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风云1·绝地惊涛

永乐风云1·绝地惊涛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节

南军开出真定城列阵的同时,朱棣也返回燕军阵中。望着远处逐渐扬起的尘土,朱棣摇头一笑,对一旁的金忠淡淡道:“心急则乱!”

耿炳文确实是心急则乱。当初耿炳文想着坚守不出,便将自己十三万大军分屯于滹沱河两岸。可现在自己不仅要出城,还得在真定城郊与燕军决战,这就很是不妙了。真定城内九万大军,除去病弱及守城部卒,耿炳文只能带出六万人马。面对与胡人厮杀多年,骁勇冠于海内的三万燕军,六万南军的实力其实并不占优。因此,为了确保胜利,滹沱河南岸的四万大军也必须参战。

可匆忙之间,四万南军要渡河参战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滹沱河是河北最大的河流,此时又是初秋,河水十分湍急,渡河颇费周折;而且南岸的南军驻地李村渡,与在真定东北列阵的燕军相隔并不遥远。一旦冒然渡河,被燕军来个半渡而击,那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耿炳文毕竟是百战老将,尽管是匆忙出击,他也想好了应对办法。一出城门,他便催促着南军列阵,只想趁着燕军杀到之前,先与他们纠缠在一起。虽说驱使步卒为主的江南士卒去主动攻击燕山骑兵,这无疑会大大增加己方不必要的伤亡。但只要能缠住燕军主力,李坚部便能从容渡河。有了这四万人马,耿炳文以三敌一,还是很有胜算的。

但耿炳文固然老谋深算,可朱棣又岂是善茬?早在昨日定袭中使之后,他便和金忠想好了今日决战的方略。回营后,稍作休息,朱棣便带领着两万余健儿呼啸而出,直向正在闹哄哄布阵的耿炳文主力猛扑过去。而另一边,一名传令小旗调转马头,飞速向后奔去。

当看着燕山铁骑山呼海啸般杀过来时,耿炳文便知道坏事了。此时南军方出城不过三四里地,连方阵都未完全展开。此时迎击燕山铁骑,虽说不至于溃散,但也失了先机。

随着一阵刀枪的撞击声。南军与燕军厮杀到了一起。燕山铁骑名不虚传,只见这些骑士手起刀落,顷刻间南军前阵便哀嚎一片。六万南军中有两万是京卫士卒,这些人平日也号称精锐,但真和由大明北军演变过来的燕军骑兵相比,他们除了装备精良些外,无论是在斗志、武艺乃至协作配合上,都差了不止一筹,至于那些其他地方调来的南方士卒就更不用说了。燕军一番冲杀过后,南军阵型已稍显紊乱。

不过燕军毕竟人少,两万多人马对阵六万南军,想一击得逞也不是那么容易。经过短暂的慌乱后,南军也稍稍恢复过来,开始紧密阵型,竭力抵御。

耿炳文的中军就在东门吊桥外。不过此时的他倒并不关心眼前的局势。他知道,己方阵势已成,燕军一时要打败自己是不可能的。眼下他关注的,是这支燕军的人数!

根据事前的了解,燕军出北平时总兵力大约在三万上下。眼前这支燕军杀来得太快,他一开始不能估算出其总数,但观察一番后,他已估摸出了个大概:眼前这支燕军人数在两万五千余,不到三万。

搞清楚燕军的实力,耿炳文长长地出了口气。燕军经历莫、雄之仗,实力多少会有所减损,且孤军在外,粮道还需有兵力护守,两万多人,应该是朱棣能拿出的全部兵马了。而且就在前方,“朱”字大旗也正迎风飘扬,这表明朱棣正在军中。如此看来,燕军应再无奇兵对付李坚。

“传令!”耿炳文冷冷下令,“命李坚部疾速渡河!”

“是!”身后旗官一声答应。随即五色令旗中的白旗一阵挥舞,河对岸的哨骑望见,即刻飞驰而去。片刻后,远方李坚大营处便扬起尘土,南岸南军开始渡河了!

