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风云1·绝地惊涛

永乐风云1·绝地惊涛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一节

在朱棣主力与耿炳文本阵杀得如火如荼之际。在他们后方七八里开外,朱能与张辅正统领着永清左右二卫,向刚刚渡河、立足未稳的南军右副总兵李坚发起了凌厉的攻势。

永清左右二卫重归燕王帐下后,先是在莫州整编,后又尾随着燕军主力一路跟进,驻扎在了无极东北近百里外的祁州乡间。保定易帜后,真定的南军哨骑侦察范围大大缩小,加之朱棣一开始就有意隐瞒实力,命二卫兵马尽择荒野潜行驻扎,如此竟逃过了耿炳文的视野,成为燕军的一支奇兵。昨日商定袭击中使后,朱棣便遣使飞奔祁州,命临时统率二卫的朱能、张辅星夜驰援无极。直到今日清晨,二卫终于赶到,并在城西的一片密林中隐蔽下来。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待滹沱河南岸的南军过河,再半渡而击之。

李坚顺理成章的中计。当他的右副将大旗在北岸竖起后过了半晌,东北方向便传来隆隆的马蹄之声。

朱能手下的永清二卫有七千人,外加朱棣配给他的一千燕山铁骑,总兵力八千。永清二卫虽比不上燕山三护卫和燕山三卫,但也是大明北军的精锐。而反观南军,京卫全在耿炳文本阵,李坚部尽是南方士卒和河南屯田军,战力连二流都勉勉强强。最要命的是,此时南军正在渡河,踏上滹沱河北岸的兵力不过一万余人,且都拥挤在一起,根本来不及布阵。而在他们身后,还有无数渡船载着后继兵马,闹闹哄哄地向北岸靠拢。

冲在燕军最前面的是张辅,紧随他身后的是一千燕山铁骑以及从永清二卫中甄选出的一千五百名轻骑。在他们身后,朱能则率领着五千余步卒快速跟进。眼见前方南军乱作一团,张辅便知此战必胜。两千五百名骑兵,就如两千五百个催命阎罗,将给南军带来致命的冲击!

“速结方阵!”眼见燕军越逼越近,李坚心中已是大骇。他用尽全身力气咆哮,力图将全军将士整合起来。

但终究是来不及了。十余里的路程,对燕骑来说不过转瞬间事。就在南军惊呼着向李坚靠拢时。燕军铁骑已是呼啸而至。

“啊……”

“哎呀……”

燕山铁骑犹如风卷残云般,对惊恐的南军士卒展开凌厉攻势。而没有阵势的依持,南军步卒在驰骋纵横的燕军骑兵面前毫无抵抗力。很快,在一片惨叫声中,南军松散的阵势被轻而易举地击溃。燕军骑兵便将南军分割成大大小小的不同圈子,随后,朱能部所赶来,将已被打散的南军一块一块地蚕食掉。

不过南军也非全军尽溃。渡口虽已被燕军占领,在紧挨着河堤的一片小高地上,便还有一块阵地掌握在南军手里。而在他们中间指挥的,则是右副将李坚。一开始,李坚还大呼小叫、声嘶力竭,甚至还亲自劈死一个胡乱散逃的千总,希望能震慑军心,将南军聚在一起。但很快,当朱能也突入阵中时,李坚便知不妙,他当即放弃收拢全军,列阵迎战的幻想,而是将自己的数百名亲兵,以及周围的千余名南军官兵聚在一起,结成小阵自守。李坚毕竟是这万余人马的主将。一旦他的将旗稳住,一些像无头苍蝇般乱窜的南军便仿佛找到了目标,纷纷向其处聚来,不多时,此地已聚集了近三千南军败卒。李坚在都指挥刘燧等一干属将的协助下,将败卒组织在一起,背河列阵自守,倒在大败之中成就了一番小气候。张辅带人突了几次,想攻破其阵,可李坚防范严密,次次让其铩羽而归。

