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证

蝇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毕素文从周子玟的口中得知,她在莱市开了一家冰舞厅。一个台湾叔叔在鹅岭山下开了一家鹅岭化工公司,交给她哥哥周子强负责。此外,周子玟还非常热心地向他介绍了莱市的几个著名的旅游风景区,包括张良洞、蔡伦祠、华南第一泉、鸟岛等。毕素文对这些话题没有兴趣,也没有心情说太多。在此之前,他很少关心别人的事,经常浸在书堆和实验室里不能自拔。自从失去苏姗姗以后,他就在努力改变这一习惯。所以,对于周子玟感兴趣的话题,尽量表现出耐心,力求将她的每一句话都听进去。

大约谈了一个小时,苏星星来了,刚踏入酒店,一眼瞧见了周子玟,立即怔在那儿,一只脚在门内,另一只脚在门外,犹豫着是进还是退。

“苏星星,你站在那儿做什么,进来呵。”周子玟叫道。

“我……”苏星星走进来,小心地望了周子玟一眼,“我……”

“怕我逼债,是吧?毕大哥答应帮你了。”周子玟笑着站了起来,在苏星星背后用力地拍了拍,“你以后走路时身子挺直一点好不好?看你那样子,软绵绵的无力,像缺了十年钙似的。”

“是。”苏星星用力挺了挺身子。

周子玟接着用弯成了钩的手指在苏星星额头上一弹,道:“你可要争气哟,不要让你爸爸妈妈失望,也要对得起毕大哥,这世上恐怕只有毕大哥看得起你了。”

苏星星嘴里“嗯嗯嗯”一连声地应着,末了忽然开口叫道:“子玟姐姐。”

“什么?你再叫一遍。”

“子玟姐姐。”

“嗯,不叫我小魔女了?”

“我……”苏星星结结巴巴地说道。

“有什么事吗?快说呀,我等会儿还有事要到莱市去。”周子玟说着,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

“是……是……是这样的。”苏星星的鼻涕不知什么时候流了出来,用手揩净了说道:“毕大哥想去鹅岭沟找宝,记得有人说你叔叔到过那儿,不知道你对那儿的路线熟不熟悉?”

“毕大哥要去鹅岭沟?”周子玟一愣。

毕素文点了点头,道:“不过不是找宝,是想去看看里面究竟有多危险。”

“原来是要去探险。”周子玟拍着手说,“好哇,我也想去那儿看看是什么样子。以前听叔叔说得异常神秘和恐怖,那时就有好奇心了,无奈我叔叔什么人也不愿意带。不知毕大哥什么时候要去?”

“当然越早越好。”

“这几天恐怕不成。”

“为什么?”

“这段时间全城戒严,各个主要通道的关卡和路口都有警方把守。”

“发生什么事了吗?”苏星星问道。

“警方在抓一个人,好像是从警方内部逃出来的警员。”

“是谁?”

“具体是谁,警方没有向社会公布。新闻报道也被上面下令禁止发布,一切都显得非常神秘。”

“只怕公布了案情,事情的真相不但说不清,反而会扯出更多公安局内部的丑闻和负面的东西,这才是他们担心的结果吧!”苏星星嘲讽着说。

毕素文想起来了,刚到莱市时遇到的那个穿着风衣的男子,原来警察内部叛逃的警员。

“他犯了什么罪?”毕素文好奇地问道。

“有的说,他与黑社会组织有勾结,有的说,他举报了上司的问题,惹怒了上面的领导。反正公安局发出了网上通缉令,估计他插翅难飞了。”周子玟说道。

“可是,正月初三我必须回广东。”毕素文担心探险的计划泡汤。

“这样吧,探险的日期就定在春节前两天,那时警察叔叔也要忙着过年。这两天我在莱市正好有事,到那天刚好来得及和你们一起去。”周子玟说道。

“好,就这么定了吧!”

周子玟过分的热心引起了苏星星的反感。

“子玟姐姐,不行呵。你只要告诉我们路线就好了,不必和我们一起去。”

“为什么?”周子玟瞪大眼睛问道。

“这次进沟,路很远,不是一天时间能解决的,很有可能要在山上过夜。你是女人,和我们一起去,有很多不方便,让人家知道我们两男一女在山上过夜,会怎么想?传出去对你名声不好。再说,你可以不要名声,我也可以不要名声,但毕哥哥是堂堂的博士生,将来要混大前途的……”

“你说完了没有?”周子玟眼一瞪。

“还有,你哥哥也不会同意你和两个大男人进山的,万一他要找我们的麻烦,我们可担当不起。”

“苏星星,我看你是担心发现了宝藏,会少分一份吧?”周子玟冷笑道,“我的事啥时轮到你操闲心了?你管好自己就不错了,还杞人忧天地对着我乱嚷嚷。”

“子玟姐姐,你不同意我说的也行,那就让毕哥哥做决定吧!”

“既然周小姐有兴趣和我们一起去,那再好不过了。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也多一份安全。至于其他事,我想周小姐会考虑周全的。”

“哼,苏星星,听清楚了没有?”周子玟说道,“毕大哥才不是你那种小肚鸡肠的男人。”

毕素文从身上拿出一张物品清单,从身上取出钢笔,在名称后面改了一下要购买的数量,交给苏星星,道:“这是探险必需的工具和物品,你去莱市照着上面的清单买好,一样不能差。”

接着,转向周子玟说道:“周小姐有时间的话,帮着他一起买吧!”

“露天帐逢、氧气筒……还有吃的喝的……毕哥哥你怎么能想到这么多?”苏星星嚷道。

“在网上查到的,出发前,我们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

“可是,这要花很多钱,你要我拿两根手指头去买呵?”苏星星摊开两只手说道。

“我这儿有张在建设银行办的异地存储卡,等会儿我打电话告诉我妹妹存些钱进去。嗯,这是我的存储卡,还有密码。”毕素文从身上掏出一个存储卡,在一张纸条上写好密码,一起递给苏星星,“我在家照顾你爸爸妈妈,继续在网上搜索有关探险的资料。你在城内所有的食宿及交通费用,都由我开支。记得每一样消费都要开好发票。不能开发票的,你要当事人开个收据什么的。”

“又不能报销,为什么要开发票?”

“这毕竟是我妹妹的钱。虽然她有钱,但我不想乱花。”

当苏星星和周子玟走了之后,毕素文给妹妹毕素芸打了一个电话,让她往存折里存入一万五千块钱。

毕素芸开了一家很大的玻璃厂,其中玻璃制造工艺的改进倾注了毕素文很大的心血,玻璃厂的经济效益能在同行业中遥遥领先,与他的功劳分不开。所以,毕素芸在经济上对他是有求必应,而且从不过问他花在什么地方。毕素文这是第一次向妹妹开口要一笔这么大的开支,毕素芸接到电话以后,不但没问为什么需要这么多钱,反而给他多存入了一万五。

用户还喜欢