“璿儿!”耿炳文继而对一旁跃跃欲试的耿璿道,“把父帅的三千亲军带上,缠住燕庶人!莫要让他跑了!”耿炳文已望见朱棣正身先士卒冲杀,当即命耿璿上前。缠住朱棣,这支燕军就脱不了身。只要坚持两个时辰,李坚部就可以渡河列阵,到时候前后夹击,大败燕军不成问题。至于自己这边,这两个时辰伤亡固然不小,但耿炳文明白,只要能灭掉燕军,活捉燕庶人,哪怕这六万人马拼个精光,建文也不会怪罪!

“谨遵钧令!”耿璿虎虎有声地一应。随即带着一彪人马向阵中驰去。

三千亲军一离开,耿炳文的中军顿时空荡不少。望着远处奋力搏杀的燕军骑兵,耿炳文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尔等便杀吧,看尔等能猖狂到几时!只要南岸大军渡河,再包抄过来,尔北兵便得全军覆没!”

又不知过了多久,燕军与南军已杀的是难解难分,一身金色战甲的朱棣率着亲军,再次向耿炳文中军奋力杀来,却被耿璿拼死拦住。望着大声呼啸的朱棣,耿炳文露出一丝鄙视的笑容:想趁南岸大军渡河前击溃我六万将士,燕王您也把自己的燕山铁骑看得太高了吧!

“不对!”忽然,耿炳文似想到了什么,顿时猛打了个寒噤。再转念一想,他额头上的冷汗顿时冒了出来。

“快!”耿炳文猛地扭过头,对传令官厉声叫道,“速速传令,命李坚暂缓渡河!暂缓渡河!”

传令官赶紧向城头挥旗,城头得令,将一面红色大令旗挥得是呼呼作响。但这一切都来不及了,在战场东面的十余里外,一万余南军士卒已到了滹沱河北岸,左副将李坚的帅旗也已立了起来。而正在城头观战的暴昭和吴杰隐隐看到,一群黑点已出现在东北面的小丘上,正飞速向李坚部所在方向移去……

耿炳文失算了!他忘了在莫州,有近万的永清二卫士卒倒戈!永清二卫重归燕藩后,便一直没了消息,真定众人一直以为他们被调回北平了。毕竟,刚刚倒戈军队,便立时投入战场,面对的还是堂堂朝廷王师,这本身就是不大可能的,而且真定周围南军哨骑也一直没有发现他们的行踪。所以,耿炳文计算燕军总数的时候,便想当然地把他们排除在外。可就在刚才,看到朱棣精神抖索向自己中军冲来时,他才猛然意识到:以燕王之身经百战,岂会天真到坐视南军渡河于不顾,却一味与兵力远胜自己的敌人死斗?于情于理,他都应该一击不中,即刻撤兵才是!如此既打了自己个措手不及,占了便宜,也不会有丝毫危险,他朱棣带了十几年兵,岂会不知道这些?故而,当见朱棣毫无退兵之意,却心甘情愿地与耿璿斗得热火朝天时,耿炳文全部明白了。

半渡而击!为了防止被半渡而击,耿炳文从一开始就小心谨慎。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自己千算万算,仍落入燕军的圈套。

“击鼓!全军奋击,务要击溃北兵!”耿炳文大呼一声,随即冲到一面牛皮大鼓前,提起鼓槌死力敲了起来。震天的鼓声响起,南军将士大声嘶喊,转守为攻,向面前的燕军英勇扑去。耿炳文知道,扳回局面的唯一可能,就是尽快将朱棣的主力打退。如此,虽不能算是取胜,但不至于大败亏输,并有可能保得李坚无事。只要李坚这位驸马都尉别战死或被俘,那他耿炳文就还有机会,来日可以再次出战,与燕藩作生死之决!

可是,耿炳文能如愿吗?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