对李坚而言,此时的形势已是明朗:虽然自己重新结阵,保住数千将士性命,但己部大败的事实已无法改变。对于阵外的散兵游勇,自己已是无能为力。能不能躲过燕山铁骑的追杀,就只有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作为右副将,此刻李坚要做的就是稳固阵营,保持这三千多人的战斗力和威慑力,尽力拖延住朱能。眼下耿炳文与朱棣正处在僵持的关键时期,若是让朱能大获全胜,率军增援,那耿炳文的本阵便也很有可能被击溃。果真如此,则大势去矣。而反之,只要自己这个小阵还在,朱能就不敢放心西向,增援朱棣,那样全局战事就还有转圜之机。若能坚持到耿炳文获胜,那自己也就得救了。

“将士们勿要惊慌!耿帅大军就在真定城下。只要守上一两个时辰,他便能杀败燕庶人,救我们出去!”李坚声嘶力竭地叫着。其实李坚心中也明白,以南军与燕军的实力对比,耿炳文能不能打败燕军都得两说,想一两个时辰便脱险,简直就如天方夜谭!不过眼下自己危如累卵,也顾不得计较这许多了,只要多拖上一时,他便多一分希望。只是李坚自己也没注意到的是,他平日里一向雄浑的嗓音此刻已止不住微微颤抖。

“这李驸马倒是个坚毅之人哪!”遥遥听着李坚呼喊,朱能脸上浮出一丝不屑的笑容。此刻其他的残敌已全部肃清,本还在渡河的南军见势不妙,也不顾李坚令旗催促,纷纷折返回去,滹沱河北岸的战场上,燕军已占据绝对优势。

“看他还能硬到几时!”一旁,张辅冷冷答道。在他身后两千余骑兵已集结完毕,只待朱能一声令下,他便要飞驰而出,将这股顽敌消灭殆尽。

朱能一笑,却不再说话,只是将手中宝剑向前一顷。张辅会意,举荐高呼道:“攻破敌阵,杀了李坚!”

“攻破敌阵,杀了李坚!”燕军将士齐声高呼。随即,张辅一夹马腹,两千余骑士奔腾而出,排山倒海般向李坚小阵杀去……

真定城外,耿炳文已是心急如焚!

战事已持续了近两个时辰,可燕军仍没有退兵的迹象。耿璿与朱棣交手几次,但就是拿这位燕庶人毫无办法。连城头观战的暴昭都忍耐不住,又从真定城中抽了一万步卒过来参战,可仍不能改变这僵持的局面!尚待在南岸的李坚余部早已来报,言北岸南军大部溃散,右副将李坚被围,可眼下耿炳文却再也调不出援兵来了!

李村渡口的北岸已被燕军封锁,让南岸将士强渡必然损失惨重,何况这帮人眼见近万袍泽被燕军割韭菜般除尽,已是吓破了胆,自己即便下令,他们也未必还有勇气登舟;真定倒还是有两万人,可里面有近半是老弱。而且此时出城,万一朱棣还有什么奇兵,把真定也给袭了,那这十三万大军恐怕就真得全葬送在这里了。

可本阵也不能动!经过一番不要命的搏杀,在付出了几千条人命的代价后,先前被动的局面已被扳了回来,眼下己部与燕军正处于僵持角力的关键时刻,自己就连一个兵也不能抽走。

派不出援兵,但李坚部却不能不救!耿炳文清楚,自己本阵与朱棣主力的僵持不可能持久,只要哪一方获得援兵,便有可能改变整个战场的局势!自己已没有援军,而朱棣还有朱能的八千奇兵!一旦这八千人击垮李坚,挟得胜之势而来,战场的局面顷刻间便会颠倒!

