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毕素文打开相册旁边一个蓝色封皮的笔记本,视线一下子凝住了。笔记本的第一页上,写着四个符号:SOHX,没有任何文字说明,只是在后三个字母的底端各标有一个疑问号。

这是什么意思呢?毕素文想不通。当晚,一夜没有睡好,头脑里老是浮现出苏姗姗在台灯下钻研这四个字母含义的身影。

第二天一大早,毕素文早早地起了床。苏银潼夫妇由于伤心过度,一夜之间老了许多。两人将自己关闭在院子里,沉浸在丧女的痛苦之中不能自拔。

苏星星见了父母,像老鼠遇着了猫,唯恐避之不及。即使到了用餐的时间,也是匆匆盛了饭菜,躲在一旁悄悄吃。

家里冷冰冰的。

“伯父伯母,你们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毕素文决定打破这种沉闷的气氛,“苏姗姗的后事,就由我和星星两人负责操办。”

“那怎么行呢?”刘玲英揉着发红的眼说道。

“我和苏姗姗虽然还没到结婚的那一天,但在我心里她早已是我的妻子了。我感谢你们生了一个这么好的女儿,让我度过了三年美好的时光。我从来没有好好陪过她一次,欠了她太多太多。今后,我要用行动弥补这些亏欠。我会像苏姗姗一样,把你们当做父母来孝敬,把苏星星当做弟弟来疼爱的。”毕素文拉着苏银潼夫妇的手,双膝跪在地面上,“从今以后,我就是你们的儿子,你们就是我的爸爸妈妈。”

“使不得,使不得。”刘玲英连忙拉起毕素文,“你有这样的孝心,我们就感激不尽了。”

“爸,妈,我想等到苏姗姗的后事办好后,留下来和你们一起过春节。另外,我走的时候,想把弟弟苏星星带走,带到我的家乡,不知你们是否愿意?”

“我们怎么会不同意呢?他在这里,从来都在外面乱混,我们哪管得了他。只是,这样会给你添麻烦。”刘玲英听了毕素文的话之后,心中感慨无限,女儿太不幸了,遇到一个这么优秀的男朋友,居然没有这份福气消受。

“我哪儿也不去。”苏星星一听,当场表示反对。

“星星,你和那些人混在一起,会毁了你的一生。”毕素文说道,“我把你带到我们老家,让我妹妹带你。如果你上进的话,说不定我妹妹会重用你,她可是一个小公司的老板。”

“去就去,还怕你妹妹吃了我不成。”苏星星终于松了口。其实,他在想,要是毕素文的妹妹是个漂亮的美女,受她管教,苦也为乐。

“嗯,你要好好在外面做人。”苏银潼狠狠瞪了苏星星一眼。

刘玲英说道:“可是素文,你留在这里陪我们,你爸爸妈妈也在等着你回家过春节呀!”

“我来的时候已和他们说好,要在湖南过春节。爸爸妈妈,你们就别担心了。除了今年的春节,我以后还会再来看你们的。”毕素文迟疑了一会儿,说道:“还有,在我走之前,我想到姗姗出事的地方看一看。”

毕素文的要求一点也不违背情理,苏银潼夫妇自然没有什么异议。

过了三天,简单地办了苏姗姗的葬礼之后,在出丧后的第二天,毕素文将苏星星叫到他的房间。

“苏星星,你姐姐都到过什么地方拍风景?”毕素文问道。

“她到过的地方可多呢!年底回家以后,她出去的次数特别多,光是以鸟岛为中心的沿河,她就拍了很多张照片。”

“以鸟岛为中心?”毕素文一边说着,一边把苏姗姗的风景册拿出来,放在苏星星的面前,道:“你帮我找找看,哪些是你刚才所说的风景照?”

苏星星很快找了出来。毕素文将苏星星找出来的照片一一摆放在床铺上,发现莱河从上游到下游,摆出来的河道是一个S形,而鸟岛正处于S形的上端,位于莱河下端的则是一个临河的小村庄。毕素文马上想到了那四个字母“SOHX”。

难道字母“S”代表莱河河道,字母“O”代表鸟岛吗?如果是这样,说明苏姗姗知道了S的意思,在她去拍有关“O”的风景照时遇害了。那么,“HX”又代表什么呢?

毕素文记起苏姗姗曾说过想去鹅岭沟拍风景照,便问苏星星道:“苏星星,你愿意带我去一个地方吗?”

“什么地方?”

“鹅岭沟。”

“不成不成,我还年轻,不想到那儿去送死。”

“那么,你能不能帮我介绍一个人带路?”

“谁会带你去哪种地方?”苏星星想了一会儿,说道:“你真的要去?”

“你看,我像和你开玩笑的吗?”

“可是,万一出了事,我爸爸妈妈怎么向你家里的人交代?”

“这不关他们的事。”毕素文说道,“你不去,我一个人去好了,告诉我鹅岭沟的地理位置和方向吧!”

“哪怎么行?你是我姐姐的男朋友,出了事我当然得负责。”苏星星拍了拍胸脯,道:“这样吧,我和你一起去,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说吧!”

“万一你发现山上有什么宝藏,我也有份,而且所分的份额不能少于一半。”

“嗯,没问题。”毕素文说道,“不过,上山之前,你能不能为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你尽管说。”

“帮我把手机找来,里面有我妹妹的电话,我得叫她把钱汇过来。”毕素文说道。

“想找回你的手机?”苏星星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道:“这可有点难度,你那手机一看就很值钱,被他们拿走了一定会卖掉。像烟斗就没什么人愿意要,所以他们才给了我。”

“你能带我去见他们吗?”

“不行不行,如果他们知道你是个有钱的外地佬,不但手机不会给你,还会敲诈你。”

“如果我愿意出钱买呢?”

“出钱买你自己的手机?”苏星星一怔,接着上下打量了毕素文一番,道:“你现在身上哪有钱?”

毕素文正待回答,外面传来一阵女子的叫声。

“苏星星,你给我出来!”

“完了完了,小魔女来了,我得先躲起来。你去帮我应付一下,就说我不在家。”苏星星边说边躲进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苏星星怕成这个样子,令毕素文有点好笑。刚才还神气活现地和他讨价还价,一下子却像被霜打蔫的秋草一样缩回到了房间里面,这反倒激起了毕素文的好奇心,想见识一下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能把苏星星吓成这样。

毕素文走到门口,一位少女正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站在门外。

她的发型很特别,头发长短相间,染成了金、咖啡、古铜等几种不同的颜色,突现一种既不对称也不平衡的效果。一些别致的小头饰如银发夹、闪亮的白珠子,则随意地夹在发际,点缀出随意自由的可爱。

上衣内衬的是一件白睡衣似的吊带裙,将身体的曲线展现得恰到好处;拼贴而成的仿皮外套与柔软质感的翻毛领和袖口,形成了一种强烈反差的张力;再加上与外套颜色一致的皮靴搭配,轻薄和厚重形成强烈对比。一股青春无敌的气息,让人不可抗拒。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