是姐夫不依你。可你也知道,南军将帅,都是朝中大臣,他们哪个不认识你?若你在战场上被他们瞧见,回去奏与皇上,那你们徐家可怎么办?”

妙锦立时泄了气,家人永远是她的软肋,这一点朱棣拿的太准了。过了好一阵,她才一跺脚,心不甘情不愿地嘀咕道:“好不容易才碰到有仗打,却又这么黄了!”

朱棣心中暗暗好笑。不过妙锦这么一说,倒让他念起一件事:这妹子要怎么安置?

思忖一番,朱棣说道:“妹子,眼下正逢大战,南北往来已经断绝,你再南下,路上也不安全。不如这样,你先回北平,待过些日子,等路上安静了,我再派人送你回去。你看如何?”

“咿呀……”妙锦欢声一叫。她本来就不想回金陵,此时朱棣松口,允她在北平待下去,她当然喜不自胜。不过再一想,妙锦又叫道:“那我在北平,我家里可怎么办?我走之前留的信里,只说是外出游玩,过一两个月就回去的。”

“你那番鬼话,哪骗的了你那些哥哥?”朱棣哈哈笑道,“你一出走,他们便猜到可能是来北平了。前两日增寿来信,专门问你行踪。正好这些日军务繁忙,我没来得及回信,待这仗打完后,我遣人偷偷进一趟京,将你的事告诉他们,也让他们放宽心!”

“四哥来信了?”妙锦奇怪地道,“他不是不和你来往了么?”

“那还不是你逼的?”朱棣微笑着道,“你走的倒是痛快,可却把他们给吓得不轻。皇后好几次派人去徐家宣你入宫,增寿生怕走漏风声,只言你卧病在床,这才对付过去。听说皇后还赐了不少药给你!”

“那就送给他们去吃吧!”妙锦嘻嘻一笑。没了家里拖累,她就是在北平呆上个三年五载也乐意!

“对了!”朱棣想起什么,又道,“增寿来信之事,万勿跟别人提起!”

“为什么?”妙锦不解地道。

“这你都不懂?”朱棣郑重道,“要让别人知道他送信给我还了得?万一有言官心怀叵测,说他实际上是暗通燕藩,给我传递军情,那他麻烦可就大了!”

“那也是他活该,谁叫他那么势利!”想到增寿那副胆小如鼠的样子,妙锦当即一阵冷哼。不过话虽这么说,想到四哥挂念自己,她的气也消了不少。当天夜晚,一队轻骑护送着妙锦,向北平方向驶去。待妙锦一行走远,朱棣换上戎装,与马和他们一路潜行,悄悄奔至真定西郊潜伏下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