“传令三军,全力进击!命耿璿精骑不惜代价,死斗燕庶人!”思虑再三后,耿炳文大声向旗官下达了钧令。耿炳文知道,朱棣绝不会跟自己死拼到底。即便拿他手头的三万将士来换自己的全部十三万大军,朱棣也是万万不会换的!朝廷没了十三万兵,可以面不红心不跳地再调十三万来,可朱棣要是没了这三万兵,那他就不用再搞什么“靖难”了,直接投降便是。因此,耿炳文相信,只要再让燕军死上大几千人,那就是把自己的脑袋摆在朱棣面前,他恐怕也没心思来割了!现在,耿炳文就是要以命搏命,用将士的鲜血来换时间。哪怕己部会因此多伤亡一些。他已不奢望能击退燕军,但只要能在李坚崩溃前逼燕军主动退兵,那今日便没输给燕军——反之,若朱棣坚持到朱能赶到,那迎接南军的,将又是一场大大的败仗!

战鼓齐鸣,号声震天,在耿炳文的严令督促下,南军将士鼓起最后一丝余勇,与燕军展开殊死搏杀。

朱棣此时心中也是叫苦不迭。从两军开战到现在,时间已过去了两个时辰。燕军毕竟人少,面对人数倍于己的南军,长时间搏杀下来,虽然将士们仍然能战,但马力早已经乏了。朱棣手下的这两万多燕军大部分都是骑兵,在平原作战,骑兵自然占尽了便宜,但眼下这优势已越来越不明显。尤其是燕山铁骑,因为装甲沉重,战马的脚步也是越来越沉重。一旦失去了速度的优势,那铁骑的威力就降低了大半,面对结阵而战的南军,自己将蒙受巨大的损失!

可朱棣也不能退兵。耿炳文已是杀红了眼,一个劲地缠住燕军猛攻,朱棣手下已有好些部属被南军缠住。此时要是下令退兵,南军必然士气大振,全力猛追。到时候好不容易抓住的战机化为乌有不说,若是耿炳文乘胜追击,自己不折上几千人,就压根儿别想出真定地面儿!

事到如今,朱棣不由有些后悔。早知道是现在这个局面,当初整编永清二卫时,就应该多拨几千匹马过去!永清二卫原本就有大部是骑兵出身,只是耿炳文为防备他们,生生将他们派去守城,成了步卒。而雄县一战,燕军缴获了九千匹战马,若将这些马重新装备给永清二卫,眼下李坚恐怕早就被灭了!只是万万没想到,李坚居然能临危不乱,硬是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结阵死战,把朱能这支奇兵牢牢牵制住。照这么打下去,只要再拖上一两个时辰,到时候即便朱能杀败李坚赶来,自己最多也就是个惨胜的结局。以燕藩与朝廷的悬殊实力对比而言,“惨胜如败”这四个字是绝对没错的。

“使长,耿璿那小子又上来了!”刚从战团中杀出来歇了一炷香工夫,亲军副统领火真便高声大呼。朱棣抬头一望,远方耿炳文中军处尘沙大扬,耿璿带着帅府亲兵又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在他的带动下,南军将士士气一振,又聚在一起向前进逼。

“狗崽子!”朱高煦一声怒骂,提刀便要再冲。今天高煦跟着朱棣,已和耿璿交了好几次手。按理说,耿炳文的这支亲军也算是南军最强悍的部众,但毕竟不能和朱棣的亲军相比。可耿璿这小子却有万夫之勇,在他的带领下,耿炳文亲军与朱棣亲军几番厮杀,愣是没让燕王父子占到半点便宜。此时见耿璿又来,高煦双眼冒火,恨不能立刻将这位还算得上是自己堂姐夫的驸马爷劈成两段!

朱棣也飞身上马。他心中一万个不愿和南军这些消耗下去,可形势逼得他无从选择。“莫不是就要败在这里了吗?”一个念头滑过朱棣脑海,让这位素来坚毅的燕王也心中一惊。

“使长!使长……”就在众人欲出之际,火真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不过与刚才不同的是,这一次他的语气充满了激动,“您快往后瞧!朱将军他们来了……!”

