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在茫茫无际的冰天雪地里见到一棵绿意盎然的花草,以此形容毕素文现在的心情再合适不过。他打量了一下,走上前去问道:“请问,你是小魔女吗?”

“你说谁是小魔女?”少女瞪着眼,生气地回道。

“对不起,我听苏星星说的。”毕素文歉意地笑了笑。

“哼,这个没出息的家伙,不但躲起来不敢见我,还在背后给我乱起外号。等会儿逮到他,看我怎么收拾他!”少女怒气冲冲地说道。

“对了,他说他不在……”下面的“家”字还没出口,毕素文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话犯了一个极其低级的错误,急忙改口道:“不好意思,他不在家。”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帮着他说?”少女的语气变得柔和了。毕素文颇有几分男子汉的气质引起了她的注意。他那深色的脸膛上刻着一种自信、一种豁达。头发零乱但洁净,穿着随意但整齐,加之儒雅有礼的态度,更具有一种阳刚豁达的魅力。

“我是苏姗姗的朋友,叫毕素文。”

“原来是山妹的朋友。”少女脸上浮现出迷人的笑容,“我……”

正说着,她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少女拿出手机,贴在耳边,走到大门旁边接电话去了。毕素文一下子惊呆了:少女的手机的颜色、外观,与他被盗的手机一模一样,甚至型号也是诺基亚7380。

少女通话完毕,看到毕素文两眼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她看,脸上不禁泛红,笑道:“毕大哥,你怎么这样看我?”

毕素文听到这甜甜的一叫,有些心慌意乱,连忙解释道:“我也有这样一部手机,来青龙镇的路上被人盗了。”

“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在你眼里我是一只怪物呢!”少女说道,“我这种打扮和穿着,很多人接受不了,几乎每天有人盯着我看。”

这大概是苏星星叫她小魔女的原因吧。毕素文想道。

“在我们广东开放的城市里,这不算什么。标新立异,反映出年轻人一种反传统反习俗的精神,犯不着大惊小怪。”

“毕大哥,你说话真有意思。”少女再次展现开心灿烂的笑容,“我叫周子玟,我还有事,先走了。”

刚走几步,周子玟又回过头来,点了点头,道:“打扰了。”说罢,转身往青龙镇中心走了。

周子玟的出现和她阳光般的明媚笑容,驱散了毕素文心中的阴霾……看着她那灿烂的笑脸,你无法不被它感染到。

苏姗姗以前也有这样灿烂的笑容,被自己深深地珍藏在记忆的最深处。本以为永远都不会重温这样的笑容了,可现在,它又出现在眼前。周子玟消失了,但笑容依然那么清晰。渐渐地,毕素文的面前出现了另外一个人的身影,呵,苏姗姗!

他伸手去捉……

“素文哥,你怎么啦?”走出来的苏星星看到毕素文的手在空中想抓住什么,神情恍恍惚惚的样子,不禁大声叫道。

“没……没什么。”毕素文从幻觉中惊醒过来,恢复了刚才的镇静。

“素文哥哥,你真厉害呵,居然三言两语就把小魔女打发了。”

“我没说什么,她就走了。”

“真的?”

“你不相信就算了。”毕素文问道:“她为什么要找你?”

“我不过欠了她一些钱嘛,她居然就上门来讨债了。要是叫我爸爸知道,我准得挨一顿饱骂。你得帮我想一个办法,让她不再来找我。”

“嗯,你欠她多少钱?”

“一千。”苏星星说道,“只要你帮我解决了这个问题,我就帮你把手机找到,怎么样?”

“好吧,我可以要我妹妹寄钱过来,帮你还清这笔债。但你得先找回我的手机,要不然,我没法联系到我妹妹。”

“你想让你妹妹寄多少钱?”

“一万五,够用就行。”

“天哪,你妹妹真有钱。好吧,我马上和他们谈手机的事。”

苏星星啪地弹了一下响指,从身上掏出一个廉价的小灵通,钻进自己的房间里去了。一会儿,又钻了出来,叫道:“素文哥,不好了,他们说,手机被小魔女拿走了。”

“什么?”毕素文心里不由暗暗叫苦,周子玟手上的手机莫非就是他的?可是,她听到他的手机丢失后居然没有任何反应,这是为什么呢?

为了驱散心中的郁闷,毕素文散步到了镇中心的青龙酒店,独自坐在角落里,要了一杯温暖的当地优质米酒。酒温在他手心里均匀地传递,清亮的酒液在彩灯光下幻化出绚丽的光色。毕素文斜靠在沙发上,精神显得颓废,落寞,疲惫。刚要收获爱情的硕果时,爱情之树却因一阵意外的暴风骤雨而干枯。原来那种被喜悦和幸福填满的胸膛,现在变得空荡荡的。

靠近门口的一张桌子上,两个打扮得十分性感的女人偷偷用眼睛观察着毕素文,并不时窃窃私语。看到毕素文向这边张望,两个女人立刻展开了甜甜的笑脸。

毕素文发现,这两个女人非常漂亮,若是从前,一定会让他情绪高涨,至少会让他身体内某根神经倏然一动。可现在,他对她们却提不起任何兴致。在他眼里,这些女人像商店橱窗里美丽的石膏模特一样,分不清长相,分不清高矮,分不清个性。

悲伤和痛苦深深地刻在他的精神之中,他的肉体又怎能不萎靡不振呢?

“毕大哥,给你。”

随着一声清脆的女声,一只漂亮的手机甩在了他的面前。这不正是他想要找回来的手机吗?

毕素文抬头一看,周子玟站在他的面前,满脸微笑地看着他。

毕素文有些吃惊,他拿起手机,查看了里面的通讯录,发现储存的电话号码资料完好无损,有关苏姗姗的所有信息却全被删了,一条也没有保留下来,甚至连通讯录中苏姗姗的电话号码也不存在了。

好奇怪!为什么单单苏姗姗的就被删了呢?

“是你的手机吗?”毕素文拿着手机东瞧西看的样子,令周子玟忍俊不禁地想发笑。

“没错,是我的。”毕素文将手机放入口袋,“该怎么感谢你呢?”

“不用谢。那天我听说了你丢失手机的事,就知道是青龙帮那些人干的,所以给他们打了一个电话,说被盗的人与派出所的王所长有点关系,他们马上就送过来了。”周子玟指着毕素文对面的椅子,道:“我可以坐下来吗?”

毕素文站起来躬着身,手朝椅子一扬,道:“你请坐,要喝酒吗?”

“不。”周子玟一边摇了摇头,一边坐下问道:“你是因为山妹姐才来这儿喝闷酒的吗?”

“嗯,心情不好受。”

“我今早从莱市那边来,刚刚知道山妹姐出了事。”周子玟带着歉意说道,“我对你失礼了,还有苏家……”

“这不怪你。”

“山妹姐是个美女,也是个才女。”周子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真搞不懂,她弟弟怎么和她相差这么大呢?”

“你说苏星星吗?”毕素文坐下来,忽然想到苏星星对他说过的话,问道:“他为什么那么怕你?”

“他无所事事时就会幻想着如何不劳而获发大财,是那种典型的想一夜致富的人。他和别人赌扑克、赌台球、赌六合彩,只要是来钱快的,他都有兴趣参加。可是,他赌技不精,又容易上别人的当,结果被青龙帮那些人拉下了水,输掉了家里好几万块钱,被他爸爸一巴掌打出了苏家大楼。从我这儿借钱想翻本,结果也输得无踪无影。前段时间,他在我面前夸下海口,说在年底之前要连本带利还了我那笔钱,并把还钱的时间定在了前天。我找他,只是想问问他,为什么言而无信?他居然躲了起来。”

“苏星星欠你的钱我来还吧!”

“你?为什么?你凭什么替他还钱?”周子玟不解地问道。

“苏姗姗的父母现在陷入失去女儿的痛苦中,苏星星对他们来说又是个心病。我不想他们心病越来越大,就当为苏姗姗做点事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