朱棣闻言,当即勒马回顾。只见右后方远处,已逐渐出现了一些小黑点。很快,黑点越来越多,越来越大,黑点正中的大旗也清晰起来。朱棣等人遥遥看着,军旗上面所绣,正是一个硕大的“朱”字!

“呜噢……”燕王亲军中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朱能他们终于到了,他们终于在最关键的时刻赶到了主战场!他们击败了李坚,扫除了燕军的后顾之忧。而现在,他们将和正在真定城外殊死搏斗的燕山健儿一起,向南军发出最后的一击!

朱棣也是激动万分。不过主帅的身份,由不得他像高煦、火真他们一样喜形于色。深吸口气,朱棣中气十足的大声叫道:“朱能军至,李坚伏诛,我军稳操胜券!众将士随本王上前,击破南军,活捉耿炳文,拿下真定!”

“活捉耿炳文,拿下真定!”三千亲军齐声高呼。朱棣也不待与朱能汇合,便率领亲军,先向前方狠狠扑去!

战局顿时骤转。朱能的赶到,不仅带来了一支生力军,让燕军将士增添无限勇气,也给南军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冲击。与燕军一样,南军也早就打不动了,不过是靠着一口气在支持。眼见朱能军杀到战场,南军将士顿时大乱。尤其朱能还带来了缴获的李坚金盔和军旗。当看到右副将金光闪闪的头盔被燕军挑于枪尖时,南军最后的心理防线也崩溃了。随之,在燕军如癫如狂的狂攻下,南军不可避免的开始总崩溃。先是士卒,继而将校,到最后,连左副将宁忠都阻拦不住,也被溃逃的洪流裹挟着,向真定城方向拼命奔去。

耿炳文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此刻各部南军都开始溃退,连他的中军都受到了冲击,好在耿璿及时撤回,才稍稍稳定住了局势。不过这也是暂时的,燕军就跟在溃退的南军后面追杀,南军连喘息的机会都无,只能不停夺路狂奔,向西面的真定城逃命。

“父帅,事不可为矣,撤吧!”耿璿赶到耿炳文面前,急匆匆地喊道。在他身后,燕军已经越逼越近,再过不了多久就要杀到中军阵前了。

“撤?”耿炳文瞅了瞅儿子,心里一片悲凉。此战一败,耿炳文一身英明也就毁了。什么开国元勋,什么长兴侯,此刻全成笑柄。他耿炳文一辈子胜仗无数,到老了却遭逢这么一场惨败。耿炳文不敢想象,自己回京后将遭到怎样的羞辱和责难!

“父亲,再不撤就来不及了,赶快回守真定要紧!”望着一脸茫然的父亲,耿璿焦急万分地又催促道。

真定!耿炳文一个激灵,终于回过些神来。不错,一定要保住真定!眼下南军大败,各部溃不成军,若在这个当口让燕军趁机把真定也给破了,那自己可真就是百死莫赎了!打个败仗,死几万人,自己最惨的下场不过是被下狱问罪。若真定失守,那十三万大军必然全军覆没,到时候自己除了拔剑自刎,恐怕再无他路可选,就连家人,也难免遭池鱼之殃。

稳住心神,耿炳文终于开始布置撤退。在他的命令下,耿璿率三千亲军回奔真定,将东门牢牢看住,掩护溃军回城;耿炳文自己则带领着尚未溃退的中军将士列阵徐退,阻滞燕军攻势。

耿炳文到底是百战老将,此时虽逢大败,但他临危不乱,成功避免了兵败如山倒的情形发生。燕军其实也是强弩之末,虽然仍在追击,但不过图个痛打落水狗而已。耿炳文中军稳住,一时倒让燕军没有办法。而在真定东门,耿璿的赶回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丘福本率着一支精骑趁乱冲进城内,眼看就要破城,但因朱棣主力被耿炳文拦住,丘福后继无援,又被耿璿纠缠,不得已只好退出城来。经过一番争斗,南军在又付出上万条人命的代价后,其余大部人马终于平安地退入了真定城。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